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八十六章 姐姐保護你

第九百八十六章 姐姐保護你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星空中,楊開依然流浪。

與禾早禾苗姐妹兩人分開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他毫無進展,也沒有再幸運地碰到她們。

這一日,正當他在左右觀望的時候,莜地,三股氣息忽然從他背後接近過來,那氣息凌厲至極,殺伐血腥,氣息蔓延過來,楊開驟然感覺渾身肌膚如被針扎了一般刺疼,讓他不由地微微變色。

不是禾早禾苗!

因為來人有三個,而且從他們的氣息上推斷,是三個入聖三層境的高手!

他們的氣息讓楊開很是不喜,也感覺到有些危險,就好像來的不是三個人,而是三隻嗜血的凶獸。

避開還是等待?兩種矛盾的念頭在楊開心中一閃而過,旋即他停了下來,靜靜地等待著。

對方三人明顯已經發現自己了,要不然也不會這麼直直地衝過來,這個時候若是避開,只會讓他們興起追逐之心。

楊開不確定以自己的星梭速度是不是能夠擺脫他們。

最關鍵的是,他終於碰到第二批生靈了,或許有機會找到一個突破口,若是能將他們的星圖拓印過來,那是最好不過的。

禾早說過,只要有星圖,就有機會離開這個混亂深淵,儘管機會不大,但值得一試。

三個入聖三層境,楊開估摸著就算真打起來,以他如今的實力,全力以赴的話全身而退應該沒多大問題。

所以他有恃無恐。

三道青光在星空中急速飛馳,拖著長長的青色長虹,朝楊開接近過來。

不大一會功夫。青光頓在楊開面前,三道人影顯現。

這三人,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星梭,不像禾早禾苗姐妹兩人。是共乘在一個星梭上,可見他們的財力雄厚。

兩男一女,其中一個男人魁梧至極,神態不怒自威。另外一個男人身形瘦小,臉上浮現著玩世不恭的笑容,手上把玩著一柄銀光閃爍的匕首,眼中時不時地綻放一抹寒光,不懷好意地望著楊開。

而那個女子,身段妖嬈,一雙桃花眼水盈盈的,饒有興緻地上下打量楊開,不一會便流露出有意思的神色。

他們莜一現身。楊開就知道自己的擔憂成真了。

並非人人都像禾早禾苗姐妹兩人那麼好說話。這三個人一看便不是什麼好東西。搞不好等會真要生出什麼風波。

「小子,你從哪裡來?」那身形魁梧的男子冷冷地盯著楊開,聲音低沉地詢問。自有一股不可忽視的威嚴,似乎一點也沒把楊開放在心上。能隨意掌控他的生死,神情冷漠。

「從一個低等大陸來的。」楊開斟酌了下措辭,小心翼翼道:「我在這裡迷路很久了,一直找不到出路,若是方便的話,幾位能不能將你們的星圖借於我拓印一份?」

這話是禾早之前跟他說過的,儘管他不知道該如何拓印星圖,但只要能拿到對方的星梭,他覺得自己應該能揣摩明白。

「拓印星圖?」那男子嘿嘿冷笑,沉吟了下,點點頭,神色玩味:「可以,不過你得老實回答我一個問題。」

「什麼?」楊開沒有表現出一點欣喜的神色,因為他不覺得對方真如看起來這麼好說話。

在那男子答應他的時候,另外一個身形瘦小的男子伸出自己的舌頭,舔了舔手上的匕首,一副馬上就要大開殺戒的模樣。

楊開估計,等自己回答完問題,那瘦小男子就會立刻下手——對方根沒想過要讓他拓印星圖。

「你說你在這裡迷路很久了?那你有沒有見過兩個姑娘?恩,她們應該穿著白色衣衫,胸口處綉有劍型標記。」

楊開眉頭一皺,頓時明白他是在詢問禾早禾苗兩人。

腦海中靈光一閃,突然想起,自己在與那兩姐妹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禾苗曾經說過一些另人發省的話,她們似乎在被什麼人追擊。

就是眼前這三個人在追擊她們?

楊開的沉思露出了些許破綻,那身形魁梧的男子眼睛莜地明亮,往前踏出一步,厲喝道:「你見過她們對不對?」

「你們找她們做什麼?」楊開不答反問。

「小子,這事就不是你該打聽的了,只管回答問題便是,有你的好處,當然,你若是不願回答,我不介意讓你乖乖合作。」那瘦小男子陰測測地笑著,如毒蛇般盯著楊開。

事到如今,否認也沒有意義,楊開乾脆點頭:「是,我是見過她們。」

「什麼時候見過的,她們現在何處?」魁梧男子急切詢問,彷彿禾早禾苗對他們很是重要。

「具體時間不知道,大概一個月前,她們在一塊隕石上落足,我跟她們打聽了下路線。」楊開一副很老實的模樣。

「一個月前?那隕石什麼樣的?位置在哪?」

楊開聳聳肩膀:「記不得了!」

「無能!」魁梧男子怒喝一聲,顯得有些氣急敗壞。

楊開眼中一縷隱蔽寒芒划過。

「柳山你跟他生什麼氣呀……」那妖嬈的美婦嘻嘻笑了一聲,風情萬種,豐臀扭了扭,盪出一圈圈勾魂奪魄般的漣漪,「他一個小傢伙,迷路在這裡,能知道些什麼?不過我們最起碼確定那兩個小賤人確實在這裡。」

這般說著,又溫柔地望向楊開,酥聲道:「小傢伙不要怕,姐姐問你,她們兩人是不是也迷路了?」

那聲音如一隻無形的小手,撩進了楊開的心間,撥弄著他的心弦,讓他血液沸騰,內心深處湧出一股原始的。

媚功!

楊開心中一陣惡寒,忍不住有些渾身發冷,卻還是做出一副色授魂與的模樣:「是的,她們確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