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七十二章 主僕

第八百七十二章 主僕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這上百位人族強者來自二三十個不同勢力,雖然大多數都從未見過面,但只要報上名號,各自還是都有所耳聞的。

尤其是其中幾位入聖兩層境的強者,更是名聞天下。

那儲老便是其中一人。

沒有理會那幾個仇視魔人的同伴的叫囂,被喚作儲老的人沉吟了一下,微微點頭道:「他們若是有此意願,談談倒也可以……老夫也很想知道,他們到底要幹什麼,又是往哪裡去,這個方向並不是去魔疆的,而是前往妖域的方位小說章節。」

說話間,面上一片疑惑。

「可以談,這一路上他們並沒有殺人,好像也不想製造太多的仇恨。」另外一個儒生模樣的男子微微頷首,這個男子看上去只到中年,實則年齡要比在場九成的人都要大,也是為數不多的入聖兩層境強者中的一人。

他們兩人一起發話,其他人也不敢再說什麼了,紛紛表示以他們馬首是瞻。

百多位人族強者肅穆以待。

一炷香後,那邊悠然現出兩道身影,大步朝這邊行來。

待看清來人的樣貌之後,眾人不由地驚訝起來。

因為來人中,領頭的一個居然是個年紀不大的青年,體魄英偉,身穿著一件隨處可見的黑色衣衫,步伐沉穩。

跟在這個青年身後的,是一位端莊成熟的美婦。

那美婦的修為足有入聖兩層境,人未到,便給了那百位人族強者一股莫名的壓力,讓所有人都不得不重視他。

但儲老等人驚奇地發現,即便這位美婦讓他們重視警惕,可那個看似普通的青年卻有一種讓人無法忽視的氣質。

連那美婦的光芒都隱隱被他給壓制了。

美婦亦步亦趨地跟在他身後,如護衛一般,一直保持著和他相差半身的距離,沒有絲毫逾越。

這分明是扈從跟隨主人出去時,才會有的動作。

儲老等幾個頂尖強者對視一眼。皆都看出了彼此心中的疑惑。實在沒辦法推斷這兩人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了。

不一會功夫,那青年和美婦的組合便行到了眾人面前十幾丈站定。

近距離觀望,儲老等人赫然發現那青年雙眸如星,神采奕奕,即便是面對著百多位人族強者,也是神態悠然,沒有絲毫驚怕的意思。一雙眼眸反而掃視不停,似乎是在審視自己這些人的修為。

那美婦也站在他身後,一動不動,體內傳出澎湃的力量波動。

儲老等人暗暗吸了口氣,神色凝重起來。

楊開一站定,便感覺到無數道神念朝自己籠罩過來。肆無忌憚地查探著自己的修為,麗蓉眉頭一皺,俏臉陰冷,正欲開口叱喝,卻被楊開揮手制止了。

咧嘴一笑,楊開抱了抱拳:「諸位不遠萬里,一路跟隨,實在辛苦了。小子有些話想與諸位說個清楚。不知道你們方便不方便?」

儲老等人皺了皺眉頭,將目光投向楊開。直到這時他們才確定,那美婦真的是以這個青年馬首是瞻的,要不然這般重要的場合,也輪不到他來說話。

「可以!」被喚作儲老的人收斂心神,微微一笑:「老夫等人也正有此意。」

說話間,與那個儒生般的中年人,以及之前叫囂著要埋伏楊開的紅面老者一起邁步上前。

楊開暗暗點頭,心知面前這三人是他們中間最厲害的三個,均有入聖兩層境的修為。三人來自不同的勢力,匯聚一起,倒也可以作為所有人的代表。

那儲老自顧地介紹道:「老夫是天幕府的儲逸。」

說著,指向那中年儒生介紹道:「這位是煙鎖樓的方月白。」

又指向那一臉仇視表情的紅潤老者:「這位是逍遙神教的烏正!」

楊開一一頷首,算是打過招呼,神色和煦。

「不知小兄弟如何稱呼?」儲逸目光灼灼地望著楊開,詢問道。

「我的身份,你們中有人知道,儲前輩不妨詢問一下如何,我想很容易就能得出答案。」楊開笑了笑,並沒有正面回答,而是望向人群中的某一處。

在那裡,有幾個他比較面熟的人,應該都是上次張傲曹管他們進攻九天聖地的時候與楊開見過面的。

只不過楊開並不知道他們叫什麼。

自楊開現身之後,這幾人便流露出忌憚的神色,似乎是回憶起了兩三年前楊開在九峰之間大殺四方的一幕。

「裝神弄鬼,你以為自己是什麼人?儲老問你話,直管回答便是!」那紅面老者烏正冷哼一聲,似乎很不待見楊開,望著他的目光也儘是排斥和鄙夷。

楊開很是納悶,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得罪過他。

「無妨!」儲逸呵呵一笑,回首道:「你們有誰知道這位小兄弟的身份?」

人群中當即走出了幾個人,來到儲逸面前,低聲說了幾句。

片刻後,儲逸面露訝然之色,上下打量楊開,驚呼道:「原來小兄弟是九天聖地的新聖主?這可真是失敬了!」

那方月白和烏正對視一眼,明顯也吃了一驚。

「前輩客氣。」楊開淡然一笑。

儲逸忽然又神色一正,眯起了雙眸,沉聲道:「既是九天聖地的新聖主,那你應該是人族的一份子吧?」

「自然是。」

「可為何楊聖主會與那麼多魔族人一道同行?而且老夫看你與這位夫人的關係,似乎並不簡單!」

「哪裡不簡單了?」楊開呵呵笑著。

「有些像是從屬的關係,而且……你是主,她是仆!」儲逸眉頭緊皺,大膽推測著。

哪曾想,楊開乾脆地點了點頭:「儲前輩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