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二十七章 楊開回來了?

第九百二十七章 楊開回來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虛空甬道的入口處,一個接一個風雨樓的弟子被押送出來,目光昏暗,每個人都是一副受了奇恥大辱的模樣,睚眥欲裂。

那個逍遙神教的武者站在於淳面前彙報,卻發現於長老一點反應都沒有,心中感到很奇怪。

「你們教主這般說的?」楊開眯著眼睛,望向那個弟子。

「你是何人?」那弟子掃了楊開一眼,發現他面生的很,皺眉問道。

楊開咧嘴一笑:「我是什麼人不重要,我問你,你們教主是這麼吩咐你安置這批人的?」

「是啊,有什麼問題么?這群蠻夷之徒相當不老實,居然還妄想反抗,不過在殺了一些人之後,他們也只能乖乖合作了。」那弟子理所當然地答道,他見楊開大刺刺地站在這裡,以為是神教的客人,自然是有一說一,有二說二。

「好。」楊開輕輕點頭,眼中寒光四溢,如刀鋒般冷冽。

「主上……」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殺機,麗蓉的臉色也變得冰寒,徵詢地呼喚了一句。

「全殺了!」楊開低喝一聲。

麗蓉和寒菲微微頷首,一言不發,滔天的魔氣從體內湧出,讓這天地驀然變得漆黑無比,見不到一絲光明。

所有人都在剎那間感受到一股濃濃的死意從心間流淌而過,與此同時,還有一種冷徹心扉的冰寒。

沒聽到一點打鬥的聲音,也無人慘叫驚呼。

短短十息功夫,待到那遮蔽了天地的黑暗逝去,光明重返的時候,所有與逍遙神教有關係的武者全都僵硬在原地。生機消泯,每一個人都瞪大了眼珠子,雙眸赤紅,宛若在死前見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情。

那五位入聖一層境的武者到底實力雄渾一些,即便是被麗蓉的氣場禁錮。也沒有立刻死亡。

迴光返照般,那於淳盯著楊開,咬牙道:「你竟然……」

他似乎直到此刻才認識到楊開的狠毒,一言不合,立刻便下殺手,不留一點餘地。

咔嚓嚓……

一陣清脆的聲響傳出。五位入聖境,有一個算一個,渾身被冰晶覆蓋,剎那間變成了冰雕。

寒菲打了個響指,那五具栩栩如生的冰雕轟然爆碎,化為五團熒光。散落在這天地間。

從虛空甬道里走出來的那些風雨樓的弟子嚇傻了,全都臉色慘白地望著這匪夷所思的一幕。

他們深知把自己等人抓來的這些武者的強大,可這些看似強大的不能抵擋的敵人,在另外幾個人面前居然毫無還手之力,被他們如捏螞蟻一般捏死了。

那這幾個人又有著怎樣通天徹地的修為?

驚恐的同時,又心情振奮,全都朝楊開一行人望了過去。

很快。不少風雨樓的弟子眼中迸發出驚訝的表情。

「是胡家的那兩姐妹!」

「是她們找來的幫手?」

「咦,那個領頭的男人,看著好眼熟……」

「是啊,我也覺得有些眼熟,似乎什麼時候見過他。」

一陣陣竊竊私語,在風雨樓的弟子中蔓延,有人開始大力地吆喝胡家姐妹二人,向她們道謝,也有不少人狐疑地打量楊開,更有人已經認出了他的身份。內心中翻起了驚濤駭浪。

地面上的某一處,杜憶霜攙扶著方子奇,緩緩站了起來。

楊開大步地朝那邊走去,嘴角邊噙著一抹微笑。

待看清他的模樣之後,杜小妹不由地掩住了小嘴。驚呼一聲,方子奇更是一副見到鬼的模樣,雙眼發直地盯著楊開不放,嘴巴張得老大。

「方兄,久違了。」楊開來到他面前站定,揮手解開了他體內的禁制,輕輕頷首。

方子奇不出聲,依舊一瞬不依地盯著楊開,忽然輕聲道:「霜兒,捏我一把看看。」

「捏你幹什麼呀?」杜憶霜愕然地問道。

「我想知道,這是不是在做夢!」

杜憶霜哭笑不得:「師兄,這不是夢啊……」

「那也就是說,站在我面前的這個人,真是楊開?」

「不是我還能是誰?」楊開也樂了,之前的陰霾心情一掃而空,放聲大笑起來。

「楊兄,你總算是出現了。」方子奇不由地流露出如釋負重的表情,用力地握住了楊開的手,急切道:「快回凌霄閣,我們三個宗門都被人欺負了。」

楊開點點頭,眯起了眼睛:「我就是為此事而來的,閑話等會再說,這裡不安全,你們還要跟我再回去一趟。」

方子奇重重地點頭,咬牙道:「確實要回去!」

麗蓉揮了揮手,一股柔和的力量以她為中心迸發出來,所有被禁錮了力量的風雨樓弟子,在這一刻都恢復了自由。

「寒菲你和史坤長老殿後,我與麗蓉先過去了。」楊開說了一聲,帶著麗蓉當先朝那虛空甬道衝去。

才剛飛到入口前,又有一個逍遙神教的弟子從那邊現身,還沒弄明白情況,迎面便見到了一隻大手朝自己當頭罩來,根本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便直接爆成了一團血霧。

沐浴在這鮮血之中,楊開的血液沸騰,心頭之火熊熊燃燒,閃進了虛空甬道內消失不見。

失重感傳來,片刻後,眼帘一花,與麗蓉兩人已經出現在一片礦區上方。

是血戰幫的那片礦場。

底下有不少人圍聚在一起,分成了三個團體。

凌立在半空中,楊開把眼一掃,頓時確定了這三個團體是以附近的三個宗門為單位的。

每個人的力量都被禁錮了,最靠近虛空甬道的是風雨樓的人,正在那些逍遙神教弟子的喝罵鞭撻下,身不由己地通過虛空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