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五十五章 星梭

第九百五十五章 星梭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星空廣袤,壓力駭人,肉身強度若是不夠,無論是誰來到此地都必死無疑,最起碼也要有入聖三層境的修為,才能以聖元抵擋星空的威壓。

這是傳說中的地方,鮮少有人能夠真正地踏足此地。

那一代傳奇大魔神,更被人傳言是因為探索星空奧秘,而不慎隕落的。

不論傳言是否屬實,星空中蘊藏了巨大的危險卻是肯定章節。

冰宗那些人如果以為那隻不過是一個普通的虛空甬道入口,通往某一個小玄界,而貿然闖進來的話,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除了冰主青雅有實力抵擋星空的壓力,其他人絕無倖免的可能。

楊開心亂如麻,傻傻地站在原地,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直到眼角的餘光瞄到四周懸浮著幾根慘白的骨頭,才驀然回過神。

那幾根骨頭就漂浮在身旁不遠處,靜靜地一點動靜也沒有。楊開大手顫抖,將那骨頭拿了起來,仔細端詳一番,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氣。

這幾根骨頭應該是屬於哪個骨族中人,貿然深入星空,無法承受那龐大的壓力,直接被壓迫粉碎。

這越發肯定了楊開之前的猜測。

冰宗那些人應該是真的逃到了這裡,而骨族中人為了追逐他們,也不小心來到了此地,結果被星空的壓力壓爆骨身,慘死當場。

四周有許多骨頭,應該是死了好幾個骨族的人。

可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冰宗的人和蘇顏等人呢?

這裡根本沒有他們遇難的痕迹,他們就像是神奇地消失在了星空之中。

心情逐漸平穩下來,楊開捏碎了手上的骨頭,御使飛天梭,在那廣袤的星空中開始尋找,尋找著一些蛛絲馬跡。

他不放任何一個角落,任何一處可疑的地方,神念最大程度地釋放出去,幻想著能夠忽然發現蘇顏的蹤跡,發現她在冰主青雅的庇護下。安然無恙地躲藏在星空的某一個角落。等著他的到來。

他大失所望。

以星空之門為中心,方圓萬里,他找了幾遍,也沒能找到一點線索。

時間流逝。不知道用了多少天。他再次返回來時通過的虛空甬道。回過頭去,深深地凝視那繁星點點的星空,一頭鑽進入口。

返回通玄大陸。他直接前往水神殿!

這個世上,如果還有誰清楚冰宗那些人的下落,除了骨族之外,再無其他人選,只為蘇顏的消息,他也必須去打探個清楚。

水神殿,中央一座最大的島嶼,這裡本是水神殿總殿所在的島嶼,不過自從水神殿被覆滅之後,這裡便被骨族佔據了。

此刻,骨族所有族人都匯聚於此。

每一個族人都擁有了自己完整的肉身,不再如之前那樣一身骸骨,一絲血肉不掛。

他們看上去與大陸上的人類沒有區別,唯一能夠彰顯他們身份的,便是那一雙雙碧綠的眼眸。

近兩百骨族中人匯聚一處,一雙雙跳動如鬼火的眼睛散發著碧綠的幽光,讓整個島嶼的氣息都顯得陰森森地駭人。

他們狂歡,他們熱烈慶祝,慶祝自己隔了幾千年的復甦,每一個骨族族人臉上都洋溢著興高采烈的神色。

喧鬧聲隨著海風一直傳出老遠。

他們圍聚成一圈,而在這些骨族中人的正中央位置,有一個巨大的血池,血池內充滿了殷紅的血水和一塊塊碎肉,巨大的氣泡不斷地從血池內冒出,爆裂開來,濺射出一片片的血霧,讓那血池的上空,都凝聚出了一團鮮紅的血雲。

許多慘白的骨頭和不知名的藥材在那血池內浮浮沉沉。

一道道明亮的紋路,時不時地在血池底部閃現著,匯聚成一個複雜而繁冗的陣圖。

「科羅大人,時候差不多了。」一個骨族族人走到一個中年人身旁,輕聲彙報。

那中年人輕輕點頭,神色漠然,旋即長身而起。

喧鬧的骨族族人剎那間安靜下來,一個個目光期待地望向他。

科羅環顧一圈,朗喝道:「幾千年前,我族無意間來到此地,本以為是開疆拓土的好機會,卻不想為此地一位頂尖高手阻攔,我族慘敗,族內強者盡數戰死,餘下族人不得以逃往偏僻的冰川世界,沉眠在那裡,而如今,我們醒來了!那個我族強者都無法戰勝的高手也早已死去,這個天下,是我族的了,沒人能抵擋得了我們!」

骨族族人振奮地高呼起來,聲音一浪高過一浪。

科羅伸手示意,壓下了眾人的聲音:「今夜,我們又會有新族人誕生,我們要貢獻出自己的力量,幫助他們醒來!」

眾多骨族族人紛紛應諾。

下一刻,所有人都動作起來,一道道飽含了骨族生命精華的能量從他們體內激射出來,往那血池內灌入。

血池如被煮沸了一般,氣泡翻滾著,那些骨頭和藥材更加迅速地浮沉。

伴隨著一陣陣鬼哭狼嚎的動靜,血池內竟然冒出了許多五官模糊的人臉,那些人臉如一縷縷幽魂般被束縛在血池中,任憑他們如何掙扎,也無法逃脫血水的捆縛。

所有骨族中人都神色振奮地望著血池,眸中溢滿了期待之色。

浮沉的骨頭忽然全部沉了下來,伴隨著一陣咔嚓嚓的聲響,在那血池內部,無數骨頭融合交錯,似乎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忽然,伴隨著嘩啦一聲響動,一具完整的骸骨自血池中站了起來,原本黑漆漆的眼眶中,驟然浮現出兩團碧綠的光芒。

只不過這兩團碧綠的光芒與旁的骨族族人比較起來,還顯得很是弱小。如風中燭火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