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八十七章 溫柔鄉

第九百八十七章 溫柔鄉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不知道這三人跟禾早禾苗姐妹兩到底有什麼恩怨,但是從他們的交談中還是可以推斷的出來,他們也頗為忌憚這混亂深淵中暗藏的危險。

所以在打探到一些可靠的消息之後便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去彙報,遠離此地。

不管他們是要回到何處,只要跟他們一起,楊開覺得自己就能離開這困擾了他很長時間的星域禁地。

離開這裡之後,只要找個合適的機會,擺脫他們三人就行了小說章節。

楊開一路表現的很是合作,沉默寡言,讓三人對他的防範警惕之心也漸漸疏鬆。

入聖一層境的修為,那三人確實不太在意。

他們的話語無意間流露出來一些信息,讓楊開得知,他們是屬於一個叫紫星的勢力,魁梧的男子名叫柳山,瘦小如毒蛇般的男子叫流沙,而那美婦,則被兩人稱呼為碧雅。

三人的星梭檔次比楊開擁有的都要高檔一些,在星空中飛行的速度也快上不少。

察覺到這一點,楊開暗自慶幸,覺得當初在察覺到他們氣息的時候沒有立刻避開果然是正確的選擇,因為當時就算避開,恐怕也逃不過他們的追擊。

一直飛馳了有幾日功夫,楊開終於忍不住沖那美婦詢問道:「我們現在要去哪裡?」

「不要急,再等會你就知道了。」碧雅咯咯輕笑著,並沒有回答楊開的問題。

流沙大有深意地望了楊開一眼,嘿嘿低笑。意味深長。

「看,這不就到了。」碧雅忽然一指前方,美眸振奮。

順著她所指的方向望去,楊開眼帘一縮,險些驚呼出聲。

在那黑暗冰冷的星空某一處,一隻巨大如凶獸般的模糊身影正從那邊疾馳而來,那身影足有百丈長短,巍峨壯觀。

身形雖大,行動起來卻是詭秘無聲,而且極為迅速。

在見到這龐大身影的同時。柳山。流沙,碧雅三人都忍不住流露出一抹放鬆的神色,似乎湧出一種回家了的安全感。

他們在混亂深淵中行動,也一直提心弔膽的。

「凶獸?」楊開眉頭一皺。低喝道。同時放出神念朝那邊感知著。卻發現那巨大的模糊身影根本沒有絲毫生機,反而散發著如秘寶般的能量波動。

「凶獸?」碧雅訝然地看了楊開一眼,掩嘴嬌笑起來:「小傢伙你真可愛。那怎麼會是凶獸呢?那可是我紫星的聖王級上品戰艦!」

「戰艦?」楊開懵了,腦海中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在魔都的禁地中看到的破爛大船。

柳山若有所思地望了楊開一眼,緩緩搖頭,嗤笑一聲,甚是不屑。

楊開這句話,一下子就暴露出他果然是從低等大陸來的,要不然也不可能沒見過戰艦這種大型秘寶。

之前楊開這麼回答他的時候,柳山也沒刨根問底,因為他沒準備留楊開活口。現在柳山倒是確定,這愣頭青確實來自一個低等大陸。

距離拉近了,楊開這才看清楚被自己誤認為是凶獸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一艘百丈長短的青銅大船,跟魔都底下封藏的破爛大船有些相似之處,只不過眼前這一艘比起魔都下的那個還要龐大一些。

骨族在幾千年前就是乘著這種東西抵達通玄大陸的?

楊開怔怔失神,久久無法言語。

他忽然意識到自己的打算恐怕要落空了。

他本以為這三人會御使星梭,離開混亂深淵,所以他才會乖乖合作,伺機尋找生路。可是現在,面對這麼一艘龐大的青銅大船,楊開發現了自己的渺小。

真要是跟他們進了那青銅大船,自己鐵定會成為瓮中之鱉。

那裡面,毫無疑問會有聖王境的強者!

就在他心思急轉,考慮脫身之計的時候,柳山忽然從懷裡取出一個巴掌大,羅盤樣的秘寶。

那羅盤上閃爍著淡淡光芒,他的神念放出,滲入羅盤中,似乎開始和誰交流了起來。

不大片刻功夫,他又收起了那秘寶,伴隨著一陣聲響,青銅大船的底部裂開一道縫隙。

「走吧!」柳山招了招手,率先朝那縫隙處飛去,流沙和碧雅緊隨其後。

須臾間,三人便帶著楊開鑽進了那裂縫內,抵達大船內部。

在三人踏足青銅大船之後,那裂縫又自動地闔上了。

楊開看得眼花繚亂,猶如一個鄉巴佬進了繁榮的大城池,處處新鮮。

心中的苦卻是塞過黃連,因為在踏足到這大船內部的一瞬間,他便感覺到四面八方傳來一股股強悍至極的生命波動和力量氣息。

那些氣息大多數都是入聖境的,其中有那麼兩三個更是旺盛濃郁至極,讓楊開一陣陣心悸不安,竟忍不住生出一種毫無反抗之力的感覺。

似乎單是那氣息,就能摧毀他的意志。

聖王境!

這青銅大船內果然有聖王境的強者坐鎮。

「柳山,你們回來晚了。」迎面走來一個入聖三層境的強者,沉聲喝道。

「多繞了點路,不過也打探到一些消息。」

「哦?」那人眉頭一皺,「什麼消息?」

「那兩個小賤人確實來了混亂深淵,而且她們的星梭在之前的戰鬥中已經損壞了,星圖失效,如今她們迷失在此地。」

「消息從哪裡的?可信度如何?」那人眼中閃過一絲精芒。

「這小子告訴我們的,他碰到了那兩姐妹,身上帶的晶石和丹藥都被搶走了,所以我估計那兩個小賤人也支持不了多久了。」柳山指著楊開。

那人這才注意到楊開的存在,上下審視了他一眼,渾不在意地點點頭:「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