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四十四章 咱們是朋友

第九百四十四章 咱們是朋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大殿內,因為長淵的一句話,氣氛突然變得詭譎緊張。

只要有足夠的時間,楊開便能成長到大魔神的那種高度,這話讓蒙戈和雪莉危機感倍增。連魔尊大人都承認那是他企望莫及的高度,真要是讓楊開成長起來了還得了?

大魔神當年能橫掃天下,無敵於世,這個楊開也可以。

到了那時候,天下生靈,他予殺予奪小說章節。

兩位魔將不由自主地就生出一種要在這裡將楊開扼殺的危險念頭,以免真的那一天真的到來。

「不得無禮!」長淵低喝一聲,「我說了,我要與楊聖主做個朋友,所以我有什麼便說什麼,也不會隱瞞。你們兩個若再敢這般殺氣騰騰,本尊就先廢了你們!」

蒙戈和雪莉表情驚愕,萬沒想到長淵居然為了楊開這般訓斥他們,這才明白魔尊大人態度之堅決,並非嘴上說說而已,連忙垂首認錯。

長淵滿意點頭,又望向楊開:「話雖然這麼說,但是楊聖主你也別奢望太多,如今魔疆在本尊手上,我是不可能將那麼一大塊地方交給一個人類的。」

「我也沒打魔疆的主意。」

「如此最好。」長淵點頭,輕笑道:「其實最穩妥的辦法,便是由本尊殺了你,搶了你的魔神秘典。但是本尊知道,即便殺了你我也無法得到魔神的傳承,那是獨一無二不可替代的東西,大魔神既然選擇了你,那就有他的道理,所有魔族都是大魔神的後人,所以本尊只希望楊聖主以後不要將我們當敵人看待,我以大魔神的名義起誓,以後不會你不利,你也別找我的麻煩,如何?」

楊開暗暗動容。

沒有哪個魔人敢隨便地以大魔神的名義起誓,在三個字在任何魔人的心中都有不可估量的分量。即便當今魔尊也是如此。

楊開深刻認識到了長淵的誠意。神色也不由嚴肅起來,點頭道:「好!」

長淵大笑起來,看起來很是滿意:「那咱們就說定了,楊聖主雖然年輕,可做事果斷,很合本尊的胃口啊,與你這種人打交道。也不費神。」

「你也挺爽快!」

「那咱們就是朋友了?」長淵笑吟吟地望著楊開。

「反正不是敵人。」楊開也面含微笑。

「行吧。」長淵長身而起,「那今日話就說到這裡,我也該走了,改日楊聖主若是得閑,還請來魔都一趟,一來也好讓本尊盡下地主之誼。二來,本尊對魔神大人當年留下的秘密很是好奇,有心想借魔神秘典一用,不知楊聖主能否答應?」

「好,我會去的。」

「多謝!他日楊聖主若來魔都,還請提前打個招呼,我魔疆將任你暢行,不會有人任何人對你不利。」長淵輕輕頷首。說完之後便立刻朝外行去。

「麗蓉。送客!」楊開吩咐一聲。

麗蓉當即行動起來,將長淵和兩位魔將送出大殿。

片刻後。悠然返回,與寒菲兩人一道望著楊開。

「主上,你真相信長淵的話?」

「你們覺得呢?」楊開不答反問。

麗蓉仔細想了想:「他確實挺有誠意的,不過我們畢竟一點都不熟悉他,不能全信。」

「我也是這麼想的。」寒菲點頭。

「我倒是覺得,他這人還不錯。」楊開咧嘴一笑,讓兩女表情一怔。

楊開不是小孩子,若是長淵三言兩語就能蒙蔽他,那他也活不到今日,對長淵的態度和話語,楊開顯然有自己的深思。

「那魔都要不要去。」

「去,當然要去。」楊開正色點頭。

不過並非因為長淵的邀請,而是他對大魔神當年留下的秘密也非常好奇,如果預料不錯的話,那裡留下來的秘密絕對跟在那詭異的空間內,大魔神的分神說過的話有關係。

將夢無涯和小師姐帶回來的時候,大魔神的分神也告訴過楊開,有空的話去一趟魔都,到了那裡,一切都能弄明白了。

楊開本不怎麼在意,可長淵今日到來,一番話讓他看到了契機。

天下小玄界因為自己毀了那個地方而全部開啟,大魔神的分神說那裡是整個大陸的中樞,這其中到底隱藏了怎樣的驚天機密,楊開不弄個明白,寢食難安。

沉思間,大殿外面涌簇進來一群人,以凌太虛為首,紛紛沖了過來噓寒問暖,詢問剛才魔尊有沒有對其不利。

楊開失笑搖頭,連聲寬慰。

距離凌霄閣幾十里外的空中,長淵帶著蒙戈和雪莉信步飛馳,急速離開。

兩位魔將跟在魔尊身後,彼此對望著,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魔尊為什麼不趁這個機會殺了那個人類,反而要屈身結交。

這般恐怖的人,自然是要早早毀滅的好,以免他成長起來對整個魔疆不利。

似乎是能洞徹他們心中的疑惑,正在飛行中的長淵忽然道:「殺不掉的,你們別想了。」

蒙戈和雪莉身軀一震。

長淵繼續道:「能被大魔神選做傳人,那個楊開能差到哪去?你們別看他現在只是個超凡三層境的年輕人,他若真的拼起命來,我估計他能發揮出入聖兩層境的實力。」

「不會吧?」蒙戈和雪莉失聲驚呼。

「怎麼不會?」長淵呵呵一笑,「魔神大人當年就是以越階作戰而聞名天下的,據傳他可是能越好幾個階位輕鬆贏得敵人,你們也算是魔將,不會連這點信息都不知道吧。」

蒙戈和雪莉無言以對,這些信息他們自然清楚,只是沒有將之與楊開聯想到一起。

「那還單純只是他自身的力量,說不定他還掌握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