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六十一章 破船

第九百六十一章 破船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隨著長淵在魔宮內行走著,不多時,來到一間廂房內,長淵徑自走了進去,眾人跟上。

楊開四下打量了一眼,赫然發現這廂房應該就是長淵自己居住的地方,而進入那大魔神留下的秘密所在的入口,也被隱藏在此地。

多少年來,只有歷代魔尊有資格去參悟端詳,而今日卻一下來了好多人。

廂房的拐角處,長淵打出幾道魔元,一個隱蔽至極的門戶忽然洞開小說章節。

長淵一言不發地鑽了進去,四位魔將也齊齊湧入,夢無涯看了楊開一眼,低聲叮囑,讓他小心,率先開路。

楊開這才朝內走進。

麗蓉寒菲和地魔殿後。

一條筆直的甬道,斜斜地通往下方,雖然沒有光線照入,但卻不顯黑暗,那甬道的兩旁點綴著許多散發著光芒的奇石,光線柔和,並不刺眼。

前方傳來一陣陣竊竊私語聲,似乎是四大魔將在低聲討論著什麼。

楊開也發現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在這甬道的兩旁牆壁上,雕刻了許許多多龍飛鳳舞的圖案,那些圖案很是抽象,不仔細看的話根本看不出到底畫的什麼。

長淵的聲音從前方傳了過來:「這些圖案都是大魔神一生的重大事迹輝煌往事,興許是出自大魔神之手,並無什麼太大的意義。」

楊開輕輕點頭,一路走,一路看,驀然間,眼帘中那些不倫不類的圖案似乎活了過來。一幕幕清晰的景象在他眼前划過,無聲地敘說著大魔神的生平事迹。

楊開甚至在這些圖案中看到了大魔神與那一代九天聖地之主大戰的景象,大魔神受傷,九天聖地之主被重創,帶走一滴魔神金血。

又看到了他與一男一女精通雙修功法的夫婦大戰的一幕,金龍冰凰傲遊天地,夫婦聯手仍然不敵。

還看到了一對身形魁梧的雙胞胎兄弟,在大魔神手下敗北!

再看到在一處亘古不化的冰山中,大魔神傲然站立,他身旁一個身穿潔白衣衫的女子渾身浴血。用一種愛恨交織的目光望向他。許久之後,大魔神洒脫離去,那女子黯然神傷,眼淚無聲地滑落。

轟然巨震。楊開頓時意識到。這些圖案中另有玄機。若是仔細參悟的話,說不定能有些什麼特別的收穫。

那一男一女精通雙修功法的夫婦,定是龍鳳府的龍皇鳳後。

那雙胞胎兄弟。也肯定是當時雙子閣的兩位閣主。

而那個在冰山中身穿潔白衣衫的女子,如果楊開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冰宗的前輩!

這三個宗門在那個年代都是最頂尖的宗門。

與大魔神交手過招的人,無一不是當時最厲害的強者,但是大魔神無一敗績,百戰百勝!

一幕幕景象流水般地在楊開眼前划過,讓他不禁生出一種奇妙的感覺,讓他似乎站在了大魔神的位置上,冷眼俯瞰著這天下芸芸眾生,高處不勝寒。

大魔神只用了幾十年的時間,便奠定了自己古往今來天下第一人的地位,沒人能夠超越,從那以後,他寂寞,孤獨。

他踏上了前往星空探索更高奧義,更多武道秘密的道路。

他沒了音訊!

世人傳言他在前往星空的道路上不慎隕落。

「楊聖主,楊聖主!」耳畔邊傳來了長淵的呼喊聲,楊開渾身一震,猛地回過神來,赫然發現所有人都神色古怪地望著他,頓時明白自己的心神不小心沉浸到那些古怪的圖案中去了。

「什麼事?」楊開詢問。

長淵表情一呆,怔怔地望著楊開的眼睛,從那雙眸子中,他看到了一股蕭索之意,似乎在一剎那的功夫,楊開經歷了千百年歲月的流逝,讓面前這個年紀不大的青年多出了一種歷經滄桑的歲月沉澱。

夢無涯顯然也發現了,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不過那種蕭索之意很快消失不見,快到長淵以為是自己的錯覺,笑道:「到地方了,接下來就有勞楊聖主了。」

「到了么?」楊開朝前望去,發現前方已是死路一條,一面厚重的牆壁阻攔在眾人前方。

在那牆壁上,有一個凹坑,四四方方,很是平整。

所有人都眼巴巴地望著他。

楊開會意,神念一動,取出了魔神秘典。

剎那間,長淵和四位魔將的眼眸都炙熱不少。

「別動什麼歪心思,在這裡打起來,你們誰也別想好過!」夢無涯嘿嘿怪笑著。

這片空間太狹小了,一旦這麼多入聖境強者在此地大戰,唯一的結果就是兩敗俱傷。

長淵乾笑道:「夢兄太警惕了吧?本尊可沒有奪人寶貝的想法。」

「說不準,那可是魔神秘典,誰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夢無涯冷哼著,往楊開身邊靠了靠,示意道:「你動手,我盯著他們。」

楊開點點頭,將手上的魔神秘典慢慢地朝那凹坑內印去。

靜謐的甬道中,眾人的呼吸陡然一滯,目光全都如螞蝗般咬在魔神秘典上,神色期待又振奮。

隨著距離的拉近,楊開感覺到手上的魔神秘典微微的戰慄起來,傳出一陣陣嗡鳴的聲音,旋即,那魔神秘典忽然化為一道黑光,直接打進了凹坑中。

四四方方的凹坑瞬間被填滿,下一刻,整個天地都嗡鳴起來。

悉悉索索的聲音傳出,眾人的頭頂上方不斷地有碎石滑落,讓人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種末日來臨的錯覺。

眾人神色變幻,都暗自警惕著,不知道等下會發生怎樣的變故。

伴隨著一聲咔嚓脆響,前方那厚重的牆壁忽然裂出一道縫隙,耀眼的白光自那裡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