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八十五章 煉化

第八百八十五章 煉化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九天聖地聖主修鍊的那套功法,楊開確實不感興趣。

以自身生機為代價去求索力量,這有點本末倒置了,楊開追求的武道巔峰可不是這個樣子。

所以他從來就沒有打算按以前聖主們的足跡行走自己的一生。

他有自己的目標和追求。

不過這也得讓安靈兒配合才成,見她點頭,楊開也心情愉悅,放下了一樁心事小說章節。

「可是……長老們若是問起來怎麼辦?」安靈兒不免擔憂,「他們似乎都很著急的樣子。」

「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楊開不瞞地嘀咕一句,無需多問,他也知道最著急的應該就是徐匯那老傢伙了。定也是他在催促安靈兒,早日與自己修鍊。

聽他這麼說,安靈兒撲哧一笑,屋內一下子明亮不少。

「這樣吧,他們若問起來,你就告訴他們,我們已經在修鍊了。」

「這倒也行……不過這樣只能瞞過一時!」安靈兒輕抿著紅唇,「你這邊是沒問題的,以你的資質,即便不修鍊那功法,實力也能迅速增長,但我這邊若是長時間不突破當前境界,長老們定會有所懷疑……」

「我幫你!」楊開咧嘴一笑。

「你怎麼幫我?」安靈兒愕然。

楊開把手一翻,一個精緻的玉瓶出現在手上,遞了過去道:「這裡面有一些很奇特的靈液,你拿回去之後每天服用一滴,實力就能慢慢提升上來了。」

安靈兒將信將疑地接過,掀開瓶口嗅了嗅,清香撲面,不由地精神一震,美眸閃亮地望著楊開:「這真的有用?」

「當然有用。」楊開肯定地點頭,補充道:「用完了再找我要。」

「那我拿回去試試,謝謝你了。」安靈兒嘻嘻笑著,似乎是與楊開說了一陣。心情也變得愉悅起來。不復剛才的傷感。

又說了一陣話,安靈兒才離去。

楊開傳出神念,告訴徐匯和麗蓉等人,自己要閉關一陣,讓他們無事不要來打擾。

得了回訊之後,楊開便離開了聖主苑,只身前往聖陵。

聖陵是絕佳的閉關場所。除了楊開動用聖主靈戒打開之外,旁人根本無法開啟,自然無需擔憂會被人驚擾。

來到那巨大的青石前,楊開將手上的聖主靈戒印在那個特定的位置上,開啟聖陵,一頭鑽了進去。

昏暗陰森的環境。到處還留有九天聖地弟子生活的痕迹,環境雖然不怎麼樣,但這裡的靈氣卻濃郁非常。

隨便尋覓了一處位置,楊開盤膝坐了下來。

取出那件從星空中獲得的長梭秘寶,楊開仔細打量著。

他能感覺到,這秘寶中蘊藏著神妙的力量,內部也刻畫了無數繁奧的靈陣圖,只是不加以煉化的話。根本不知道這秘寶到底有什麼作用。

屏氣凝神。楊開神念外放,在那長梭秘寶中流轉著。窺探著它的材質和結構,尋找可以突破的地方。

想要煉化一件秘寶,第一步要做的便是在秘寶中留下自己的神魂烙印,刻下自己的生命印記,只有這樣才能開始煉化。

留下印記之後,,收入體內,再用真元和神識滋養。

待到一定程度之後,秘寶會與自身產生共鳴,為自己所用。

即便是收入體內,也還需要長時間的溫養,才能將秘寶的威能發揮到極限。

所以每一個武者都不會輕易去更換自己所用的秘寶,因為長時間的煉化和溫養,讓自身與秘寶之間已經產生了一種微妙的聯繫,這種聯繫可以在戰鬥中發揮出秘寶的全部威能,大大地提升戰鬥力。

換成另外一件不熟悉的秘寶,就沒有這種效果了。

除非實力的增長與秘寶的檔次已經無法達成平衡,武者們才會選擇更換秘寶。

即便如此,也會尋找一些與自身功法和武技相合的秘寶來煉化。

更多的武者會去尋覓材料,讓煉器師為自己量身定做。

出色的煉器師,為武者量身定做出來的秘寶,才是真正適合那位武者的。

楊開從來沒這麼折騰過,主要是他一般不太藉助秘寶之威,有合用的便隨手煉化了,也懶得去尋覓材料,求人煉製。

這件長梭秘寶在很久之前是有主人的,只不過那主人可能在星空中迷失了方向,又或者遭遇了什麼意外,隕落星空,長梭秘寶隨著隕石海一路漂流,無意中為楊開發現獲得。

神念在其中穿梭,很快,楊開便在長梭秘寶中發現了一股很微妙的神魂氣息。

這是屬於原主人的神魂烙印。

必須要將其抹除,才能刻上自己的烙印。

感受了一下那神魂氣息,楊開不由地感到駭然。

雖然已經過去了很多年,這一股留在秘寶內的神魂氣息也變得很微弱,但楊開依然能夠感受到,在它未曾減弱的時候是何等精純濃厚。

這秘寶的原主人,最起碼也是一位入聖三層境的強者。

這樣的頂尖高手,卻隕落在星空之中,不免讓人有些扼腕嘆息。

楊開也意識到了星空之中的恐怖,自己前後兩次深入星空,所看到的不過是滄海一栗而已,可能根本沒見到真正的危險。

那可是連入聖三層境都抵擋不住的災難。

神念一動,神識之火迸發出灼熱,在秘寶內焚燒起來。

嗤……

那留在秘寶內的神魂烙印,一瞬間便被抹除,不復存在。

楊開真元涌動,不斷地往長梭中灌入,神念也一直停留在其中。

這種事是很消耗時間的,急也急不得,所以楊開就安穩地坐在原地,保持著真元和神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