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四十五章 自己人

第九百四十五章 自己人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足足花費了三日功夫,幾千人馬才安全地通過虛空甬道,全數抵達通玄大陸。

方圓五十里範圍內,許許多多來自大漢的武者,各自尋覓合適的位置,盤膝而坐,感悟天道武道,突破自身的桎梏,修為更上一層樓。

因為天地法則的不同,所有抵達通玄大陸的武者,都能或多或少地獲得一些實力上的提升。

處在突破邊緣的武者,自然就能藉助這個機會,一舉晉陞小說章節。

楊開當年踏足這個世界的時候,便是如此。

古魔一族被楊開帶出那片小玄界的時候,也是如此,許多族人的境界都提升了。

如今輪到這些大漢的武者,楊開已駕輕就熟,早有準備,所以他才會肅清方圓五十里的範圍,就是為了給眾人一個安全的突破環境。

幾千人馬,最少有三分之一正在突破的關頭,其他人雖然沒能這般幸運,卻也知足了,他們體內的真元和自身的境界都多少有些改善,自主地散開在周邊,為突破的同伴警戒防護。

秋憶夢從十里外某處迤邐而來,銀牙輕咬著,喃喃不已,似乎是在咒罵著什麼。

飛速地竄到楊開身邊,仰著腦袋,美眸瞪向他:「這就是你送我大禮?」

「滿意不?」楊開咧嘴一笑。

「滿意倒是滿意,但是這跟你沒有關係吧?你自己瞪大眼睛看看,這麼多人都在突破……」秋憶夢伸手指了一圈,入目所及,數不清的武者都盤膝坐在地上,吞吐天地靈氣,場面蔚為壯觀。

「滿意就行了,別較真嘛。」

「你給我記著,讓女人失望,我跟你沒完!」秋憶夢恨恨地跺跺腳,再也懶得搭理楊開。閃身跑到秋家族人聚集的地方去了。

楊開摸了摸鼻子。神色無奈。

「聖主!」這個時候,史坤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急急道:「有一大群人正在朝這邊接近,來勢洶洶,似乎有些不對勁。」

「什麼人?」楊開眉頭一皺。

「屬下沒來得及打探,不過對方有一位入聖境高手。」

「去看看。」楊開神色不悅,附近的大勢力只有逍遙神教一家而已。不過在眾多高手被斬殺了之後,逍遙神教似乎已經人倒猢猻散了,這次從凌霄閣那邊過來的時候,楊開還特意讓麗蓉到逍遙神教走了一趟,可等麗蓉過去的時候,卻發現那邊空無一人。

這個時候。又有哪路人馬不長眼地跑了過來?

走出沒多遠,楊開便看到天際邊一些小黑點正在迅速地朝這邊靠近著,隨著時間的推移,那群人的身影也越來越清晰。

神念放出,楊開的表情變得古怪。

他發現來的這群人中,果然只有一個入聖境,而且還是個入聖一層境的武者,其他人都是超凡境。還有一些神遊境的。

讓他覺得古怪的並非是這些人的實力不高。而是這其中有不少他熟悉的氣息。

再仔細感知一番,楊開啞然失笑。

過來的那群武者顯然也發現了這邊的情況。莜地停在了一里之外,領頭一人朗喝道:「敢問那邊的可是逍遙神教的朋友?在下乃龍鳳府府主陳州,今日前來有事請教。」

「龍鳳府?」站在楊開身後的麗蓉眉頭一皺,對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宗門沒什麼印象。

「自己人。」楊開隨口說了一聲,揚聲喊道:「孫玉,可是你在那邊?」

此言一出,那邊的龍鳳府武者們全都眉頭緊皺,府主陳州更是不著痕迹地動了下身子,將人群中一個年輕人的身影牢牢遮擋,不讓楊開見到。

「徒兒,那邊有人在喊你,怎麼你在逍遙神教這邊也有認識的朋友么?」凌堅一臉狐疑地望著被保護在中間的孫玉。

自己徒弟的人生經歷,他這個做師傅的自然是最清楚不過。

孫玉在很小的時候就被凌堅撿到,帶往龍鳳府修鍊,這麼多年下來,孫玉根本沒離開過龍鳳府,若不是這一次他堅持要到這裡來,凌堅哪敢讓他輕易外出?

如今他是整個龍鳳府未來的希望,不能有任何閃失。

幾乎從來沒有離開過龍鳳府,怎麼可能在逍遙神教這邊有認識的人?凌堅一頭霧水。

府主陳州也將目光投向孫玉,問道:「你認不認識這個喊話的人?」

孫玉神色狂喜,也沒答話,直接從人群中走了出來,面上掛著一絲敬畏之色,高呼道:「是楊前輩?」

楊開微笑頷首:「是!」

「果真是楊前輩。」孫玉大喜過望,不由分說脫離了人群,急速朝這邊飛來。

龍鳳府一眾高手神色大變,趕緊隨他而去。

「凌長老,孫玉口中的這個楊前輩是什麼來頭,他為何如此熱情?」飛馳中,陳州不解地詢問。

「老夫也不知道啊。」凌堅同樣迷茫萬分。

說話間,眾人已經來到了楊開面前,孫玉神色激動又興奮,恭敬抱拳:「見過楊前輩,原來你也在這裡。」

楊開輕輕點頭,目光越過孫玉,投向他身後。

龍鳳府內,幾乎所有的高手都隨著孫玉出動了,做層層護衛狀,即便是此刻,那些人也都用一副警惕的目光在審視自己,生怕自己對孫玉不利的樣子。

「對了,給你們介紹一下。」孫玉心情振奮,指著楊開道:「這位是楊前輩。」

然後又指向龍鳳府的一眾人,道:「這位是我們府主陳州,這是我師傅凌堅,這是府內長老蕭翎,這是……」

一個個介紹下來,楊開都點頭打著招呼。

「小夥子年輕輕輕,有何資格為人前輩?」陳州面色有些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