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七十八章 未來的打算

第九百七十八章 未來的打算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長淵有些明白楊開的意思了。

「我去星域,或許還能找到一些辦法,到時候就算有強敵入侵了,也不會沒有自保之力,當然,也只是或許而已,這種事情誰也無法保證。」楊開聳聳肩膀。

他從自己這十幾年來的經歷,看到了一條相似的出路。

未雨綢繆總不會錯的。

「這麼說……楊聖主是為了大陸的未來,才想冒險去星空?」長淵神色古怪地望著他,猛地撇嘴道:「你沒這麼高仁大義吧?」

雖然與楊開接觸的次數不多,時間也不長,但長淵看人自有一套方法,身為魔尊,他的眼光毒辣,非一般人能比。

他覺得楊開這麼迫切地想要前往星空,根本不是他說的那樣,其中必定還有些旁的原因。

楊開大笑起來,點頭道:「確實還有更重要的原因,但那是我個人的事情,就不方便透露了,我只能保證對魔疆沒有害處。」

「我相信!」長淵輕輕頷首,再看向麗蓉,隱隱有些意動之色。

楊開若是真的離開了通玄大陸,他未必就不能接納麗蓉成為一方魔將。古魔一族戰力彪悍,幾位首領也都實力強橫,有了他們的加入,魔疆日後也會固若金湯。

最重要的是,他或許能夠趁楊開不在的時間內,勸說古魔一族真正地成為他魔族的一份子。

長淵動心了。

「麗蓉,你們是魔族。魔疆那邊的環境也更適合你們修鍊,你們去了那裡更適合族人的發展。恩。若是哪一天我能夠回來,你們還甘願追隨的話,我一定會帶你們去那更廣闊的天地。」楊開露出一絲緬懷的神色,「十幾年前我好像也是跟大漢那邊的人這麼說的。」

麗蓉和寒菲的美眸莜地明亮。

「主上,真的不能帶我們一起么?」麗蓉做著最後的嘗試。

楊開搖了搖頭。

星空太過廣袤,也太危險,他自己該何去何從都沒有個方向,哪還能帶上旁人。

「那我古魔一族靜候主上佳音!」麗蓉重重頷首。不再多說,她知道楊開既然已經做出決定,那她說再多也沒用,「在此之前,我族便暫住魔疆吧,不知道魔尊大人願不願接納。」

「本尊歡迎!」長淵爽朗一笑。

重新回到三族聚集之地,簡單地說了一陣。各方勢力便紛紛凱旋迴歸。

每一個勢力來自的地方都不同,大家結伴行了一陣,一股股勢力便分道揚鑣了,這一次大戰每個勢力都有巨大的損失,他們也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去籌備物資,恢復元氣。

十幾日後。楊開與徐匯等人分開,告訴他和麗蓉等人先回聖地,他要去一趟龍鳳府,不日便回。

徐匯領命而去。

「我們也走吧。」楊開等九天聖地和古魔一族的人走遠了,這才沖陳州笑了笑。

陳州的神色有些拘謹。也有很多不解和疑惑,卻不敢直言詢問。領路在前。

走了一陣,楊開忽然道:「陳府主是不是想問龍皇的事?」

陳州一怔,神色驀然變得嚴肅,抱拳道:「若是方便的話,楊聖主能不能解釋一下?」

這一次與骨族大戰,龍皇之威再現,但是身為龍鳳府龍皇傳人的孫玉並沒有來到戰場。

而且那金龍散去之後,分明呈現出了楊開的身影。

在楊開突破入聖境返回的時候,陳州還從他身上見到了一條栩栩如生宛若有生命般的金龍圖案!

一系列的跡象,讓陳州隱約有些明白事情的真相了,卻不敢肯定。

他自然是想找楊開問個明白。

「也是該給你個解釋的時候了。」楊開輕輕頷首,臉色嚴肅,「在那之前,我要跟陳府主和貴宗諸位道個謙,我騙了你們。」

陳州身軀一震,臉上流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孫玉,並非龍皇傳人!我才是。」

「啊?」蕭翎長老大吃一驚,震愕地望向楊開。

「那一年龍谷傳承的開啟,也不是因為孫玉的緣故,是因為我不小心進入其中,而孫玉恰巧在那個時候闖了進來,被龍皇傳承開啟的能量捲入其中。我便與他在那龍谷內待了兩年時間。」

「我對龍鳳府便不是很了解,所以便留孫玉在那裡,跟他問了些事情,順便指點了下他的修鍊。」

「這麼說來,孫玉能在兩年時間修為獲得巨大的突破,完全是因為楊聖主的關係?」陳州轟然巨震,頓時醒悟為何孫玉從龍谷出關之後,修為的進展有些差強人意了,雖然比常人要迅速一些,但遠沒到龍皇應該具有的資質。

「一半吧,他自己也挺刻苦。」楊開訕笑一聲。

「那之後幽寒洞天來襲……」

「也是我在暗中解決的。」楊開坦言承認。

「怪不得龍皇……孫玉對楊聖主言聽計從,也很是崇拜,原來還有這層緣故在其中。」蕭翎恍然大悟,「我之前還與凌堅大長老猜疑,他到底是什麼時候結交了楊聖主這樣的人物,這下便能說得通了。」

「不過我還是有些不太明白。」陳州皺著眉頭,「楊聖主既然是龍皇傳人,為何要隱瞞此事?」

龍皇傳人,身份何等尊崇?孫玉就已經一步登天了,成為了龍鳳府地位最高的人,陳州實在想不明白,楊開為什麼要隱瞞自己的存在,而讓孫玉在幕前吸引旁人的視線。

楊開有些不好意思道:「主要是因為那一年我剛好成為九天聖地之主,你們應該聽說了,那個時候九天聖地外憂內患,一堆爛攤子沒有收拾好,我那時候也無心兼顧他事,恩,最主要的還是我並非龍鳳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