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三十章 真元化聖

第九百三十章 真元化聖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兩日後,楊開莜地睜開眼帘,雙眸熠熠生輝,如有電芒流動。

臉上卻浮現出一絲狐疑之色。

他對自身的狀況有些不解。

重返凌霄閣,在走過看過那熟悉的景色之後,他便突然陷入到了一種奇妙的意境之中,初始,他以為自己要突破了,便順其自然,可是等醒來之後才發現,自己根本沒有突破到聖境。

修為依然只是超凡三層境而已,倒是體內涌動的真元,與之前有很大的不同。

閉上眼睛,以神念查探,流淌在經脈和血肉內的真元變得比以前更凝練更精純,如果說以前的真元是潺潺不斷的江河之水,那現在的真元便是一顆顆細小而微妙的結晶,依附在血肉和經脈之中。

不動用的時候,它們不再流淌,一旦動用,卻比以前更加得心應手,更加富有毀滅的力量。

丹田內儲存的陽液,似乎也正在發生著兌變,變得如一顆顆金光燦燦的寶石般,讓人目眩神馳。

楊開迷茫了,不知道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仔細感覺了下身體狀況,並沒有什麼不妥之處,反而還相當的神清氣爽,似乎體內力量的變化,是一種良性的變化,不但沒有害處,還有巨大的好處。

最起碼,楊開心中有一種自己變強了的感覺。

傳出神念,沒多過久,麗蓉和寒菲兩人便聯袂飛了過來,閃進洞府內,躬身一禮:「主上,有什麼吩咐么?」

這兩日,麗蓉和寒菲也是在凌霄閣內做客。順便幫忙處理眼下的爛攤子,兩人也都察覺到楊開正在此地修鍊,自然沒有前來打擾,直到剛才楊開主動呼喚,才急急趕了過來。

「我有些問題要請教你們兩個。」楊開示意她們坐下慢慢說。

兩人對視一眼。抿嘴笑了起來,就連寒菲也流露出一抹微笑的痕迹,讓她的冰寒意境剎那間融化了不少。

在她們的印象中,楊開似乎是無所不能的,這一次楊開居然說有事要請教她們,讓她們感到很是意外。

兩人坐下。麗蓉道:「主上是在修鍊上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么?」

「恩。」楊開點點頭,放開了身心:「你們用神念查探下我體內的力量,看能不能瞧出什麼不妥之處。」

「不妥之處?」寒菲訝然。

「那我們就得罪了。」麗蓉並不廢話,放出神念在楊開體內查探起來。

片刻後,美眸莜地明亮,低喝一聲:「真元化聖?」

寒菲同樣也流露出驚喜交加的表情。喜色滿面地望著楊開,輕笑道:「恭喜主上了,以主上的修鍊速度,只怕距離入聖境已經相距不遠。」

「是啊,都已經到真元化聖的地步了,主上的成長速度好快啊,我估計最多兩三年。便能入聖,若是有些機緣或者頓悟的話,時間只怕會更短。」

「停!」楊開伸手示意,皺眉望著她們兩人,一臉的茫然,「先解釋下,什麼叫真元化聖?為什麼你們又確定我距離入聖境不遠了?」

麗蓉和寒菲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驚愕之色,不過很快,兩人突然都放聲笑了起來。咯咯的笑聲如銀鈴般悅耳清脆,響徹在這洞府之中。

楊開一肚子不是滋味。

麗蓉笑的這麼暢快也就算了,就連素來冷臉的寒菲也笑的前俯後仰,花枝亂顫,分明是發現了什麼好笑的地方。而這個發現,絕對跟自己有關。

偏偏自己卻毫不知情。

「你們兩個笑夠了沒有?」楊開沖她們怒目相視。

察覺楊開似乎有些惱羞成怒的樣子,麗蓉和寒菲趕緊收斂笑聲,卻依然有些忍俊不禁,拿小手掩著嘴巴,香肩輕顫。

楊開揉了揉額頭,大感無奈。

好一會,麗蓉和寒菲才總算正經起臉色,前者道:「主上,你這一路修鍊,是不是沒有被人系統教導過?」

「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如果有人系統教導過你的話,你應該會知道什麼叫真元化聖,也會知道入聖境的關卡就是這個。」

「入聖境的關卡?」楊開頓時來了興緻,「仔細說說。」

麗蓉和寒菲當即你一句我一句地講解起來。

「這個世上,有許許多多的超凡境武者,可這些超凡境武者當中,能夠成功突破到入聖境的,恐怕不到百分之一,為什麼那麼多超凡境都窺探不到入聖的奧秘?最大的原因,便是這真元化聖。」

「一個武者,從最開始修鍊,到成長到入聖境,一步步地走下來,每一次大的突破,都是很艱辛很困難的。可以說每一次大境界的突破,都是從內到外的洗禮。但是這整個成長的過程中,有兩次是武者體內力量的巨大變化。」

「一次是從離合境突破到真元境,武者體內的元氣會轉化為真元,兩者比較起來蘊藏的力量懸殊,想必主上自己也深有體會。」

楊開輕輕點頭。

離合境以前,武者體內流淌的是元氣,而突破到真元境之後,體內流淌的便是真元了。

這有著本質的不同,拋棄境界修為上的提升,單從力量轉變上看,當元氣轉化為真元之後,武者的戰鬥力會一下子暴漲很多。

「而第二次,便是超凡境突破到入聖境!」麗蓉的聲音低沉振奮,「因為聖境強者體內流淌的並非真元。」

「並非真元?」楊開眉頭一挑,有些不能接受。

這個事情,還真沒人跟他講過。

「不錯,聖境強者體內流淌的是聖元,與真元又不是一個檔次的存在。」

楊開震撼了,久久無法言語。

寒菲在一旁想了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