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零七章 血海滔天

第九百零七章 血海滔天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是。」雷龍頷了頷首,「我當年確實是血蛟大尊麾下的一員,而血蛟大尊的死,跟這件秘寶的主人便有些關係。」

「被那個叫夢無涯的傢伙打死的?」裂地神牛驚呼道。

雷龍緩緩搖頭:「不是這樣的,只是兩人大戰,血蛟大尊在一炷香的時間內被擊敗,身負重傷,最後自己鬱鬱而終,血蛟大尊死後,本座才得以接掌大尊之位,成為這一方妖域的統領。」

裂地神牛直把眼珠子瞪爆了,悶雷般的聲音滾滾響起:「血蛟大尊當年的實力應該與你我二人現在不相上下,居然有人能在一炷香時間內將他擊敗?」

「不錯,就是在一炷香時間了,當年兩人大戰的時候,本座便在一旁觀戰!那夢無涯的手段……當真驚天動地。後來本座特意打聽了一下,這才知道,那傢伙是人族的第一強者,無人能攖其鋒芒。」..

楊開聽得雙眸神光熠熠,腦海里不由地浮現夢掌柜那為老不尊的形象,臉皮略微有些抽搐。

夢掌柜居然有如此了得的輝煌往事?

儘管楊開早就猜測到了夢無涯實力不低,卻還是有些低估了他的能耐。

直到今rì,楊開對夢掌柜的底蘊才算有了一個比較清晰的了解。

「而這件天行宮秘寶,便是那夢無涯所擁有的……」雷龍大尊望著楊開手上的秘寶,神色複雜,微微嘆息道:「因為血蛟大尊的死,所以本座一直在留意那傢伙的動靜和行蹤,可惜聽說他後來跑到了魔疆去挑戰當今的魔尊,最後孤軍奮戰,死在了那裡……」

頓了一下,又唏噓道:「那傢伙也是個奇人,無門無派,似乎是獨自一人修鍊,也沒有衣缽傳人。也不知道他是怎麼修鍊到那種境界的。導致本座現在想找人報仇都沒得門路。小子,你從哪裡得到這秘寶的?」

「嘿嘿。我若是說,這是他留給我的,你信不信?」楊開乾笑一聲。

雷龍皺了皺眉:「你什麼意思?你是說,他現在還活著?」

「恩。」

「不可能吧,這幾百年都沒有他的消息了,若是他還活著。怎麼可能不鬧出點動靜?」雷龍看樣子有些不太相信的樣子,又狐疑道:「這天行宮為何一直在閃爍光芒?」

「大概是它感應到自己主人的氣息!」楊開也凝神朝天行宮望去,自將它從黑書空間里取出來之後,天行宮閃爍的頻率便越來越頻繁了,這讓楊開斷定,夢無涯說不定真的就在這裡。

「他不會真的還活著吧?」雷龍大尊失聲驚呼。

「你看我像是騙人么?」楊開一本正經地望著他。

「不像。」

「那就對了。」

雷龍的表情變幻。忽然眼前一亮,低喝道:「這麼說,我們只要遵循著天行宮的指引,就能找到夢無涯?也能離開這個迷陣?」

「我就是這麼想的。」楊開重重頷首,真元往天行宮內灌入。

當年夢無涯用天行宮包裹楊開府,免除了楊開府被邪主和邪王們破壞的命運,為了方便楊開進出結界,夢無涯特意在天行宮內留下了一道禁制。讓楊開能夠驅使它。

只不過這秘寶畢竟不屬於楊開。所以無法發揮出全部的威能。

已經足夠了!

真元灌入間,天行宮嗡鳴顫抖。旋即楊開便察覺這件秘寶隱隱有要從自己手上飛出去的跡象。

當即精神一震,喝道:「跟我來!」

手持著天行宮,感受著它要飛往的方向,楊開一路疾奔。

眾人緊隨其後。

飛馳間,楊開的心情起伏著。

他不確定夢無涯到底在不在此地,可能是他來過這裡,留下了痕迹,然後又離開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這一次依然無法找到他和小師姐。

不過這總歸是個線索,也是個希望。

蘇顏楊開已經找到了,地魔他不擔心,只要再找到夏凝裳,那他來到通玄大陸的目的便已經達到。

離開中都,來到這個世界,一晃都已經十年多了,十年間,他的實力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可始終有那麼一樁心事擱在心間,讓他每每想起都只是能嘆息不已。

等見到了夢無涯,定要將這老流氓的鬍子拔乾淨!楊開心中暗暗發狠,腳下不遺餘力地飛奔。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灰濛濛的視野中,忽然出現了一些變化。

前方似乎有什麼東西,矗立在這天地間。

到了這裡,天行宮散發出來的光芒也變得強烈許多。

楊開精神一震,不假思索地衝到了那裡,待看清面前的東西到底是什麼之後,眉頭皺了起來。

其他五人也都站定了步伐,表情凝重地朝前望去。

眾人十丈之外,矗立著一根石柱,那石柱高不知幾許,聳入天空中,看不到盡頭,足有三人環抱粗細。

石柱上,留了下幾個大字,一如眾人剛進入這裡時碰到的字跡一樣,都是魔文。

「麗蓉,那上面寫的什麼?」楊開急忙詢問。

麗蓉掃了一眼,立刻收回目光,不敢多做觀摩,沉聲道:「通玄之柱!」

「通玄之柱?」楊開皺了皺眉,不知道這幾個字代表了什麼意思。

不過那石柱中確實涌動著一股非比尋常的力量,這股力量之強,讓所有人都膽戰心驚。

循著天行宮的指引,沒找到夢無涯,卻發現了這麼一根奇怪的石柱,讓眾人心頭一沉。

不過楊開還是能感覺到天行宮拉扯的力量,它依然在往前指引著方向。

「走吧。不管怎麼說,也算是離開了那迷陣。」楊開寬慰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