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八十四章 敢威脅我的人,下

第八百八十四章 敢威脅我的人,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的怒喝響在耳邊,如雷音嗡鳴,那黃袍男子身軀一顫,不由地就往人群中躲去,本能地想尋覓點安全感。本文來自五月中文網5y

可無論他躲到何處,都有一種利劍懸於頭頂上的感覺,死亡的氣息迎面襲來。

「你敢對我下手,日後必定會後悔的!」

黃袍男子顫聲吼叫,歇斯底里。

「威脅我?」楊開撇嘴,一臉不屑,「敢威脅我的人,下場都很慘!」

嗤……

詭秘的輕響聲傳出,那正在人群中躲避的黃袍男子忽然察覺到有一股力量打進自己的體內,下一刻自己的身體便宛若一個氣球般膨脹起來,在極短的時間內變得圓潤龐大。

臉色漲得通紅,那黃袍男子甚至能清晰地感覺到自己體內的五臟六腑和血肉骨頭,因為這不合常理的膨脹而被擠壓崩碎。

劇痛從身體各處傳來,七竅溢出鮮血。

巨大的恐慌降臨,他覺得自己馬上就要死了,可偏偏感覺還如此清晰敏銳。

「救……救我……」黃袍男子從口中艱澀地擠出幾個字,眼珠子往上翻著,只見白不見黑,渾身抽搐不停。

澎……

悶響聲傳來,那黃袍男子驟然爆成一團血水,屍骨無存。

肉沫和內臟四下紛飛,將他附近的武者染成了血紅的色彩。

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在顫抖,心中驚懼,一個個噤若寒蟬。

先前叫囂過的那些武者,此刻再也不敢正眼去看楊開,生怕他突然出手,將他們也一併轟殺。

「這就是威脅我的下場!」楊開笑了起來,神情歡愉。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很是從容。

忽然間,神色又陰冷下來,低喝道:「你們若只是單純來這裡遊玩,我九天聖地很是歡迎,但若是抱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那就休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嗤嗤嗤……

一道道金黃色的真元驀然激射,如獠牙之蛇,似乎認準了人群中幾個武者。直直地朝他們攻去,不差毫釐地打入他們的體內。

如那個黃袍男子一樣,這幾個武者全都身體膨脹,待到極限的時候轟然爆碎,在臨死之前體會著那發自靈魂深處的恐懼。

眼看楊開說殺人便殺人。而且沒有罷手的打算,圍聚在此的武者哪還敢停留,紛紛怪叫一聲,使出了吃奶的力氣,玩命奔逃。

再也不願留在九峰之外了。

楊開把手一招,一道鎖鏈般的真元飛射出去,從逃跑的人群中捆縛住一個中年男子。將他給拖了回來。

那中年男子渾身戰慄,臉色發白,眼見旁人都已逃出升天,卻唯獨只是自己被留了下來。不由地大聲求饒,磕頭如搗蒜。

「剛才你叫的挺厲害的。」楊開冷笑地望著他。

「聖主大人饒命啊,我再也不敢了,以後也再不會來九天聖地了。聖主大人饒命啊!」

楊開一臉鄙夷,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道:「這次我不殺你。不過你幫我帶句話!」

那人一聽,連忙應承:「聖主大人請說!」

「我不管是誰指使了你們做這些事,回去之後告訴他,下次若再敢用這種卑鄙齷齪的手段來嘗試激怒我,我必定親臨他的宗門,將他的宗門,他的家族滿門滅盡,雞犬不留!」

那人神色一呆,這才醒悟楊開早已看穿其中的小把戲,連忙點頭:「一定帶到!」

「滾!」楊開厲喝。

那中年男子一邊道謝,一邊跌跌撞撞地迅速逃離。

望著那人逃跑的身影,史坤神色凝重,有些擔憂道:「聖主,這樣會不會出什麼問題啊。」

「不用擔心,只是幾個跳樑小丑而已,死便死了。」楊開搖了搖頭,「下次再發現這種在聖地外抱著不利聖地企圖的人,一旦查明直接殺了,無需跟他們講道理。」

「是!」史坤連忙應道,望著楊開的眼神逐漸振奮。

他忽然發現這位新聖主和老聖主的個性很不一樣,老聖主做事,多以大局出發,考慮甚多,凡是不利於聖地的事一概不做。

但這位新聖主不一樣,手段很強硬,個性也很冷酷。

這樣的脾氣很合史坤的胃口!

果然是年輕人啊,血氣方剛,希望聖地日後也能如這位新聖主一樣,朝氣蓬勃。

遊盪在九峰外的那些武者只不過是一群小角色而已,楊開根本就沒將他們放在眼中,若不是正好回來碰到,他都不準備插手此事。

與史坤叮囑一聲之後,楊開便又回到了九峰。

麗蓉恭敬告退,說是要將那幾件聖級秘寶分給各位統領,讓他們儘快煉化,以助戰力的成長。

聖主苑!

是九天聖地之主居住的地方。

歷代聖主都住在這棟精緻恢宏的建築群中,享用風景最好,靈氣最濃郁的山峰之顛。

如今楊開執掌九天聖地,這裡自然就成為了他的住處。

除了他之外,還有另外一個人也住在此地,那便聖女安靈兒。

按照九天聖地原有的規矩,聖女是為聖主而活的,聖女的一切都是為聖主的強大而準備,她們可以為聖主奉獻出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

每一個聖女,在從小的時候就被灌輸了這樣的思想。

楊開回到這裡的時候,正好見到安靈兒待在自己的廂房內,托著香腮坐在桌子邊,眼圈兒紅紅的,神遊方外。

楊開看了她一陣,她也沒有反應。

直到楊開坐到桌子的對面,安靈兒才驀然驚醒,連忙起身,盈盈行禮:「聖主回來了?」

「不用這麼客氣吧?」楊開苦笑一聲,給自己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