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六十九章 誰還沒有點秘密

第八百六十九章 誰還沒有點秘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古魔族人的每一次進攻,便有敵人被斬斷頭顱或者身體,飛濺出來。

種種漆黑的魔元,仿若困獸出籠般在人群內橫衝直撞,摧枯拉朽地摧毀了破玄府和戰魂殿弟子們的意志和反抗之心。他們慘叫著,祈求著,絕望而亡。

純凈無暇的雪山,變成了修羅煉獄,鮮血匯聚,如涓涓溪流般流淌,殘肢遍體,屍骨飛射。

一會兒的功夫,這兩個勢力的弟子已經死傷過千小說章節。

張傲,曹管等人眼眶盡赤,瘋狂地低吼咆哮,試圖抵擋,但在麗蓉等人面前,根本無能為力,只能任由宰割。

超凡境死傷殆盡。

四位入聖境也漸漸不支。

張傲倒是手段不凡,攻擊的餘波甚至襲殺了幾位實力不高的古魔族人,這讓麗蓉愈發地下手不留情起來。

楊開漠然地關注著這一切,深深地體會到,什麼叫做弱肉強食。

隨著時間的流逝,戰鬥漸漸平息了。

滿地的死屍碎沫,古魔族人們渾身浴血,仰天長嘯著,似乎還是難掩心頭的殺戮之意,衝天的煞氣匯聚一處,讓這一片天地都顯得很壓抑。

破玄府,戰魂殿總共四位入聖境三人當場被殺,唯有一個張傲被生擒。

濃稠的血光如繩索一般纏繞著他,讓他動彈不得,麗蓉將他提到了楊開面前,等待楊開的發落。

站在這修羅煉獄的中心處,楊開閉上雙眸,放縱識海內滅世魔眼傳出巨大的牽扯力,將那些散亂在天地間的神魂能量統統吸納。

張傲心驚膽顫地等待著,不知自己會面臨著什麼樣的命運,本來意氣風發的臉上有冷汗流下,驚恐地望向楊開。

好一會功夫,楊開才緩緩睜開雙眸,俯視著面前的張傲。

「楊聖主……張某好歹也算是一方強者,這一次您大人大量。繞我一命。張某必定投誠以效,日後聽你差遣!」不待楊開開口,張傲急忙表態,惟恐楊開立刻下殺手。

見他如此膽小懦弱,麗蓉等人不由地露出一抹鄙夷之色。

「一方強者……確實還不錯,追得我逃了幾個月。」楊開輕輕點頭,「不過不好意思。我對你沒什麼興趣,我手上聚集的力量已經足夠了,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留著你對我似乎是百害無一利啊。」

「不會的楊聖主,你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察覺到楊開的殺機。張傲心頭惶恐,又將目光轉向巫劫,低喝道:「巫宗主,念在你我多年交情的份上,幫忙說句話吧。」

巫劫深深地嘆了口氣:「張兄……天做孽,猶可恕,自做孽,不可活啊……巫某在兩年前就勸過你們見好就收。可是你們偏要趕盡殺絕。如今局勢顛覆,你讓巫某說什麼?而且巫某也是受聖主大人庇佑才能苟延殘喘。在這裡哪能說上話?」

見巫劫拒絕了自己的請求,張傲不由地有些心灰意冷,急急道:「楊聖主,我還有一個秘密,只要你答應不殺我,我可以和盤托出。」

「秘密?」楊開呵呵一笑,「誰沒有點秘密?你的秘密,對我有什麼價值?」

「這個秘密,可能關係到傳說中的星空之迷,我想楊聖主應該會感興趣的,你既是九天聖地的聖主,早晚有一天能夠突破到入聖三層境的頂尖水準,這樣的強者追求的便是星空大道!」張傲低聲說道。

楊開眉頭一挑,不由地來了興趣,俯身凝視著他,問道:「為什麼會關係到星空之謎?」

「因為張某親自體會過一次,似乎是身處在無盡星空之中,周旁繁星點點,很是奇特……」

「主上,這傢伙可能是在拖延時間,又或者隨口胡謅。」寒菲冷聲喝道。

楊開舉了舉手,示意張傲道:「繼續說。」

見他似乎真的感興趣,張傲頓時精神了不少,連忙道:「而且那裡有一種很奇怪的力量在涌動,即便張某已是入聖兩層境,也有些承受不住的感覺,似乎整個人都要被壓成碎片。我想,可能只有入聖三層境的人,才能以肉身承受那樣的恐怖能量。」

楊開皺了皺眉頭,張傲說的,和他當初在星空之中的體會很是相似,不由地,他覺得張傲說的可能是真的,並非胡編亂造,沒有去過星空的人,是很難精準地描述出這一切的。

沉吟了一會,楊開咧嘴笑了起來:「你說的挺像回事,但這跟星空有什麼關係?你怎麼知道那裡就是星空?」

「不瞞楊聖主,起初張某也沒有在意,只是有一天我忽然在宗門內撿到了一塊很奇特的石頭,那石頭看上去並非是這片大陸所有……隨後的幾年內,張某經常能在那裡找到一些奇特的散碎石塊,直到有一天張某得到了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楊開沉聲喝問。

「那東西就在張某的乾坤袋裡,你可以親自查探,待你看過之後,就會知道張某是否信口雌黃。」張傲示意道。

楊開瞥了一眼他的乾坤袋,伸手取了下來,正要打開的時候,麗蓉連忙上前一步:「主上,讓我來吧。」

她分明是不信任張傲,害怕張傲在自己的乾坤袋內動了什麼手腳。

聞言,楊開輕輕點頭,將乾坤袋交給了麗蓉。

麗蓉接過,打開乾坤袋,還沒仔細查探,從袋口內忽然飛射出一道奇特古怪的力量,直印入麗蓉的美眸中,莜地消失不見。

麗蓉的動作剎那間僵硬,嬌軀微微輕顫著,似乎是承受了極大的痛楚。

「果然有古怪!」寒菲神色一冷,間不容髮便一掌拍向張傲,在他還未起身的時候,將他的半身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