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五十六章 蘇顏的下落

第九百五十六章 蘇顏的下落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心中忍不住翻起一陣驚濤駭浪,真要是按這些骨族的說法,那他們便是從星域中而來的天外來客。

這是多麼匪夷所思的事情?

曾經也有人懷疑過,在那廣袤的星空之中,或許還有別的生靈存在。

但因為星空都沒人能夠進入,這個想法也無人能夠證實。

直到此刻,楊開才確定前人的懷疑並非毫無緣由章節。

骨族赫然就是來自星空中的生靈,他們並非通玄大陸的原住民!

「小子,剛才的事你看到了多少?」那科羅一雙陰鷙的眸子冷冷地盯向楊開,沉聲詢問。

「基本上全看到了。」

楊開看到了那血池的詭異,看到了血池底部閃爍的陣圖,也看到了那些骨頭在藥材和骨族生命精華的幫助下組合成一具具骸骨,然後如獲得了新生般從血池內站起來。

那些新誕生的骨族雖然非常脆弱,被他一擊毀滅個乾淨,但是他們全都具備了超凡境的氣息,可以說只要給他們足夠的時間,他們就能成為一個個超凡境的高手而且還是很難打死的超凡境。

「哼!」科羅冷哼著:「看到了也不打緊,反正你今日必死無疑!」

楊開咧嘴笑了起來:「我剛才來的時候聽你們喊著要一統天下,你以為單憑這些超凡境,就能達成目的了?」

科羅鄙夷地望向楊開,一臉吃定了他的表情。也不急著動手,只用神念封鎖了楊開四周的空間,讓他無法動用星梭遁走,淡淡道:「超凡境?這裡的稀薄物資只能讓我族新誕生的族人擁有超凡境的實力。」

「你們還能製造出入聖境?」楊開臉色一沉。

科羅大笑道:「只要擊殺足夠厲害的高手,取得他們的血肉,再配以足夠高檔的藥材,入聖境又有何難?」

楊開臉色驟然變得鐵青。

他低估了這個種族的怪異程度,實在沒想到還有這麼詭異的生靈。

但是他們這樣做付出的代價也是不小。

那血池底部殘留了很多藥材和骨頭,想必整個水神殿兩千弟子的屍身都被放在這血池中,但是最後誕生出來的骨族。只不過百多人而已。

「閑話不多說了。把星梭交給我吧,作為獎勵,你可以選擇一個舒服的死法。」科羅臉色漸漸不耐。

「最後問一個問題,如果你能回答。星梭送給你!」楊開沉聲低喝。

「你沒資格跟我談條件!」科羅神色一戾。「就憑你的微末實力。我彈指間可以取你性命!」

「你試試啊,看在我臨死之前,是不是可以毀掉這個星梭!」楊開怡然不懼。捏著星梭的大手真元吞吐不定,如獠牙之蛇,一副要拼個你死我亡的架勢。

科羅臉色一變,湧出一絲投鼠忌器的表情,楊開這句話是真的拿捏住了他的命脈。

星梭在廣袤的星域中確實很常見,他們當年來到通玄大陸的時候,族人也有好多星梭,但是幾千年過去了,沒有血肉的他們根本無法溫養秘寶,星梭早就已經損壞,無法使用。

楊開手上的星梭恐怕是整個通玄大陸唯一的一件。

日後他們如果想離開通玄大陸,返回星域的話,還得藉助星梭之威。

所以科羅才這麼想要楊開的星梭,沒有這個東西,他們就永遠也返回不了來的地方。

「小夥子別衝動,有話好好說!」科羅臉色陰晴不定,眸中閃過一絲隱蔽的冷芒,暗暗決定等會將星梭拿到手,必讓楊開嘗遍人間酷刑!

「那咱們是不是可以談談了?」

「你說!」

「那個冰川覆蓋的世界有一個通往星空的通道,我問你,原本居住在那裡的人都去哪了?」

「你是說那些修鍊了冰寒法訣的人?」科羅眸中的鬼火跳動著。

「是,告訴我他們的下落!」

「你跟他們有什麼關係?」科羅不答反問。

「別跟我廢話,否則我現在就毀了星梭,讓你永遠也得不到!」楊開厲聲喝道。

科羅面色一怒,有些要爆發的樣子,卻還是強忍了下來,冷聲道:「大多數死了,剩下的逃了!」

「逃亡何處?」

「星空!」

「放屁!」楊開神色猙獰,嘶吼著:「你以為我不知道星空的奧秘,那裡壓力很大,除了實力達到你這樣的高手,根本無法在星空中存活,別想騙我,我去過星空,而且不止一兩次!」

科羅不禁詫異地望著楊開,似乎沒想到他還有這種魄力和經歷。

星空可不是一般人敢輕易深入的。

聳聳肩膀,科羅笑了起來:「你不相信也沒辦法,他們真的是逃亡了星空,因為……他們手上也有星梭!」

「他們也有?」楊開怔在當場,旋即反應了過來,冰宗以前與骨族發生過多次戰鬥,能繳獲一件星梭是很正常的事情。

如果動用星梭的話,確實可以前往星空,而不用擔心會有什麼危險。

科羅的話,可信!

「他們逃了幾個人?」楊開急忙追問。

「說好只問一個問題的。」科羅冷哼一聲。

「我反悔了!」

科羅咬著牙,恨恨地望向楊開,低喝道:「六個!五個入聖境,一個超凡三層境!」

「六個……」楊開低聲呢喃著,默默計算著,又問道:「其中有幾個女子?」

「三個,那個超凡境的就是一個女子。」

聞言,楊開咧嘴笑了起來,初始聲音低微,旋即漸漸變大,最後滾滾如雷,彷彿發現了什麼很好笑的事,原本緊張的神色也驟然放鬆下來,一臉的酣暢淋漓。

他可以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