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六十五章 一老一少

第九百六十五章 一老一少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雷龍大尊一副酸澀的口吻,楊開瞥了他一眼,頓時意會過來,知道雷龍怕是對這妖女有些意思,肅容道:「說正事,說正事。」

三位大尊的表情也驀然凝重。

「單靠嘴巴說有些說不明白,三位還是親眼看一看吧!」楊開沉聲道。

「親眼看一看?」雷龍眉頭一挑,有些不解楊開到底要他們看什麼。

「三位若是信得過我,就放開識海的防禦。」楊開一邊說著,一邊在指尖聚集出一個瑩白的光球,那光球中散發著他的神魂氣息,顯然是楊開記憶的一部分。

妖族三位大尊對視一眼,紛紛點頭。

楊開這才將手指點向三人的額頭,將那承載著記憶的神魂能量打入他們的識海中。

三位大尊身軀都微微一震,旋即緩緩地閉上了眼睛,仔細查探楊開輸送過來的訊息。

那些訊息中,不但包括了在魔都內見到的一切,還包括了楊開在水神殿內見到的景象。

許久之後,妖族三位大尊才緩緩睜開雙眼,臉色凝重至極。

他們都深刻地了解到了骨族的難纏。

「沒想到,這事居然還跟大魔神有些關係。」雷龍喃喃自語著。

「而且我妖族的前輩們也曾經與那些星外來客作戰過!」玉兒黛眉微蹙,「可為什麼一點記載都沒有,我妖族那些前輩們幾乎全部都已經戰死了,這般輝煌的往事,應該有記載才對。」

「入聖境之上是聖王境?古往今來只有大魔神一人達到這種境界?」裂地神牛大聲嚷嚷著,「真是有些不可思議啊!」

「你想我們怎麼做?」雷龍正色望向楊開。

「幫忙!」楊開言簡意賅,「根據我那次的觀察,骨族如今並沒有聖王境的高手,他們最厲害的也不過是入聖三層境而已,而且只有數人,最讓人忌憚的。不過是他們能夠通過那種特殊的方法製造出新的族人!」

「他們看似強大無敵,實在並非如此,如果人妖魔三族能夠聯手,以大陸上所有強者聯合起來的陣容放手一擊,覆滅他們並非難事。」

雷龍點點頭:「如果要動手的話,那就得儘快了,時間拖得越久。對我們就越不利。」

「我也是這麼想的。」

「老牛和玉兒,你們的意思呢?」雷龍將目光投向其他兩位大尊,「這畢竟是整個妖族的事情,本座一人無法做出決定。」

「聽你的就是!」玉兒將決定權交給了雷龍,裂地神牛聳了聳肩膀,一臉無所謂。

雷龍咧嘴一笑:「長淵都插手此事了。我妖族豈能置身事外?事後若是傳揚出去,世人豈不是會笑話我妖族?也算我們一份!」

楊開精神一震,重重點頭:「好,就知道雷龍大尊好說話。」

雷龍搖頭道:「這不是在幫你的忙,只是我妖族自己在尋求生存之道!通玄大陸,可不是那些骨頭的地盤,這裡是我們的。」

三位大尊答應之後。立刻開始召集妖族強者。

獸海密林距離九天聖地並不算太遠,一旦召集完畢,他們很快就能與楊開匯合,比起魔族那邊速度肯定要快。

妖魔兩族都已經表態,表明會插手此事,讓楊開稍微感到寒心的是,人族那邊各大勢力卻一直沒多少人回訊。

除了一些與九天聖地或者與楊開關係比較密切的勢力之外,大多數都保持著觀望的態度。

他們想當然地認為。局勢並不是太惡劣,就算禍端蔓延開,也不會蔓延到他們身上。

那些勢力的曖昧態度,氣得徐匯大長老整日直罵娘,卻也無能為力。

這一日,一老一少飄然來到九天聖地,老的白髮蒼蒼。一身仙風道骨,少的唇紅齒白,模樣俊俏,足以讓許多女人都自慚形穢。暗恨這般俊俏的模樣怎會生在一個男人身上。

「師傅,到地方了。」那俊俏青年遙望著九峰,深吸一口氣道:「那傢伙如今混的不錯啊,居然佔據了這麼大片寶地。」

老者撫須微笑:「用不著羨慕別人,你我師徒二人遊歷天下,也多有收穫。」

「師傅說的是。」那青年恭敬頷首,「只是師傅,你為什麼會突然想要來這裡?」

老者輕笑道:「聽說這裡有煉丹大師,為師自然想要見識一番。」

「哪有什麼煉丹大師能比得上師傅你老人家。」那青年嗤笑一聲,顯然不以為意,神色忽然凝重,似乎自言自語道:「師傅是不想讓人族難堪吧?」

「既知道,何必說出來?」老者微微嘆息,「天下局勢堪憂,他年紀輕輕又能號召的了多少人前來助陣?魔族和妖族都已經行動起來了,唯獨只剩下人族還四分五裂,意見不合,老夫久不出世,如今也該露露臉了。」

「我就知道,這才是師傅的本意!」青年嘿嘿一笑,彷彿早就看穿了老者的意圖。

「恩,那邊有守山的弟子,你去知會一聲吧。」老者沖青年揮了揮手,那青年連忙上前,來到守山的聖地弟子面前說了幾句話。

那弟子聽罷,連忙道:「請稍等片刻,我這就去稟告大長老!」

聖主苑,在那煉丹的廂房內,楊開正在與小師姐和五位大師煉製著丹藥,門外忽然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眉頭一皺,楊開放下手上的東西,悄悄地離開了那房間。

門外徐匯正在等候。

「什麼事?」楊開詢問道。

「峰外有人求見。」

「什麼人?」

「據下面弟子彙報,那求見之人自稱翟耀!」

「翟耀?」楊開身軀一震,急急詢問道:「他一個人來的,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