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二十九章 清理門戶

第九百二十九章 清理門戶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凌霄閣,血戰幫,風雨樓內的來犯之敵被清掃一空,所有外來者都倒地斃命。

以麗蓉和寒菲兩人的手段,逍遙神教的人馬怎堪匹敵?還沒弄明白情況便一一命喪黃泉。

在絕對的強勢下,他們的反抗顯得那麼的徒勞無力。

臨死之前,他們也多少能體會到這幾個月來,凌霄閣血戰幫和風雨樓三個宗門弟子被欺凌時的心情了小說章節。

那種上天無門,入地無路的絕望籠罩在心頭,讓他們恨不得早點死了好。

此刻,麗蓉和寒菲兩人就站在凌霄閣內一片空曠的場地上,好奇地打量四周,暗想這裡就是主上生長的土地么?

也沒看出有什麼神奇的地方,卻培育出了主上那般神奇的人來,真是古怪。

凌霄閣的弟子並非全部都被押送到虛空甬道那邊去了,還留有很大一部分在宗門內,麗蓉和寒菲兩人如天將神兵,以雷霆手段剪除了逍遙神教的人馬之後,這些弟子都紛紛驚奇地打量她們,不知道她們為什麼會救下自己等人,還幫所有師兄弟解開了體內的封印。

一大隊人馬浩浩蕩蕩地從正門出開馳進來,待看清領頭的那幾人的樣貌之後,留守在此地的凌霄閣弟子頓時興奮地叫嚷起來:「是掌門和幾位長老!」

「他們回來了。」

「咦,掌門身邊的那個人莫不成是楊開師弟?」

「真是楊開師弟!」

「……」

叫嚷聲傳了出去,躲藏在暗處的凌霄閣弟子從四面八方冒了出來,痛哭流涕地朝前方迎去。

蘇木朗聲好一陣安慰,才穩住眾多兄弟姐妹的激動心情。

「這一趟姐夫……恩,楊師兄回來了,以後咱們再也不用怕那群畜生了,改日我們還要殺到中都,將他們全都趕走!」

「全部趕走!」叫嚷聲震天,眾多弟子紛紛響應蘇木的號召。

情緒激昂的人群中,有一人神色變幻。悄悄地溜到後面。隱藏在暗處,一副準備偷偷離開的樣子。

蘇木的雙眸忽然朝那邊望去,厲喝道:「解師兄,你想去哪?」

眾多凌霄閣弟子叫喊的聲音停了下來,循著蘇木望向的方向看去,正好見到解紅塵手足無措地站在原地。

種種鄙夷唾棄的目光投在解紅塵身上,讓他神色尷尬難堪。無地自容。

凌霄閣的幾位長老也搖頭嘆息不止,流露出失望至極的神色。

「解師兄?」楊開眉頭一挑,也朝解紅塵看去。

這位師兄,當初可是宗門內年輕一代的第二高手,除了蘇顏之外,便是他最厲害了。也跟楊開起過不少爭端。

不過隨著楊開變得越來越強大。便不再將此人放在心上了。

可此刻一見宗門長輩和師兄弟們的鄙夷目光,楊開隱隱也明白過來他為什麼會犯眾怒。

多年不見,解紅塵也成長到了神遊境六層的修為,不算低,也不是多高的樣子。

「解師兄!」蘇木輕輕地冷笑著,一步步地朝他走了過去,咬牙切齒道:「這幾個月多虧了解師兄的多番照拂,我閣內兄弟姐妹們感激不盡!」

「蘇師弟。有話好好說……」解紅塵一步步地往後退去。感受到蘇木身上湧現出來的殺機和臉色的不善,身心一片冰涼。宛若死亡正在沖自己招手。

「你這種人也配稱呼我為師弟?」蘇木厲喝一聲。

「掌門!」解紅塵雙腿一軟,險些跪倒在地,哀求道:「師兄那麼做也是情非得已啊,我投效那群賊子,不過是示敵以弱,想找找看有沒有什麼機會能夠解救大家,師兄也是忍辱負重啊。」

「忍辱負重?」蘇木忽然大笑起來,「我怎麼看師兄象只狗一樣聽從那群賊子的號令,將我宗門的各種機密盡數通報,這也就罷了,你居然還虐殺了一位師弟來表明忠心,孫還師弟是死在你手上的吧?可別不承認,在這裡的人,有許多親眼所見。」

「我……」解紅塵啞口無言,察覺到蘇木的決絕和殺機,心頭一慌,連忙將目光投向諸位長老,跪倒在地上,哭求道:「諸位長老,弟子知道錯了,繞弟子一命吧。」

四位長老目光冷然地望著他,魏昔童低喝道:「繞你一命?我恨不得將你千刀萬剮,解紅塵,你太讓老夫失望了,老夫當年可是將你當成宗門裡的希望來培養的,卻不想你居然如此狼心狗肺,老夫真是瞎了眼。」

其他三位長老也都流露出一副殺之而後快的表情。

某種意義上來,眼前的這個人,比那些來犯之敵還要可恨,可殺!

「楊師弟,楊師弟……」解紅塵見幾位長老不幫他說話,又將目光投向楊開:「我知道你面子最大,你救我一命,我解紅塵以後當牛做馬,必報此恩。」

楊開神色漠然,淡淡道:「解師兄……你話太多了。」

解紅塵面色一呆。

「我蘇木受太掌門之命,執掌凌霄閣,宗門危難之際,弟子解紅塵為一己私慾,虐殺同門師弟,苟且偷生,認賊作父,其罪當誅,本掌門今日在此清理門戶,請諸位師兄弟引以為戒,他日勤加苦練,震我凌霄閣之威!」蘇木朗聲喝著,緩緩抬起了自己的一隻手,居高臨下的俯視著解紅塵,眼神冰寒刺骨,那掌間真元涌動,形成了一股駭人的龍捲風。

手掌在解紅塵的眼中逐漸放大,狂暴的驟風將他吞沒。

所有圍觀的凌霄閣弟子不但沒有絲毫同情憐憫,反而還流露出一副痛快至極的神色。

狂風卷過,解紅塵軟綿綿地倒了下去,雙眸渾濁,體內爛成一團血水,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