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五十一章 吳法吳天

第九百五十一章 吳法吳天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九天聖地,迎客殿。

雙子閣兩位閣主吳法吳天端坐在椅子上,神色焦急,如坐針氈,時不時地扭頭朝外望去,眸中隱有期待之意。

他們來了幾天,卻一直沒看見到九天聖地的聖主,更沒見到那修鍊了同氣連枝神功的一對雙胞胎姐妹。

心中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

聖地大長老徐匯在一旁作陪,他們也不敢表現出太多的不耐,只能暗暗焦急小說章節。

幾年前,龍鳳府一個普通的年輕弟子進入龍谷,開啟龍皇傳承,讓龍皇之威再現。

短短兩年時間,那年輕弟子的修為便從真元境七層突破到神遊境七層,出關之日,大殺四方,前來侵犯龍鳳府的幽寒洞天鎩羽而歸,幽寒洞天死傷慘重,龍鳳府大獲全勝。

消息傳到雙子閣,吳法吳天別提多羨慕了,也深刻認識到古老傳承的雄威。

為龍鳳府高興的同時,他們多少也有些失落。

雙子閣和龍鳳府的至高傳承都是在同一時間斷絕的,可是如今,龍鳳府那邊出現了新的希望,雙子閣這裡卻沒有。

對比下來,吳法吳天哪會心理平衡?

時常唉聲嘆息,感慨天不眷雙子閣。

卻不想幾年之後,龍鳳府長老蕭翎一臉喜色地前來報信,說是在一個小玄界中,出現了修鍊同氣連枝神功的雙胞胎姐妹。

而且這對姐妹如今已經到了通玄大陸,就在九天聖地!

聽聞消息。吳法吳天當即從雙子閣啟程,急急奔赴此地,一路上馬不停蹄,絲毫不敢耽擱,總算是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九天聖地。

卻沒見到人,問徐匯也問不出個所以然,吳法吳天兩人的心情一下子患得患失起來。

還好就在剛才,徐匯趕了過來,告訴他們聖主馬上就到,讓他們稍安勿躁。

「大長老。敢問楊聖主何時才會過來?」吳法按捺不住心中的急躁。出言詢問,話一出口臉色就變得尷尬無比。

因為這一會的功夫,同樣的問題他已經問了三四遍了。

徐匯微微一笑,頷首道:「聖主說。即可便到。吳閣主是不是太過心急了一點?」

吳法訕笑不已:「有一些。大長老勿怪!」

「大哥,來了!」就在這時,吳天忽然身軀一震。低喝道。

吳法也連忙放出神念,果然察覺到外面有人正在迅速馳來,兄弟二人再也坐不住了,身形晃動間,便來到了迎客殿外面,遙遙朝前望去。

片刻後,一道青光閃過,三道人影悠然出現。

為首的是一個體魄英偉的青年,氣息不弱,眸中神光熠熠,一看便知他實力不弱。

但是吳法吳天的目光卻牢牢地被跟在青年身後的兩個女子吸引住了。

那兩個女子模樣毫無區別,生命氣息和一身的真元波動都完全一致,站在一起,兩人之間似乎是有一種看不見的聯繫,真元共存,生機共存。

若非氣質不同,只怕任何人都會將她們當成同一個。

吳法吳天深深地吸著氣,神色驟然激動起來,一瞬不依地盯著胡家姐妹,不肯移開目光,眼眸中漸漸溢滿了驚喜和振奮之色。

無需去確認,看到這姐妹二人的時候,吳法吳天就已經斷定,她們兩人修鍊的絕對是同氣連枝神功。

因為普天之下,除了同氣連枝神功能讓修鍊者出現這樣的情況之外,再無其他的功法能夠做到。

而且,她們兩人修鍊的還是最正統的同氣連枝。

論氣息和生命痕迹一致的程度,就算是身為閣主的吳法吳天,都不如胡家姐妹,彼此間真元共存聯繫程度,也遜色這兩位姑娘。

「大哥!」吳天沉喝著,面上湧出一絲狂熱的表情。

「沒錯了。」吳法也激動萬分,「絕對是我雙子閣斷掉的至高傳承!」

胡家姐妹也在好奇地打量著吳法吳天,她們從來沒有見過與自己姐妹二人情況類似的武者。

只不過對方兩人那種似乎要吃人的目光,讓她們有些小小的驚懼,不由地往楊開身後躲了躲。

她們的微妙動作讓吳法吳天察覺到了自己的失態,連忙溫和一笑,流露出人畜無害的和藹表情。

「兩位是雙子閣的閣主吧?」楊開笑吟吟地問道。

吳法吳天神色一正,同時抱拳道:「正是,閣下可是楊聖主?」

楊開點點頭。

「久仰大名!」吳法寒暄著,也不廢話,單刀直入道:「楊聖主,這兩位姑娘……」

楊開微笑地打斷了他,道:「先進來說吧。」

這般說著,便領著胡家姐妹一道朝大殿內走去。

吳法吳天對視一眼,無奈跟上。

待主賓落座之後,楊開讓人奉上茶水,這才好整以暇地道:「我就開門見山了,恩,兩位閣主來此的目的,我很清楚。」

吳法神色激動,期期艾艾地望著楊開,等待他的下文。

「只不過我九天聖地與雙子閣素來沒有打過交道,而且本聖主對兩位閣主也不太熟悉,所以……有些事情得先說個明白,希望兩位閣主見諒!」

「楊聖主說的不錯,這是應該的。」吳法吳天連忙表態。

「這麼說吧,你們希望她們兩個去你們雙子閣對不對?」

吳法吳天一起點頭。

「因為她們兩人掌握了雙子的至高傳承,是雙子閣振興的希望。而她們兩個也很想去看看雙子閣,這一點我已經跟她們確認過了。」

「當真?」吳法大喜過望,一臉感激地朝胡家姐妹望去。

他們一直提心弔膽的。擔心這姐妹二人不願意跟自己走,如果當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