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一十二章 你沒見過她的真面

第九百一十二章 你沒見過她的真面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半空中,一個漆黑的洞口莜地出現,片刻後,麗蓉帶著妖族四人和夢無涯從中飛出,辨認了下方向,朝下方落去。

楊開抱著夏凝裳緊接著竄了出來。

就在兩人的身形剛脫離虛空甬道的瞬間,背後一抹光亮閃爍,整個虛空甬道蠕動變幻,旋即收縮成一個小黑點,消失的無影無蹤。

楊開驚出一身冷汗,知道剛才若是慢上一線的話,自己和小師姐就要被永遠地留在那裡面了。

低頭看了看,下方是一片密林,鳥語花香,山野間青青蔥蔥,風景怡人。

麗蓉就站在那下面的一塊空地上,沖楊開招手:「主上,在這邊!」

「恩。」楊開應了一聲,朝下飛去。

同時神念擴散,警惕四周的動靜。

他以為這裡還是獸海密林的某一處,畢竟之前進去的時候是通過獸海密林進入的,但是仔細查探了一番之後,卻發現方圓幾十里範圍內一隻妖獸都沒有。

狐疑不解,在確定了附近沒有什麼危險之後,便收回了神念。

將夏凝裳放在一旁,楊開急忙問道:「他們的情況如何?」

「不是太嚴重,畢竟被束縛的時間不算長,只要恢復一陣便好了,倒是這位老先生……」麗蓉有些憐憫地望著形容枯槁,瘦得只剩下皮包骨的夢無涯,微微嘆息。

據雷龍所說,這位可是當年人族的第一強者,如今卻變成了這幅凄慘模樣,如果不加以救治的話,以他現在所存的生命力,只怕活不了多久。

「沒事。有我在,他死不了。」楊開這般說著,便來到了夢無涯身邊,將他扶了起來。

夢掌柜凄慘模樣,讓楊開不由心頭一酸。認識他這麼久,楊開從來沒見過夢掌柜這麼凄涼。

夢無涯艱辛地伸出一隻宛若枯骨般的手,用盡了全身力氣拽住了楊開的衣服,一雙渾濁無光的眸子盯著楊開的眼睛,乾裂的嘴唇蠕動。

「什麼都別說。我知道你的意思,小師姐我會照顧好的。」楊開微微頷首。

夢無涯的眸子明亮了一瞬,為楊開洞悉他心頭的牽掛而感到欣慰,嘴角邊似乎也浮現出了一抹微笑。

楊開已經迅速地取出了一個玉瓶,那玉瓶中盛放的是萬葯靈rǔ。弄出來一點讓夢無涯服下。

萬葯靈rǔ對於治療重傷有著很明顯的效果,雖然夢無涯氣喘遊絲,但是用這個最起碼能保住他最後一口氣。

隨即,楊開又拿出了那塊血jīng石。

咚咚有力的跳動聲,從血jīng石內部傳遞出來。

彷彿是感受到血jīng石內蘊藏的龐大血氣,夢無涯的眼睛莜地明亮了不少。

那石柱有著汲取被束縛之人的血肉jīng華的威能,夢無涯一身氣血之力幾乎被石柱抽了個乾淨。現在最需要便是補充氣血之力了。

只要有氣血之力,他便能誕生生機。

而血jīng石,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萬葯靈rǔ和血jīng石,雙管齊下。楊開就不相信還救不回夢掌柜。

真元灌入血jīng石中,牽引著裡面的血氣,將其灌入夢無涯的體內。

隨著血氣的灌入,夢掌柜也感受到了自身生機的恢復。很配合地閉上雙眼,任由楊開為他醫治。

時間緩緩流逝。

肉眼可見地。夢無涯的身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猶如一個乾癟的氣球被吹了起來,那血肉逐漸地充盈,枯槁的身軀也再次變得飽滿。

肌膚上密密麻麻數之不盡的傷口迅速癒合,皮膚也變得光潤了不少,不再如之前那麼褶皺。

足足一個時辰之後,夢無涯才忽然睜開雙眼,眼眸深邃,望著楊開,聲音沙啞道:「我自己來吧,你去照顧下凝裳。」

楊開點了點頭,將血jīng石交到夢無涯手上,轉過身打量其他人的情況。

妖族四人都在打坐恢復,一動不動,經過了一個時辰的修養,他們的臉色也變得好看不少。

楊開想了想,將一滴萬葯靈液藏在自己隨身攜帶的丹藥內,每人送了一顆,讓他們服下。

妖族四位強者都沒有遲疑,立刻將丹藥塞進口中。

楊開這才來到夏凝裳旁邊。

麗蓉一直守護在此,似乎也知道這個薄紗照面的女子對楊開很重要,所以寸步未離。

夏凝裳的情況比夢無涯要好很多,只不過是因為力量動用的太過,而導致有些虛脫罷了。

楊開給她服用了一滴萬葯靈液,便坐在一旁,靜候起來。

「主上……」麗蓉忽然輕呼一聲,「之前麗蓉未聽主上號令,有違我族之前立下的誓言,為我族的忠誠蒙羞,還請主上責罰。」

「恩?」楊開正凝視著夏凝裳,聽她這麼一說,不由地抬頭望向她,想了一會,頓時明白她為何說出這樣的話了。

「那件事啊……不用在意,是我沒有想清楚便讓你對大魔神的分神動手,錯不在你。」

「可是主上,我族既然發誓效命於你,就不能對你下達的命令有任何遲疑。」

「別這麼死板啊,那是大魔神的分神,你有遲疑在所難免。恩,若是哪一天大魔神突然活了過來,他讓你出手對付我,你會不會遲疑?」

麗蓉怔了一下,不知該如何回答。

楊開笑了笑:「這就對了,你會遲疑是因為我是你們的主上,不過大魔神畢竟是大魔神,在你們心中的地位無人能及,這事過去就過去了,不用再提。」

麗蓉抿著紅唇,好半晌才微微頷首:「是!」

忽然又嫣然一笑:「主上,這位姑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