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八十一章 再入星空

第八百八十一章 再入星空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看了一會,楊開忽然輕咦一聲:「這裡還有人?」

在戰魂殿那些建築之中,有數量不多的武者正在行走,東張西望,似乎在尋覓著什麼。

「哦,那些是我幽冥宗的弟子,與戰魂殿本來的弟子一道,在這裡尋找看看還有沒有什麼遺漏可用的東西。」巫劫笑著解釋。

楊開點點頭,指著下方道:「這地方我要了,巫宗主回去之後讓下面的弟子們注意別毀了這裡小說章節。」

「是。」巫劫連忙應著,雖然他不知道楊開要這麼一片廢棄的基業做什麼,但也不會多嘴去詢問。

少說話,多辦事,所以巫劫才能比張傲和曹管懂得審時度勢。

「再去看看破玄府吧。」下面也沒什麼需要特別注意地地方,楊開當即擺擺手道。

巫劫再一次領路而去。

片刻後,又是近兩百里之外,三人來到了破玄府上空。

「這裡就是張傲的地盤了。」巫劫指著下方道,「比戰魂殿和我幽冥宗都要好上不少。」

楊開淡然地觀察著,發現此地確實不錯,雖然不比聖地九峰,可也是難得一覓的好地方了。

破玄府立宗此地,也不是沒有道理。

「聖主大人,在下還有些事,就先告辭了。」等了一陣,巫劫忽然開口道。

「恩,那巫宗主自便。」楊開點點頭。

告罪一聲,巫劫迅速離開。

望著他消失的背影,麗蓉抿嘴輕笑:「這傢伙雖然看起來有些陰森歹毒,但人還挺不錯的。不過他這麼急著離開幹什麼?好像我們要對他不利的樣子。」

「因為他知道我接下來要幹什麼……」楊開呵呵一笑,「不想看到太多的秘密,自然是要趕緊離開。」

麗蓉愕然。

「下去看看吧!」楊開身形一晃,直直地朝下方某一處飛去。

破玄府佔地面積很大,在這個宗主的大後方,楊開與麗蓉降落下來,所處之地是一片石林。高矮不一的石柱矗立在此地。看起來散亂無章,沒有規律。

「麗蓉,那塊血精石呢?」楊開扭頭詢問道。

「還在我這裡。」麗蓉應了一聲,取出血精石遞了過來。

上次血精石吸取了不少新鮮的血液,化為具備神奇力量的血氣,不過給古魔一族的族人療傷之後,血氣都已經消耗殆盡。此刻血精石內沒有絲毫能量波動。

握著這塊血精石,楊開打量四周。

「主上,你要找什麼東西嘛?」麗蓉觀察一陣,若有所思地詢問道。

「我在找星空的大門!」楊開沉聲答道。

「星空的大門?」麗蓉神情一肅,驀然回想起幾個月前張傲臨死前說過的話,當即醒悟過來:「主上是說。那星空的大門就隱藏在這裡?」

「恩。」楊開點點頭,「我窺探到一點張傲的記憶,他確實是在這片石林中撿到這塊血精石的,不過具體在哪個位置我就不太清楚了,你也幫忙找一下,看看四周附近哪裡比較特別,尤其是存在一些奇特礦石的地方。」

「主上覺得,真的能進入星空?那畢竟只是個傳說……」

「那你覺得呢?」楊開呵呵一笑。

「我不知道。」麗蓉緩緩搖頭。「我自出生起。就待在魔古堡,連尋常的日月星辰都沒見過。直到幾個月前才離開那裡,更不要說什麼星空了,不過我總覺得太不現實。」

「為何?」楊開訝然。

「因為最厲害的高手也只能飛升萬丈高空而已,再往上的話就無能為力了,這片大陸似乎有一種無形的牽扯力,拉扯著人,不讓人離去,從來沒人成功離開過,怎麼能進入星空?那些關於星空的事,應該都只是傳說吧?」

楊開並未多說,只是咧嘴一笑:「找吧,若是能找到的話,我帶你去見識一下。」

麗蓉美眸亮起,覺得楊開似乎不像是開玩笑,立刻點頭道:「好!」

兩人當即分散開來,在石林中仔細尋覓著。

這一片石林應該算是破玄府的禁地。因為楊開在此地察覺到了很多禁制的波動,那些禁制都牽連著及其陰險的陷阱,一旦觸發,極有可能會造成很大的麻煩。

這些禁制,應該都是張傲設置的。

不過在楊開的龐大神念下,隱蔽的禁制無所遁形,一覽無餘,他根本不虞擔心觸碰。

一炷香後,一無所獲的楊開皺眉打量四周,正無計可施的時候,不遠處傳來了麗蓉的呼喚聲。

精神一震,連忙朝那邊馳去。

片刻後,來到了麗蓉面前。

「主上,這裡好像有點古怪!」麗蓉指著前方几根長短不一的石柱說道,「而且,我還從附近撿到了這些東西!」

一邊說,一邊將手上的碎石遞了過來。

楊開接過,仔細觀察,眼前一亮,篤定道:「應該就是這裡沒錯了。」

麗蓉撿到的那些碎石,看起來有些像是星空的產物,而且眼前這些石柱的形狀和排布,更與張傲記憶中那模糊的片段有些相似。

「可是這裡也沒什麼特別的啊。」麗蓉不解。

「若是一眼就可以看穿,張傲也不會在無意中才察覺這裡的奧秘了。」楊開一邊說著一邊走上前去,伸手拍了拍那幾根石柱。

看起來跟附近的石柱沒有區別,但是真的比較起來,面前這幾根石柱的質地相當堅硬,也不知到底是何種材質,應該不是普通的石頭。

仔細回憶了下自己在張傲記憶中看到的那些場景,好一會之後,楊開才伸手彈出幾道精純的真元,打入旁邊的石柱中。

真元一隱即沒,很快便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