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七十二章 科羅的強橫

第九百七十二章 科羅的強橫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地裂山崩一般,光芒大放,整個天地為之一顫。

枯骨之手應聲化為碎片,不等掉落到地上,便已消失不見。

麗蓉的嬌軀晃了一下,姣好的面容上湧出一絲潮紅,在這與科羅的力量對撞中,儼然吃了點小虧。

但是不知何時,楊開身邊的其他強者都已消失不見。

長淵再度詭異現身,人已出現在科羅右側,將身子裹成一團黑雲,一柄漆黑的長戟被他拿捏在手,那長戟通體黝黑,散發著讓人心悸的能量波動,如能吞噬一切光明小說章節。

長戟點出,突破了空間的束縛,刺向科羅的腰肋。

這一擊詭秘無聲,卻是長淵最強實力的爆發!

直到此刻,這位當世魔尊才展露出自己的全部實力,楊開暗暗動容。

那長戟頂端飽含了他的意境和魔元,匯聚成能撕裂天地的攻勢。

「雕蟲小技!」科羅似乎早已發覺,冷哼中,不慌不忙不閃不避,一面慘白的骨盾忽然懸浮在他的身側。

長戟正中骨盾,驚天的能量爆發,長淵倒退十幾步,骨盾也應聲粉碎。

科羅毫髮無損,長淵的雙眸中湧出不敢置信的神色,萬萬沒想到這個骨族首領居然強橫到如此地步。

他現在的實力,雖然未到聖王境,但絕對是已經凌駕在這個世界之上,向來自視甚高的長淵也不得不自嘆不如。

陰風陣陣,鬼哭狼嚎中。十幾個骷髏頭忽然在科羅身側浮現出來,那骷髏頭迎風便長,變得如房屋般大小,行動如風,團團將長淵包圍,從那骷髏頭的眼眶和嘴巴中,激射出一道道玄妙的威能,四面八方地朝中間激射。

欲要將長淵斬殺!

長淵一愣,還沒來得及閃避便被一道玄能打中身子,面上不禁湧出一絲痛楚的神色。繞是他魔體強橫。也有些承受不住這般狂暴的攻擊。

再也不敢怠慢,匆忙閃避,夢無涯莜地現身,澎湃的聖元自體內爆發。替長淵阻攔下一波又一波的攻勢。長淵會意。一言不發地配合起來,將長戟舞動,一個個漆黑的能量球迎向自那些骷髏頭中激射出來的幽光。

兩個敵對了幾百上千年的死對頭。在這一刻竟配合的比任何人都要出色。

「當年這裡的聖王境高手只用一擊便將我打成重傷,我倒要看看你們這些人得了他幾分真傳!」科羅厲喝著,從他的袖口中忽然飛射出來一條碧綠的繩索,那繩索宛若有自己的生命,在飛行中逐漸膨脹,變得比楊開化身的金龍還要龐大。

當它顯露出真容的時候,眾人才看清那不過是一件秘寶。

誰也不知道這幾千年下來,他如何維持這秘寶的威能不壞。

只不過形象太過逼真,看上去就如一條頰生雙翼的飛蛇。

那飛蛇秘寶莜一現身,便給了楊開莫大的壓力,不禁生出一種被大山壓頂的錯覺,身子變得沉重萬分,舉步維艱。

飛蛇飛舞著,一圈圈漣漪般的波動從它體內散發出來,帶著奇妙至極的法則力量,如繩索般捆縛所有人。

這一刻,留下來的幾位強者都有一種束手束腳的感覺,似乎深陷在泥沼之中,行動不便,體內力量運轉不靈。

楚凌霄主動迎上那飛蛇秘寶,祭出鎖魔鏈,金光綻放中,阻攔著那一圈圈的漣漪波紋。

雷龍大尊也急忙上前,烈焰和雷電之力瘋狂釋放,總算是與楚凌霄兩人合力擋下了那秘寶的威勢。

科羅本人不動,只憑著十幾個骷髏頭和一條飛蛇秘寶,便牽制住了當世四位最頂尖的強者。

那四人施展出全部本事,也只能堪堪應付,再無多出的力量來針對科羅本人。

只有麗蓉一人一直守護在楊開身邊。

科羅將目光投向楊開,陰冷地笑著:「你應該逃!逃的遠遠的,可你卻留了下來,能死在我手上,你足以自傲。」

這般說著,神態悠然,一步步地朝楊開走了過來。

隨著他的接近,麗蓉的臉色越來越沉重,一股莫名的壓力讓她渾身的骨頭都咔咔作響,似乎隨時可能會被壓扁。

楊開也察覺不對勁了,如夢魘般的呢喃聲驟然響起:「入魔!」

體內的真陽元氣瘋狂退回丹田中,一身經脈和血肉全部被濃稠的魔元充斥,一條條肉眼看不到的魔紋攀爬上來,印入他的血肉內消失不見,在他的體內匯聚成一張驚天大陣。

氣血之力瘋狂上升,體內的力量波動瘋狂上升,就連生命的痕迹,也變得比之前澎湃不知道多少倍。

科羅頓了下步伐,有些驚奇地望著楊開,那一瞬間,這個本應只有超凡三層境修為的青年,卻變得如一位入聖三層境般,讓他不由動容。

「居然還有這等外力可以借用,你很不錯!」科羅輕輕頷首,裝模作樣地點評一番,又撇嘴道:「不過你還是會死,不到聖王境,沒人可以敵得過我!」

他輕飄飄地推出一掌,無形的掌壓朝楊開襲來,似乎要將他壓成齏粉。

楊開將麗蓉往身後拖了一把,同樣推出一掌。

巨大的掌印迎面襲去,遮蔽了整個天空。

遮天手,隻手遮天!

而且楊開還是在入魔的狀態下施展出來的遮天手,威力絕倫。

轟……

一聲巨響,震得所有人都耳膜發顫,肉眼可見的氣浪四面八方地席捲,讓整個大海捲起海嘯般的災難。

「咦?」科羅再次動容,似乎沒想到楊開居然能輕鬆地接下自己一擊,而沒有絲毫受傷的痕迹。

他清楚自己的攻勢有多麼強大。即便那個青年看上去有入聖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