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一十五章 你說的真好聽

第九百一十五章 你說的真好聽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見他表情凝重,楊開趕緊問道:「夢掌柜,他的話隱藏了什麼深意,他說的被封印的世界又指得是什麼?」

「老夫不知道。」夢無涯緩緩搖頭,「不過這事你暫且不要告訴其他人,容我仔細想想。」

「哦。」楊開點了點頭,回憶起大魔神的分神的話,又想起一事來,他說過,讓自己前往魔都,到了那裡自然就能知曉其中的秘密小說章節。

只不過,魔都那種地方豈是隨便就可以去的?

一路飛馳,飛天梭迅如閃電。

夢無涯收斂心神,對這秘寶的飛行速度也是驚嘆不已。

楊開摟著小師姐坐在飛天梭的最後面,嗅著她的體香,感受到她身體的柔軟和溫暖,身心一下子放鬆開來。

摟得更緊了。

小師姐的嬌軀微微戰慄著,長長的眼睫毛不斷地抖動,氣息變得炙熱,嬌顏紅的幾欲滴出血來。

被楊開這麼抱著,兩人的皮肉相貼,彼此能感受到對方的體溫上升,心跳有力,對於純真爛漫的小師姐來說,無疑有些太刺激了。

楊開也不喚醒她,只享受著此刻的寧靜,目光灼灼地盯著小師姐的臉龐,輕聲地呢喃:「小師姐你真美!」

端坐在前方的夢無涯不由地打了個冷戰,憤憤道:「無恥之尤!」

那露骨的情話傳入他的耳中,讓他大感吃不消。

就連麗蓉也雙眸水盈盈的,輕抿著紅唇,往前方移動了點距離,遠離了楊開和夏凝裳,沒話找話跟夢無涯道:「老先生,無事的話,跟我說一說主上以前的往事吧,我們這一脈對主上的了解還很淺薄呢。」

「你想知道他的往事?」夢無涯眉頭一挑,嘿嘿奸笑道:「他的往事老夫可是知道一籮筐,來來來。老夫細細與你說說。讓你知道你這位主上是多麼的厚顏無恥,又是多麼的流氓無賴!這傢伙,純粹就是色痞一個,走到哪裡都會拈花惹草。」

麗蓉抿嘴輕笑,也不插話,只專註聆聽。

夢無涯當即滔滔不絕地講了起來,彷彿怕楊開聽到他說的壞話一般。揮手在製造了一個結界,將他與麗蓉包裹著。

楊開視若無睹,更加大膽放肆了。

握住了小師姐那柔若無骨的小手,摩挲著,貼近了她的臉龐,在她耳畔邊輕輕地吹著氣:「十年了。每一日都想見到你,如今終於得償所願,而且是在那種情況下相見,小師姐你說這算不算緣分?應該是冥冥之中上天在安排著我去那個地方,救下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小師姐的眼睫毛抖動的更加厲害許多,似乎被楊開的話打動,修長的頸脖微微揚起了少許,白皙的肌膚上泛著誘人的光澤。

「現在想起這些。師弟很是慶幸啊。若是當時沒有跟麗蓉一起過去,這一趟只怕是真的見不到你。」楊開說著。也不由地浮現出一絲後怕的表情。

兩位妖族大尊主要是請麗蓉前往那個地方的,楊開不過是自告奮勇跟了過去,卻不想在那裡遇到了夢無涯和夏凝裳。

這有些太過巧合了。

「哎,這十年間,我在這裡碰到了形形色色的女人,也有很多漂亮的美女,可沒有哪一個能如你和蘇顏這般打動人心,讓人戀戀不忘,你們的身影在師弟的心中刻下了永不磨滅的烙印,你們安好,師弟便滿足了……」

不值錢的情話從楊開口中緩緩道出,溫柔似水,那柔情蜜意如甘甜的清泉,湧進了夏凝裳的心間,竟讓她主動地摟緊了楊開,那兩隻小手用力之大,似乎是要將自己融進楊開的身體內一般。

楊開抬起頭,朝小師姐望去,正見到小師姐美眸里一片水汪汪的,香腮泛紅,頸脖處也是一片紅霞覆蓋,吐氣如蘭。

四目對視,小師姐羞澀地撇開了目光,夢囈般地呢喃道:「你說的真好聽……再多說一點……」

提完這個要求,又趕緊閉上了眼睛,把腦袋埋進了楊開的胸口裡,不敢見人。

「沒問題。」楊開自然不會讓她失望,絞盡腦汁訴述著自己的相思之情,那露骨的情話如魔咒,狠狠地撞擊著夏凝裳的心靈,讓她芳心戰慄,嬌軀顫抖。

感受著楊開的體溫,傾聽著他的聲音,夏凝裳一片滿足,只覺得即便立刻死了,也是無所謂的事情。

「臭小子……」夢無涯在前方咬牙切齒,雙眸中凶光畢露。

麗蓉抿嘴輕笑:「老先生你也別太在意,以主上的資質,是完全能夠給那位姑娘幸福的。」

「哎……」夢掌柜幽幽嘆息,「女兒家大了啊,留也留不住,罷了,老夫這趟去九天聖地,便安心養老吧。」

「老先生說的哪裡話,您老也是老當益壯,主上日後還要您輔佐呢。」

夢無涯嗤笑一聲,扭頭看了一眼麗蓉:「你對那小子挺忠心的,有你在他身邊,老夫也就安心了。不過你可得小心點,別被他的外表欺騙,到時候跟老夫的寶貝徒弟一樣被迷得神魂顛倒,他看著像個人,其實根本就禽獸不如。」

麗蓉臉色一紅:「老先生說笑了,我古魔一族是主上手上的利刃,主上之命,我等莫敢不從。」

「別一口一個老先生了,你我同為入聖三層境,便同輩論交。」夢無涯輕笑道。

「這可使不得,您是主上的前輩,自然是我的前輩。」麗蓉連忙擺手。

見她這幅模樣,夢無涯大感沒趣,當即閉目養神起來。

背後傳來一陣陣楊開和夏凝裳的竊竊私語,兩人似乎交流的很是愉悅。

短短兩日功夫,九峰在望。

飛天梭的飛行速度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