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五十九章 我的人

第九百五十九章 我的人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長淵似乎並沒有想要取這個魔人的性命,也沒讓他傷筋動骨,只是在折磨他,讓他承受難以忍受的皮肉之苦,好讓他屈服,為其效力。

所以這個魔人所受之傷看起來嚴重,其實並無大礙,只不過被困在這裡幾個月,太過虛弱罷了。

服下萬葯靈乳,以他的身體素質,將養個十幾日便能康復。

楊開深深地吸了口氣,神色放鬆下來小說章節。

「楊聖主……」楊開身邊忽然詭異地浮現出一道身影,那魔尊長淵悠然現身,一臉苦澀地望著楊開,乾笑道:「你一來魔宮便動我的人,這怕是不太好吧,你有沒有問過我這個主人的意見?」

「你的人?」楊開直起身子,陰測測地望著他,神色不善,冷笑道:「他是我的人!」

長淵眉頭一皺,不解地望向楊開:「楊聖主這話是何意,本尊有些不太理解,楊聖主是不是認錯人了?他……」

「他的肉身是以前一位魔將的肉身,但是裡面的靈魂卻是我的一位朋友!」楊開不待他將話說完便直接打斷了,絲毫不給魔尊臉面。

長淵的神色變換了下,驚訝道:「楊聖主原來知道此事!」

「等會再跟你算賬!」楊開咬著牙,彎腰將地上的魔人抱了起來,斜睨著長淵道:「安排個地方,我給他療傷。」

長淵苦笑不已,連忙點頭。

他也看出來了,楊開並非信口雌黃。也不是無的放矢,那前魔將肉身內隱藏的靈魂,搞不好真的跟他有些關係。

而且關係還不淺!

一肚子腹誹,長淵還是很配合地給楊開安排了一間廂房。

廂房內,那魔人躺在床上,麗蓉和寒菲兩人不斷地往他體內灌入魔元,助其恢復。

長淵在旁看了一陣,感覺很是沒趣,隨便找個借口離開了。

走出魔宮,之前帶領楊開等人過來的那個入聖兩層境的魔人還在外面等待。見到長淵。那魔人連忙恭敬行禮。

「傳信給勾瓊他們,讓他們速來魔都,我要在十日內見到他們!」長淵沉聲吩咐。

「是!」那魔人領命,當即離去。

等他走後。長淵才回頭望了一眼巍峨的魔宮。熠熠生輝的雙眸難掩隱藏的激動。麵皮微微抽搐著。

楊開來了,帶著魔神秘典而來,這也就意味著困擾了他幾百年的難題將會被解開!這是他自當上魔尊之後的心愿。眼瞅著到了最關鍵的時候,他哪能不激動?

「沒什麼大礙了,估計半日後就能蘇醒!」麗蓉和寒菲兩人收回自己的手,不再往那魔人體內灌入魔元,沖楊開輕輕點頭。

「恩。」楊開應了一聲,目光複雜地望著面前的魔人,有些沒想到本以為最不需要擔心的他會淪落到今日這般田地。

「主上……這個人……」麗蓉好奇地看著楊開,不知道他為什麼將這個魔人看的很重。

楊開笑了笑:「他叫地魔!」

「我剛才聽說這肉身是當年一位魔將的肉身?」

「不錯,地魔本只有一縷殘魂,巧合地得到了一具沒有損壞的魔將肉身,神魂入主,奪了這具軀殼。」楊開當即解釋起來。

麗蓉和寒菲兩女聽的連連點頭,這才知道楊開與地魔之間的關係。

在楊開很弱小很弱小的時候,地魔便一直伴隨他左右,幫了他不少忙,雖然最開始的時候彼此都不信任對方,暗藏殺機,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隨著雙方的精誠合作,紛紛都坦誠相對,最後即便是地魔獲得了自由,也沒有離楊開而去。

他感念楊開給予了自己第二次生命,楊開也很感念他給自己提供的幫助。

正說著話,地魔忽然睜開了雙眼,艱辛地呼喊了一聲:「少主,老夢!」

楊開精神一震,連忙朝他望去,關切道:「感覺怎樣?」

「不爽!」地魔撇撇嘴,一臉憤懣。

夢無涯大笑:「你這老魔,怎麼搞成這幅德行?今日若非楊開和老夫恰巧來到此地,你怕是還要承受那皮肉之苦!」

「他媽的,等老夫修鍊到入聖三層境,定要將長淵的腦袋擰下來當尿壺,不然難解我心頭之恨!」地魔一邊喘氣一邊咒罵。

「有這個本事,你直管來便是,本尊等著!」長淵笑呵呵地走了進來,一臉沒事人的表情。

楊開陰冷地望向他。

長淵悠然道:「楊聖主勿怪,本尊也不知道他是你的人,之前確實多有得罪了,恩,本尊在這裡給這位兄台陪個不是。」

這般說著,又自顧道:「其實本尊也無惡意,只是想讓他臣服於我,卻不想他骨氣這般硬朗,若是他能早點告訴我是楊聖主的人,我哪會這般對待他?你們也看到了,他雖然受了些皮肉苦,但並沒有傷筋動骨,本尊也有愛才之心啊。」

地魔桀桀怪笑著:「今日我不如你,隨你怎麼折騰,他日我實力凌駕於你之上,定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長淵眉頭一揚:「兄台你還是多考慮考慮如何才能讓你的靈魂和這具肉身完美契合吧,依你這樣的情況,不出二十年,肉身必定損壞!到那時候你又要再去尋找一副新皮囊,又要重新修鍊了,你何時才能擰下本尊的腦袋?」

聽他這麼說,地魔臉色都黑了。

雖然不想承認,但是長淵說的並沒有錯。

當年他得到這具魔將肉身的時候就曾經跟楊開說過,三十年之內不會出什麼問題,但是如果在這段時間內沒能讓自己的神魂和肉身完美契合的話,就得再去奪舍。

如今也過去十多年了,魔尊眼光毒辣,一下子就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