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九十七章 共鳴

第八百九十七章 共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你還真是無情啊……」安靈兒鬼魅一般地飄了出來,望著雲萱離去的方向,幽幽嘆息,「她都那樣了,你就不會哄哄她?幾句甜言蜜語的事而已。」

「那只會讓局面變得更糟。」楊開搖了搖頭。

「不至於吧……」

楊開瞪了她一眼:「所以我才不跟你談情說愛,要不然你以後也是這個樣子!」

「我才不會呢。」安靈兒臉一紅,趕緊離去。

重新回到聖主苑,楊開繼續煉丹。

五位大師敏銳地發現,楊開的心境似乎有了些微妙的變化,連帶著煉丹的手法都頻頻出錯,險些壞了不少好材料,讓他們驚出一身冷汗。

不過很快,那種糟糕的心境便被遺忘,楊開重拾了煉丹時的嫻熟和自信,讓諸位大師倍感期待地觀望起來。

rì隱月升,轉眼間,又是幾個月過去了。

九天聖地煉丹大師的名聲傳遍大陸,風頭之勁,當世無人可比。

九峰外每一天都是那麼的熱鬧非凡,排隊等候煉丹的人如過江之鯽,絡繹不絕。

聖地內獲得了難以想像的財富積累和大量的修鍊物資,儲藏之豐厚足以讓任何人眼紅。

徐匯等人整天都笑得合不攏嘴。

廂房內,楊開與五位大師一坐便是幾個月,未出過大門。

每一rì,楊開都不多不少地煉製二十枚丹,而五位大師也都是精神抖擻地從頭觀望到尾。

為楊開的煉丹速度而震駭,為其的煉丹手法jīng妙而痴迷。

一天煉製二十枚丹,在這裡的任何一位大師都無法做到。

煉製靈丹還好一些,幾位大師全力以赴的話,一天倒也能夠煉製出七八枚的樣子。

但是煉製聖丹卻是及其消耗精神和力量的事,諸位大師捫心自問,傾盡了全力一天頂多也只能煉製出兩枚便會筋疲力盡!

可在楊開這裡,他只需花費七八個時辰,甚至更短的時間便能將二十枚丹藥全部煉製完畢。

剩下的時間用來感悟煉丹時的收穫和恢復力量。

大師們深刻地認識到了神識之火在煉丹中能發揮出來的恐怖效果。

楊開煉丹的時候他們觀摩,楊開休息的時候他們便坐在一起探討這一rì的收穫,往往為一個手法或者靈陣的使用,吵的臉紅脖子粗,僵持不下。

楊開也不去管他們,更不發表自己的意見。

他能那麼迅速地煉丹,完全是因為神識之火的關係,所以有時候他使用的方法和見解心得,並不適合幾位大師。

在吵鬧和探討之中,幾位大師自覺對煉丹術的理解又深刻了不少煉丹技藝皆都提升。

有時候耐不住寂寞,手癢起來,也會從楊開那取走一些外人送進來的材料來煉製成丹。

有了幾位大師的幫忙,楊開愈發輕鬆了。

凝練藥液這種事基本不用他親自動手幾位大師在實踐自身感悟的時候便將這份工作做的好好的,他只需將不同的藥液結合到一起,煉製成丹。

搞的好像五位大師是他的助手一般,偏偏大師們卻樂在其中,每rì都喜氣洋洋的。

能有五位聖級煉丹師作為助手,普天之下恐怕只此一家別無分號了。

隨著煉丹大師名聲的外傳,九天聖地的名望也跟著水漲船高。

來此地求得良丹的武者無一不對九天聖地感激非常,因為在任何地方,他們都沒法這麼迅速地得到自己想要的丹藥。

可在九天聖地這裡,頂多只需要等待一兩個月的時間,便能如願以償。

而且杜萬等五位聖級煉丹師前來拜會此地大師的消息也不脛而走,讓很多人誤以為坐鎮在九天聖地里的那位神秘高人,就是傳說中的天藏老人。

謠言四起,更加助長九天聖地威望。

可以說,現在的九天聖地除了沒有入聖三層境的強者坐鎮之外,與天下最頂尖的勢力已經相差無幾聲望已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而聖地之主楊開的名字,也廣為人知。

聖地起死回生,散發著勃勃生機,最開心的莫過於徐匯等人,幾年前,九天聖地老聖主過世,新聖主一直未接掌聖地,弟子們人心不穩,偏偏在這個時候,楠聖姑在外惹出大麻煩,引得無數強者圍攻此地。

那時候徐匯還以為聖地基業會毀在自己這一代人的手上,心情低落,暗暗覺得對不起歷代聖主們留下來的底蘊。

可幾年之後,這裡卻成為了天下人矚目的中心!

身為九天聖地的人,別說他這位大長老,就連底下的弟子們,也無一不驕傲非常。

這種驕傲帶起了一種良性循環,讓弟子們修鍊起來愈發刻苦,生怕在修為上落後了旁的勢力的武者,給聖地的顏面抹黑。

望著欣欣向榮的聖地,徐匯只覺得就算自己現在死了,也是死而無憾。

……

這一rì,正在煉丹之中的楊開忽然神色一動,似乎是發現了什麼的樣子,匆匆結束了手上的事。

杜萬敏銳地察覺到了異常,詢問道:「怎麼了?」

聽他這麼問,其他四人也急忙將關切的目光投了過來。

楊開微笑搖頭:「沒什麼,只是前些日子我煉化了一件秘寶入體,直到今rì才有些共鳴傳來,我急著想查探下那秘寶的奧秘。」

「原來如此!」常保頷了頷首,「那你查探去吧。剩下的丹藥我們來幫你煉製!」

「這可以么?」楊開愕然,他本來是想等查探完了,再來煉製剩下的丹藥,卻沒想到常保居然這樣提議。

「有什麼不可以的。」常保嘿嘿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