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五十四章 變天了

第九百五十四章 變天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感冒了,昏昏沉沉的,好難受

******

距離水藍城萬里之遙,一處山谷內。

楊開將救出來的中年人和水靈放了下來,三人彼此相顧,一時無言,臉色都很沉重。

水靈還有些虛弱,剛才被一個骨族的神識攻擊打中,讓她受了些傷,那中年人急忙從自身的乾坤袋裡取出來一些丹藥,讓水靈服下。

看著她打坐恢復起來,中年人才漸漸地放下心來,轉向楊開正色抱拳道:「多謝小兄弟剛才的救命之恩,在下感激不盡!」

「客氣。」楊開輕輕頷首,「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

「小兄弟與靈兒以前認識?」中年人疑惑地望著楊開。

楊開淡笑著,不答反問:「你是水神殿的殿主水雲吧?」

「正是!」水雲頷首,「小兄弟要如何稱呼?」

「爹,他就是我跟你說過的那個楊開!」水靈插了句話。

水雲身軀一震,詫異地望著楊開,驚呼道:「失敬失敬,原來是九天聖地之主,水某眼拙了!」

知道了楊開的身份之後,水雲的稱呼立馬改變。

如今大陸上,誰也不敢輕視九天聖地的主人!

而楊開能夠辨認出他的身份也很簡單,水神殿只有一個入聖境,那便是殿主水雲,再加上他對水靈的關懷之情,楊開自然能判斷出他的身份。

「楊開你怎麼會在這裡?」水靈一邊恢復一邊望著楊開問道。

「路過。」楊開皺起眉頭,沉聲問道:「水藍城的那些骨族是從哪裡來的。」

「骨族?」水雲一怔。

「就是那些能吸收血肉精華的骸骨!」

「楊聖主了解他們?」水雲神情一震,急切詢問。

楊開搖了搖頭:「不是很了解,不過以前看到過,而且在最近一段時間也見過,水前輩知道他們是從哪裡來的?」

水雲的神色黯然,嘆息道:「我們也不清楚他們到底來自何處,一年前有一座快要融化的冰山漂流到了水神殿附近,弟子們在裡面發現了一具骸骨。好奇之下便將骸骨弄了出來,卻沒發現有價值的東西,本來一直相安無事的,可是直到幾個月前……不知道為什麼,那骸骨突然活了過來……」

水雲簡單地講述著,楊開靜靜聆聽。

這才知道,那骨族活過來之後。在水神殿大殺四方,汲取了死者的血肉精華之後,實力迅速恢復,待到水雲察覺,聯合了水神殿所有高手,付出了死傷十幾人的代價。這才將其擒拿禁錮。

可是無論他們如何做,也殺不死那個骨族,最後無奈之下只能將其焚燒。

這個方法倒是用對了,讓他徹底死去。

安穩了沒幾個月,就在幾日前,水神殿四面八方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很多恐怖的骸骨,整個水神殿剎那間淪陷。

「那些骸骨……恩。骨族的實力很強很強,他們有很多入聖境的高手,實力最差的也是超凡境,根本沒有神遊境的存在。而且他們殺了人之後,可以汲取死人的血肉精華,用來恢復自身,塑造自己的肉身。我水神殿兩千弟子在一夜之間被屠戮殆盡,周旁十幾座島嶼淪陷……水神殿毀於一旦!」水雲神色痛楚。「最後逃出來的人並不多,水某無能,只能護著靈兒離開諸島,來到水藍城,卻不想有幾個骨族追殺至此,連累的水藍城也生靈塗炭!」

「爹,這不是你的錯!」水靈在一旁安慰著。

「但是水神殿卻毀在了我手上啊。」水雲痛不欲生。

「他們可能是從冰川世界過來的。」楊開臉色陰沉。

「冰川世界?」水雲愕然地望向他。

「冰宗那邊!」楊開渾身一個機靈。「這幾個月來你們水神殿與冰宗有沒有接觸?那邊的情況怎樣?」

「最近的一次交易是在幾個月前了,就是在那具骸骨活過來幾天前的時候……」水雲答道。

「你們在這裡恢復著,我去看看情況。」楊開說著,便祭出了飛天梭。欲要離開。

「楊開不要去!」水靈急急地喊了一聲,「那些人實力很強的,你一個人去了很危險。」

「是啊,他們人數雖然不多,但是入聖境高手卻是不少。而且他們殺了人之後還能恢復實力,楊聖主你此去前途多舛啊。」

「無妨,我只是去看看情況,你們若是察覺到有危險來臨的話,就離開這裡,我會想辦法找你們的。」楊開急忙叮囑幾句,直接消失不見。

水雲父女兩人有心阻攔,卻無能為力。

「但願他平安無事吧。」水雲重重地嘆息著,在那些恐怖的骸骨面前,他這個水神殿殿主根本毫無反抗之力,這一次若是不跑的快,連他和水靈都得遭殃。

回想起來,心有餘悸。

青光悠忽,楊開急速朝水神殿的方向飛馳。

骨族大規模地出現在水神殿,佔據了水神殿諸島,屠殺了水神殿兩千弟子,他們不可能是平白無故地出現的。

如果楊開沒有猜錯的話,這些骨族應該是來自冰宗那邊。

冰宗一直鎮守在冰川世界,就是為了防備骨族的出世,以前楊開沒有深思過,現在想想,冰宗那些人肯定知道骨族並沒有死絕,而是隱藏在冰川之下,所以他們一直留在那裡。

不過他們恐怕也不知道骨族到底隱藏在何處,這些骨族沒有恢復的時候,跟死人無異,很難察覺。

但是現在,大量的骨族族人出現在了水神殿,冰宗那邊情況實在堪憂。

蘇顏還在冰宗,楊開哪能不著急?

不大片刻功夫,楊開再次返回水藍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