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七十七章 入聖

第九百七十七章 入聖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幾年前,沒人聽說過楊開的名字,但是幾年之後的今天,他已名震大陸。

年紀不過三十歲的入聖境,這種年紀,這種修為,在整個通玄大陸是獨一份,自然能引起人足夠的重視。

更何況,楊開本身地位也不低,這一次與骨族的大戰更是他牽頭引線的。

沒人再敢小瞧他。

所有人都相信,從今日之後,這個名字將會為整個大陸的人爭相談論,廣為流傳,是大陸最耀眼的一顆星辰!

他日後的成就,可能比任何人都要高小說章節。

當人妖魔三族趕到的時候,古魔一族的族人們正在麗蓉和寒菲的帶領下,圍聚在楊開十里之外,擺出不讓人靠近的架勢。

眾人只能隔得遠遠地觀望。

待看清楊開此刻的狀態之後,全都悚然動容。

那狂暴至極的天地威能,似乎能將大地撕裂開,狠狠地劈落下來,砸中楊開的身軀。

他的上身衣服已經爆碎開了,露出結實的身軀。

他渾身上下,也沒有運轉力量的痕迹,只是單單憑藉著肉身的強悍,承受著那天地威能的洗禮。

劈落下來的天地威能沒有被他浪費一絲一毫,全部被他吸進了體內,化為他強大的資本。

他的血肉蠕動不休,身軀堅如磐石,單是看著,便給人一種強而有力的驚心動魄。

所有人都能感覺到,他的肉身在以極為迅捷的速度變得強大。堪比最堅固的防禦秘寶。

各族強者皆動容。

「夢兄,當年你突破入聖境的時候……」楚凌霄輕聲說道:「承受了多少天地威能的洗禮?」

「一半吧。」夢無涯沉聲答道,「再多就吃不消了。」

「我比夢兄大概稍弱一籌。」楚凌霄輕輕地吸了口氣,跟眼前楊開的動靜比較起來,楚凌霄不禁有些自嘆不如。

長淵的臉皮在抽搐著,暗暗覺得確實應該要跟楊開把關係搞好一些了。

這一次大戰,兩位魔將隕落,本就讓他魔族損失慘重,若是再不把握住眼前的機會,他也不知道未來的魔族該何去何從。

那個正在突破的青年。他的潛在能力可以超越任何一股勢力。

以前長淵還有些想不明白。為何如麗蓉寒菲那樣的頂尖高手,還要忠心效命於實力只有超凡境的楊開,就算有大魔神的關係,也不應該如此。

這樣太作踐自己了。以她們的實力。完全可以自立門戶。天下間無人可以小覷她們。

但是此刻。長淵終於明白,麗蓉和寒菲等人目光比自己要長遠。

因為那個青年或許能夠給古魔一族帶來他們無法做到的明天,帶來新的希望。

眾人震駭中。楊開忽然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都心驚膽戰的動作。

在那無匹的壓力下,在那天地威能加身的狀態中,他忽然長身而起,冷眼望向天空,旋即身形一縱,頂著劈落的天地威能,直接朝天上竄去。

眨眼的功夫,他便消失不見,整個人都隱沒到了天空中匯聚的威能風暴之中。

「這……」所有人都呆若木雞,臉色巨變。

承受天地威能的洗禮,本就是一件及其艱辛的事情,若是直接闖進那威能風暴,需要承受的壓力定會呈幾何式的增長。

一個不小心便是粉身碎骨的下場。

所有與楊開關係密切的人都不禁流露出及其擔憂緊張的神色,生怕楊開這貿然的舉動會引發什麼意外。

但是下一刻,在那天空中,一股異象忽然呈現出來。

本來旋轉不停的威能風暴,似乎受到了什麼阻礙,一下子停滯住了,然後,那巨大的讓人不敢靠近的風暴居然反向旋轉起來,在那風暴的正中心位置,似乎有一個漩渦正在牽引著風暴的動向。

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那毀天滅地的風暴威能卻急驟減少。

它們被吸納了。

前後不過盞茶功夫,威能風暴消失不見,在那風暴的正中心位置,楊開的身形顯露,他的臉上還掛著一絲意猶未盡的神色,似乎有些失望。

「這小子……」夢無涯失笑,「如此膽大妄為。」

「居然還有人能進那威能風暴的中心承受洗禮,楊聖主真乃奇人!」

「恭喜楚兄,天霄宗出了個不得了的人物啊,真是羨煞我等。」

「也要恭喜徐匯大長老,得此聖主,貴聖地日後必定愈發輝煌。」

一連串恭維道賀聲響起,徐匯笑的嘴巴都裂到耳根去了。

經歷這一次的戰鬥,又親眼目睹了楊開的晉陞過程,所有人都認識到楊開的個人力量到底有多麼強大。

以前不太在意他的人,也終於重新開始審視,端正了自己的態度。

楊開從天空慢步走了下來。

三族強者齊聲道賀,發自真心。

楊開抱拳:「多謝諸位,恩,這次大戰也要多謝諸位出人出力,我想後世子孫必定不會忘記諸位今日的付出,必會感恩銘記。」

不少人臉上浮現出一抹榮光,神采奕奕。

「楊聖主……」龍鳳府府主陳州忽然走了上來,期期艾艾道:「陳某能問你一件事么?」

自與骨族作戰開始,他心中就生出了疑問,一直憋到現在,不吐不快。

楊開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想問什麼,點點頭道:「陳府主能稍等片刻么?我也有事想要告訴你,不過在那之前,我想先與魔尊大人說些話。」

「好,在下靜候便是。」陳州身軀一震,隱隱意識到什麼,連忙應道。

「楊聖主有話跟我說?」長淵正了下臉色。凝視著楊開。

「借一步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