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五十章 雙子閣來人

第九百五十章 雙子閣來人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天霄宗,峰底密室中,楊開迸發出體內的真陽元氣,匯聚成真陽之火,朝那骨族的骸骨上燒去。

楚凌霄和四位師叔都站在旁邊靜靜地看著,面露忌憚之色。

楊開的真陽之火不是普通的火焰,那是他一身修為的結晶,無比凝練雄渾,鮮有什麼東西能抵擋得住它的焚燒。

被鎖魔鏈和種種秘寶捆縛的骨族一動不動,似乎真的已經死透。

但從他體內散發出來的凶煞之氣卻是越來越濃郁了。

嗤嗤嗤……

密室內不斷地響起刺耳的炸響聲,肉眼可見地,骨族的骸骨和依附在骸骨上的經脈逐漸被焚燒成灰。

驀然,兩團碧綠的光芒自骨族的眼眶中亮起,如兩隻陰森森的眼睛,又如兩團鬼火,飄忽不定。

愈加狂暴的凶煞之氣,轟然爆開。

「吼……」一聲憤怒的怒吼,忽然自那骨族的神念中傳遞出來,滲入到每個人的識海,讓每個人都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不甘和狂暴,這吼叫聲中夾雜著一股莫名的神識攻擊,讓除了楚凌霄之外的所有人都神識動蕩。

眾人勃然變色,楊開更是加大了自己真元的輸出力度。

咔嚓嚓,骸骨逐漸粉碎,化為灰漬。

骨族的眼眶中,那劇烈跳動的鬼火,也迅速暗淡下去,很快便失去了光澤。

一炷香後,原地只留下了一團漆黑的粉末。

眾人彼此相顧,一時無言。

「他真的沒死……生命力好頑強!」緋雨一臉後怕的表情。

「只剩下一副骸骨,如何才能存活?」蒼炎也覺得有些匪夷所思。

「說不定,他來就是一副骸骨,根沒有血肉,或者骸骨才是他的生命精華……」楊開若有所思。

「小師侄的意思是。骸骨不滅,他就不死?」

「恩。」楊開點點頭,「不管怎麼說,這個種族跟大陸上已知的種族完全不同,也及其危險,日後若是碰到了可不能掉以輕心。」

「放心,以後要是再碰到的話,我一定將他的骨頭捻成灰。」力丸暗暗發狠。

「大陸上有這樣詭異的生靈么?」楚凌霄眉頭緊鎖著,以他的見識閱歷。今日若不是楊開恰巧到來,也沒弄清楚這個被他隨手擒拿回來的骨族的身份。

當時他去雪山查探,循著凶煞之氣的源頭,在百丈積雪下,發現了這具骸骨。察覺他的情況怪異,便隨手帶回來了。

還好有先見之明地將他封印在此地。

「不過自那一日開始,老夫總覺得這天地有些不同了。」楚凌霄沉聲道。

「祖師的意思是……」楊開狐疑地望向他。

楚凌霄沉吟著,片刻後道:「你們境界修為不夠,感受的不清楚,但是我想這世上所有抵達入聖三層境的人,都會跟老夫有相同的感受。天地比以前變得似乎更加明朗。在夜晚的時候,許多以前曾經看不到的繁星也能看到了。」

楊開神色一變。

「老夫不知道這是為什麼,但是看樣子,似乎是要變天了啊。」楚凌霄幽幽嘆息著。

四位師叔身軀微震。這才明白為什麼自那一日開始,祖師時常會在夜晚離開閉關的密室,抬頭仰望星空。

他們不知道祖師為什麼會有這種怪異的舉動,還以為楚凌霄是要參悟大道。聽他這麼一說,這才明白他是因為發現了一些不尋常的地方。才會去仔細觀察。

在天霄宗又待了兩日,楊開與凌太虛和蘇木三人返回九天聖地。

臨走之時,祖師千叮嚀萬囑咐,日後定要一切小心,若是再碰到如骨族那樣怪異的生靈,定要知會他一聲。

楊開滿口答應。

一路上,楊開沉默不語,陷入沉思。

凌太虛發現他的心不在焉,詢問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楊開點點頭,將那骨族的事情講了一遍,凌太虛也微微變色,不過他卻沒法給出什麼意見,畢竟他來到通玄大陸才沒多久,連這個世界有多大都還不清楚,更不要說是什麼骨族了。

以前在大漢,他們可是連魔族和妖族都不知道的。

只以為這天下間,有神智的生靈只有人族一族。

等來到了通玄大陸,才明白自己的見識短淺。

「師公不用擔心,天塌下來有個高的頂著。」楊開呵呵一笑,心情放鬆了不少,轉頭看向蘇木,笑道:「你得了什麼好東西,一直咧著嘴笑個不停?」

蘇木嘿嘿笑道,獻寶似的拿出一個乾坤袋:「看,這是祖師給我的。」

「乾坤袋!」楊開點點頭,「知道怎麼用吧?」

「當然知道了,祖師和幾位師叔還給了我不少秘寶,武技典籍什麼的,都放在裡面了。」蘇木將乾坤袋珍重地放在胸口處,輕輕地拍了拍。

「送了你這麼多東西,你可得好好利用,莫辜負了祖師和你那幾位師叔的期望。」凌太虛語重心長地教導。

「弟子知道的。」蘇木正色點頭,忽然又道:「姐夫,什麼時候把姐姐找回來啊,我們整個宗門都已經過來了,是時候該讓姐姐回來了。」

「恩,這次送你們回去,我就去找蘇顏。」楊開應道。

即便蘇木不提醒,他也是這麼打算的,一分開便是七八年,楊開也不願再過這種相思成疾的日子了。

如今夏凝裳也在九天聖地,只要找回蘇顏,那便是全家團圓。

對這樣的生活,楊開很是嚮往!

兩日後,三人重返戰魂殿舊址。

才剛回到此地,聞訊而來的徐匯便彙報道:「聖主,兩日前有人來到聖地,想要求見於你。」

「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