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零二章 碰運氣唄

第九百零二章 碰運氣唄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我也不太清楚。」赤炎雷龍聳聳肩膀,「可能跟他修鍊的獸魂技有關吧。」

之前大尊一直不太明白楊開身上為什麼具備妖氣,直到幾日前見識到獸魂技,才算找到一個合理的解釋。

不過到底是不是這個原因,赤炎雷龍也不好斷定。

「獸魂技?什麼樣的獸魂技?」裂地神牛瞪大了眼珠子詢問,「施展出來老牛見識見識小說章節。」

他一副沒把自己當外人的樣子,性格好像很豁達,楊開微微一笑,倒也沒推辭,隨手就將白虎印和神牛印打了出來。

見到那威風凜凜栩栩如生的白虎和神牛之後,這位妖族大尊剎那間瞪大了眼珠子,激動無比。

如今神牛一脈就只剩下他一枝獨秀,從楊開的獸魂技中感受到了自己先祖的氣息,他自然激動非常。

一把摟住了楊開的肩膀,蒲扇般的巴掌重重地拍著楊開的後背,親熱至極:「小傢伙,改日來我老牛的領地,咱們可得好好親近親近。」

楊開險些被他拍得吐血。

赤炎雷龍笑道:「他的獸魂技里確實隱藏了你這一族先祖的意志,仔細觀摩揣測的話,說不定對你大有好處,不過這小子有些惟利是圖,老牛你做好被宰的準備吧,哈哈哈!」

裂地神牛臉色一黑,嘟囔了幾句,這才鬆開楊開。

不過聽赤炎雷龍這麼一說,楊開總算明白對方為什麼突然改變了態度,要與自己親近了,原來是想揣摩下自己這獸魂技內蘊藏的意境。

雷龍大尊故意說出來,顯然也是提醒楊開,不想讓他蒙在鼓裡。

「好了,閑話不多說,你們要親近,等這次事完自己商量。」雷龍大尊一整臉色,「老牛。先給你介紹一下。這個小子便是我之前跟你說過的,九天聖地的新聖主楊開!」

「哦?你就是那個新聖主啊。」裂地神牛聞言,望著楊開的神色總算凝重了少許。

「他身邊這位夫人,是他的手下,魔族麗蓉。這一次我們還得依仗她的力量破解其中的奧秘,老牛你等會進了裡面可不要再魯莽行事了。」

「知道了。」裂地神牛正色點頭。

雷龍大尊又望向楊開,神色嚴肅道:「小子我再問你一句。你確定要進入那裡面,而不是在這外面等我們出來?你要清楚,那裡面危機重重,真的碰到了什麼危險的話,我和老牛都不一定能顧得上你,到時候你只會拖累你身邊的這位夫人。搞不好你們兩個都得遭殃。」

「大尊放心了,我會照顧好自己的,無需你們多操心。」

雷龍皺了皺眉,見楊開執意深入其中,只是嘆息一聲,沒有再多勸說,朗聲道:「那就這樣吧。」

不再多說,與裂地神牛一起朝十里外的虛空裂縫望去。眼睛一眨不眨。似乎在尋找著最合適的機會。

那長達百丈的虛空裂縫如一隻猛獸張開的獸口,及其不穩定。從裡面散發出來的能量波動也是紊亂至極,若不選擇好時機突入的話,可能在進去的時候就會手忙腳亂。

楊開的神念也悄悄地朝那邊延伸過去,探入虛空裂縫之中。

與兩位妖族大尊不一樣,他對空間的奧秘研究頗深,本身便能夠撕裂空間,更在虛空亂流之中度過很長一段時間。

很快,楊開便驚奇地發現,那虛空裂縫之後,似乎也有亂流的痕迹,正是因為這些亂流,才讓入口變得如此不穩定。

神念潮水一般覆蓋過去,如一隻無形的大手,撫平了那些亂流的波動,漸漸地,不穩定的虛空裂縫變得安穩下來。

雷龍眼前一亮,沒有絲毫遲疑,低喝道:「走!」

說話間,身形朝那邊竄去。

其他幾人急忙跟上。

幾息之後,一行六人全部鑽進了那虛空裂縫之中。

六人中,除了楊開是個超凡三層境之外,剩下的五人全都是入聖境。

兩位妖族大尊各自帶了一位入聖兩層境的強者,再加上麗蓉。

雷龍身邊跟隨的自然是彩蝶,裂地神牛身邊跟隨是一位叫金倪的妖族強者,楊開估摸著他的本體應該是一頭九幽金倪獸,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無堅不摧的銳金之力的氣息。

陣容強大,也可見兩位大尊對此事的看重。

衝進那虛空裂縫之後,四周一片黑暗,神念探查中,所有人都感覺自己好像身處在一片泥沼內,腳下生出一種泥濘不堪的錯覺,拖延著前進的速度,不斷地將自己往下拉扯。

那四面八方也傳來一股股混亂的能量波動,如山嶽般擠壓而來。

到了這裡,所有人都運轉出自身的力量,抵禦來自外面的壓力。

楊開卻是眼前一亮,閑庭信步,不受絲毫影響。

因為他發現,這裡跟自己施展撕裂空間的手段之後,進入的那片過度的空間里的情況一模一樣。

他在這裡度過了很多時間,對這裡的環境比任何人都要熟悉。

「老牛,記得我們上次進入的時候,從哪個方向走的么?」站在原地,雷龍大尊不敢輕舉妄動,沉聲喝問。

「你問我我哪裡曉得?這裡一片黑,也沒有個參照物,老牛本就是個路痴,在這裡根本無能為力。」裂地神牛嚷嚷起來。

「彩蝶和金倪呢?你們記不記得?」雷龍又向另外兩人詢問。

兩人皆是搖頭,表示記不清了。

「這裡的空間很混亂,就算你們記得當時的方向,現在也不一定是正確的。」焦急間,楊開忽然出聲。

聞言,雷龍心頭一沉,上次進來的時候,一下就看到了一點明亮的入口,從那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