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六十九章 迎戰

第九百六十九章 迎戰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水神殿上空,踩著星梭的楊開身軀僵硬,似乎被禁錮了一般,動彈不得,面上流露出一抹痛楚的神色。

看到這一幕的眾人臉色大變,裂地神牛一拍大腿,嚷嚷道:「完了,那小子中招了,趕快去救!」

「來不及了!」魔將蒙戈臉色難看,凝視著那迅速朝楊開接近過去的骨族強者。

剛才楊開藉助秘寶之威,這個奉命擒拿他的骨族強者根本追之不及,但如今楊開頓在原地,他已迅速來到楊開身邊,面上掛著一絲猙獰的微笑,探出一隻大手,迅疾有力地朝楊開的頸脖處捏去小說章節。

眾人絲毫不懷疑他能將楊開的脖子一把擰斷!

不少人不忍心看那殘忍的一幕,連忙扭過腦袋,心中替楊開生出一種出師未捷身先死的悲哀。

就在這時,空氣中傳出一股淡淡的炎熱,旋即,一聲悶響炸開,整個水神殿的上空一片通紅,無數詭異的火苗忽然浮現出來,那一簇簇似乎隨時都能夠熄滅的火苗中,蘊藏了及其恐怖的威能,如流星般朝下方激射,讓整個島嶼剎那間焚燒,大地變成焦土。

骨族眾多族人的碧綠眼眸不禁流露出忌憚驚恐的神色,紛紛竄上高空,避開那灼熱的力量。

他們最畏懼的就是火了,那灼熱的力量能將他們徹底抹殺。

與此同時,本應被瞬間制服的楊開也忽然詭異地恢復了自由,彷彿從來就沒有被控制住。咧嘴沖那個朝他靠近過來的骨族強者一笑,身形晃動間,又返回了己方陣營。

「臭小子,你想嚇死老夫啊!」夢無涯一陣後怕,雖然他對楊開有十足的信心,但剛才那一幕實在是太驚險了。

「你跑過去一趟,就是為了玩個驚險刺激,嚇唬他們?」長淵瞥了楊開一眼,表情略微有些不滿。

「當然不是。」楊開淡淡一笑,「等著吧。」

「等什麼?」長淵不禁皺了眉頭。不知道他在玩什麼把戲。

所有人都不明白。包括了骨族的首領科羅。

雖然他們沉睡了幾千年,但以前畢竟也與這個大陸的生靈作戰過,他從未見過這麼詭異的年輕人。

對方的神識力量,絲毫不遜於自己!否則他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全身而退。

最讓科羅迷茫的是。他到底想幹什麼。特意飛過來一趟。難道就是為了賣弄他不同尋常的神識修為?

十息之後。一聲凄厲的慘叫忽然自骨族的陣營中傳出,隨著這聲慘叫的傳出,骨族那邊似乎起了連鎖反應一般。無數聲慘呼應聲響起,此起彼伏,連綿不絕。

他們彷彿正在經歷著難以忍受的痛楚,碧綠的眼珠子顫抖不停,渾身痙攣,不受控制地從空中掉落下來,雨點一般墜落到島上,海里,濺射出一團團水花。

剎那間,三千骨族少了五六百人。

「什麼情況!」科羅勃然變色,厲聲喝問。

「大人,我們也不清楚!」有骨族族人倉皇回答。

人妖魔三族強者眼睜睜地望著這一切,也是一頭霧水,不太明白情況。

但是他們敏銳地發現,那些尖叫痛苦,跌落海里和島上的骨族族人,全都是超凡境的武者,而且是是實力比較低的超凡境。

「是神識攻擊!」其中一個入聖一層境的骨族強者面色鐵青,忍受著識海內的巨大痛楚,咬著彙報道:「他的神識攻擊內摻雜了不知名的蟲子,正在蠶食族人的神魂能量,那些蟲子細小微妙,很難察覺,我也中招了!」

「噬魂之蟲?」科羅面色大變,一下子就想到一種讓任何生靈都退避三舍的奇蟲來,「這個大陸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更讓他感到匪夷所思的是,那個青年如何能御使得了噬魂之蟲,更將這些奇蟲摻雜著神識攻擊中。

聲音傳到十里之外,人妖魔三族強者驚愕地望向楊開,每個人的眼中都流露出一抹濃濃的驚喜。

噬魂之蟲,他們這些人自然多多少少地聽說過,那是上古奇蟲,專門吞噬神魂力量,一旦被這種奇蟲沾染上,實力不夠的話那結局就是死路一條。

不過讓他們感到奇怪的是,楊開弄出來的噬魂之蟲似乎比傳聞中威力要更大一些,因為傳聞中,實力只要抵達入聖境,便可以用強大的神識力量,滅殺這種蟲子。

可骨族那邊,分明有入聖境中招,雖然沒有掉落下去,但也一副艱辛的模樣,很明顯他受到了噬魂之蟲的影響,暫時沒有一戰之力了。

「他們口中的噬魂之蟲真是你弄出來的?」夢無涯有些不確定地詢問。

「恩。」楊開點點頭,「以我自己的神識力量豢養出來的。」

「你自己……」夢無涯的神色不由變幻,暗暗佩服楊開的膽大妄為,也覺得很是匪夷所思。

「怪不得你說超凡境的骨族交給你了,原來是這樣。」雷龍大尊恍然大悟,噬魂之蟲這種怪異的力量實在太可怕了,那是能輕易覆滅一個種族的力量。

想到這裡,雷龍和長淵等人的後背冒出一層冷汗,微風拂過,涼颼颼的。

他們暗自慶幸當初和楊開把關係經營的不錯,並沒有和他走上對立面,如果真的跟他走上對立面,單是以那些噬魂之蟲的力量,他一個人就能將妖魔兩族趕盡殺絕。

入聖境確實不用懼怕,但是兩族又有多少入聖境?絕大部分族人都是入聖境以下的實力,沾染上那上古奇蟲必死無疑。

人族中許多強者也察覺到了這一點,望向楊開的目光終於變得與以前不同,似乎要重新審視他一樣,暗自思量這一次事後是不是要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