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八十八章 來了好多人

第八百八十八章 來了好多人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大長老嚴重了,呂某不是這個意思……」呂青敬連忙擺手,不過聽徐匯這麼一說,倒真的安心不少。

因為就算煉製失敗,他也不用承擔任何風險。暗暗覺得,這一趟來九天聖地確實是來對了。

焦急地等待著,呂青敬時不時地朝大殿外張望。

徐匯也不再多說什麼,默默地坐到一旁。

約莫半個時辰後,楊開再次來到大殿外,龍攘虎步,邁步走進小說章節。

見他這幅模樣,呂青敬和徐匯兩人同時神色振奮,都知道那凝魂丹應該是煉製成功了。

「楊聖主……」呂青敬抿著干涉的嘴唇,有些不太放心地輕呼。

楊開呵呵一笑,隨口道:「不負所托,煉製成功,雖然出了點小小的意外。」

「意外?」呂青敬面色一緊,不知道楊開說的是什麼意外。

「自己看看吧,你應該會滿意的。」楊開將手上的一個玉瓶遞了過去。

呂青敬連忙接過,揭開瓶口,剎那間,清香撲面,不由地生出一種醍醐灌頂的感覺,身心愜意。

「咦?」徐匯驚訝出聲,也把腦袋探了過來張望著,他總覺得這枚靈級上品丹中蘊藏的藥效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比一般的靈級上品丹……要濃郁很多。

透過瓶口張望,呂青敬的眼眸剎那間瞪圓,握著玉瓶的大手顫抖起來,驚呼道:「這是……」

「丹紋?」徐匯也叫嚷起來。

兩人對視一眼,皆從彼此的眼中看出了震駭之意。

生有丹紋的靈級上品丹,其價值根本不遜於一枚聖丹!

彷彿還有些不敢相信,呂青敬連忙將那枚丹藥從玉瓶中倒了出來,放在手心上仔細觀望。

那枚凝魂丹飽滿圓潤,內部蘊藏了精純的藥效,精緻的丹紋如人體經脈一般覆蓋在丹身上,閃爍著點點熒光。

入手溫熱,呂青敬剎那間肯定。這枚丹藥絕對是剛剛才煉製出來的。

「楊聖主。這……」呂青敬顯得語無倫次,他本以為這一次能夠成丹就已經是僥天之幸,卻不想拿到手的居然是一枚生有丹紋的凝魂丹!

這大大地出乎了他的意料,讓他激動的無法言語。

「運氣好,生出了丹紋。」楊開呵呵一笑,隨意地說道。

「這下犬子有救了!」呂青敬高呼,眼角隱有淚花閃爍。

「可不僅僅是有救。讓令郎服下,不但能修補好他受損的神魂,說不定還能讓他有意想不到的提升……恩,如果令郎的境界修為不高的話,還得你來護法幫忙,這一枚靈丹中蘊藏的藥效不遜於聖丹。可得小心點使用!」

「楊聖主說的是,呂某一定謹記在心!」呂青敬狂喜,神色容光煥發,似乎已經看到了自己的兒子康復,神識力量又大增的一幕。

「恭喜呂兄了。」徐匯也在一旁道賀。

「有勞大長老,多謝大長老,多謝楊聖主……」呂青敬一個勁地打躬作揖。

片刻後,神色忽然又局促起來。尷尬道:「呂某來這裡之前。只準備了價值相當於一枚靈級上品丹的酬勞,並不曾想這枚靈丹會生出丹紋……」

臉色驀然嚴肅。沉聲道:「楊聖主和大長老若是信得過在下,待在下讓犬子服下這枚靈丹之後,定會籌集足夠的謝禮,再來拜會兩位!」

說話間,將原先準備好的酬勞取了出來。

不出所料,都是一些晶石。

徐匯用徵詢的目光望著楊開。

楊開爽朗一笑,淡淡道:「你是來我九天聖地請求煉丹的第一個人,我與你打個商量如何?」

呂青敬神色一正,肅然道:「楊聖主有事儘管吩咐,在下力所能及,定不推辭。」

「倒也不是大事。恩,酬勞我不需要,這枚靈丹就算是送給你的……」

「啊?」呂青敬大吃一驚。

徐匯也有些不太明白楊開為何這般慷慨,不過眼珠子轉了轉,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微微笑著。

「我有個條件,希望你能答應。」楊開也沒賣關子,「出了我九天聖地,幫忙把這個消息傳播出去,就說我聖地的一位煉丹大師,幫你煉製出了一枚生有丹紋的靈丹,怎樣?」

「只是這樣?」

「只是這樣!」

呂青敬一臉嚴肅道:「在下義不容辭!請楊聖主和大長老放心,呂某一定竭盡所能,將這個消息傳遞出去。」

「那就行了,趕緊回去吧,令郎還得著這枚靈丹救命呢。」楊開擺了擺手。

呂青敬感激涕零,千恩萬謝地走了。

目送他離去,徐匯唏噓不已:「一個好開端啊!」

「是啊,等了一個月才有的開端。」楊開也點頭。

「不過這筆生意算是虧了,生有丹紋的靈級上品丹啊……在哪裡都不多見,真要是拿出去賣的話,也能換不少晶石。」徐匯還是有些心痛。

凝魂丹算是比較高檔的修補神魂的丹藥,很多武者都會需要用到,因為在戰鬥的時候,一不小心就會發生神魂受損的情況,出現這樣的事,就需要丹藥來修補了。

可以說,那枚靈丹根本不愁銷路,相反還會讓人趨之若鶩。

「目光不要這麼短淺嘛……」楊開呵呵一笑,「這個消息若是傳遞出去,會吸引來很多人的。」

「這倒也是,還是聖主高瞻遠矚,屬下佩服。」

「少拍馬屁!」楊開撇嘴。

徐匯嘿嘿一笑,又低聲問道:「聖主……那丹紋,真的是運氣好才生出來的?」

「那你以為呢?」楊開瞥了他一眼。

「聖主說是那便是了。」徐匯很識相地沒有多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