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八十七章 第一位客人

第八百八十七章 第一位客人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聖主苑,楊開感受那長梭秘寶的動靜和內部紋理,窺探它的用途。

這秘寶也不知道有什麼古怪的地方,不但煉化入體特別艱難,讓之與自身產生共鳴也相當耗費時間。

自將它收入體內用真元和神識溫養已經過了足足四個月了,它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秘寶內部沾染了屬於楊開的氣息,卻依然無法與楊開本身產生共鳴,讓楊開一籌莫展小說章節。

外面響起了一些微妙的動靜,片刻後,徐匯的聲音傳了過來:「聖主,屬下有事求見!」

「進來!」楊開吆喝了一聲。

伴隨著腳步聲,徐匯很快走進,待到廂房內,面上掛著古怪的神色抱拳道:「聖主,有人來央求聖地幫忙煉製丹藥……」

「哦?」楊開神色一震,低喝道:「總算來了?」

「是啊……總算來了。」徐匯苦笑不迭。

自那一日楊開讓眾位長老動用人際關係放出消息至今,已經過去一個月時間了,這一個月來,今日上門求煉丹的是第一位。

主要是九天聖地雖然還算名聞天下,可從來沒出過聖級煉丹師,消息外放出去,沒多少人相信,更不要說徐匯等人放出去的消息中,連聖級中品丹都能煉製。

這也就意味著,九天聖地內最起碼有一位聖級中品煉丹師!

聖級中品煉丹師,天下間寥寥無幾,一個巴掌都能數得過來,那些大師的名諱也都為人耳熟能詳,與九天聖地沒有一點關係。

世人都不太相信這裡有人能夠煉製出那樣的丹藥。

苦等一個月,才只來了一個人而已。

「人在哪裡?」楊開摩拳擦掌,顯得幹勁十足。

「安排在客殿里了。」徐匯連忙答道。

「恩,第一筆生意,我親自去看看。」楊開說著,便朝外走去,與徐匯一道朝客殿所在的山峰飛去。

「那人有沒有說要煉製什麼丹?」飛馳中。楊開詢問道。

「靈級上品的凝魂丹……」

「才靈級上品?」楊開愕然。他以為特意來此地請求煉丹的人,最起碼會要煉製聖級丹的,卻不想只是靈階上品丹而已。

這讓他有些小失望。

不過想想也是,如今聖地的名聲還沒打出去,能來一個請求煉丹的人已經很不錯了。楊開當即振奮精神,準備以最好的狀態來迎接聖地的第一位客人。

一個月前,當他得知聖地如今的窘境之後。腦海中靈光一閃想到了這個主意。

如果運作得當,不但能緩解聖地眼下的經濟危機,更能一掃聖地如今的低迷風氣,一正聖地之威。

最關鍵的是,他可以利用幫人煉製丹藥來提升自身的煉丹水準!

這才是他最想要的。

聖級材料尋找起來實在太難了,單靠他一個人去尋覓。提升煉丹術的話,也不知道要找到猴年馬月。

但這天下武者,大多數都有收集藥材的習慣,利用他們收集好的藥材來煉丹,不失為一個提升煉丹術的好方法。

自學習煉丹術以來,除了在最開始的時候偶有失敗,之後煉丹楊開從來沒有失敗過,所以他才敢讓徐匯放出那樣的狂言。若是失敗。全額賠償,以此來吸引有需要的武者前來聖地。

「凝魂丹……」楊開若有所思。「這傢伙定是有親人或者朋友的神魂受損了。」

「聖主對丹藥也有鑽研?」徐匯驚奇地望著他,聽到丹藥的名字便能知道這丹藥的用途,徐匯自付是沒辦法做到的。

「馬馬虎虎吧。」楊開呵呵一笑。

不多時,兩人便一併來到了客殿。

在那大殿中,正坐著一個身穿灰袍的中年人,他似乎有些拘謹的樣子,正襟危坐,一動也不動。

大殿內,幾名侍女站在一旁。

早已給他奉上了香茗,可他卻一直沒有喝,反而心事重重,眉宇間一片陰霾,滿腹擔憂。

楊開神念一掃,發現對方不過是個超凡一層境的武者,頓時明白他為什麼會來九天聖地求助煉丹了。

這個武者實力不算多高,渾身上下也沒佩戴什麼太高檔的秘寶,看上去應該是個小家族或者小勢力出身的武者。

這樣的武者想要收集齊一枚靈級上品丹的材料,恐怕也是經歷了不少挫折和麻煩,更費盡手腳。

若是找一位不靠譜的煉丹師去煉製,一旦失敗,他就要從頭再來,再去尋覓那些藥材。

但來九天聖地就不一樣了,徐匯早已放出消息,即便失敗,也可以全額賠償,所以他根本不用擔心。

那失敗後全額賠償的條件,才是吸引他來到此地的主要原因。

聽到動靜,這個中年人連忙起身,略顯局促地望著楊開和徐匯,乾笑地抱拳道:「徐匯大長老,在下有禮了。」

「坐,不用客氣。」徐匯也表現的相當平易近人,身為入聖兩層境的強者,在面對一位超凡一層境的武者能有這樣的態度,實在讓對方受寵若驚。

臉色潮紅,有些激動地坐了下來,那人狐疑地看了看楊開。

徐匯趕緊道:「給兄台介紹一下,這位便是我聖地之主,楊開!」

那中年人再度起身,露出震驚和羨慕的神色,驚呼道:「原來是楊聖主……久仰大名了。」

「惡名吧?」楊開呵呵一笑。

前段時間聖地出了不少事情,傳言這裡勾結魔族和妖族,再加上有人惡意傳播這方面的消息,所以如今九天聖地在人族中名聲並不是太好,楊開這個勾結妖邪,甘願墮落的聖主自然也廣為人知。

那中年人似乎沒想到楊開會這麼說,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