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八十八章 小子運氣不錯

第九百八十八章 小子運氣不錯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碧雅的嬌軀陡然緊繃,嬌呼一陣,這才嗔怪地瞪了楊開一眼,嗲聲道:「輕一點,人家都要被你弄壞了。」

蕩婦!楊開心中暗罵,內心深處卻不可抑止地泛起一種刺激感,尤其是手上抓著的兩團豐挺,那驚人的彈性險些讓他真的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掌心處傳來的炙熱更足以摧毀他的心理防線。

碧雅看似春心蕩漾,亟不可待,但楊開卻敏銳地發現,她身體內的力量流動的方式巧妙地變得古怪起來小說章節。

整個人的氣質也在不著痕迹地發生著變化,讓她看起來更加迷人可口,讓任何被她騎乘在身上的男人都無法抵擋住她的誘惑。

這美婦就如熟透了的水蜜桃,裸露在外的肌膚上泛著異樣的紅光,似乎無論她身上的哪一個部位都能捏出一把水來。

這樣的女人對所有男人都有致命的吸引力。

楊開的雙眸變得赤紅,瞳孔舒張,有些無法把持自己的身心,兩隻大手機械地揉捏著她的豐挺。

他彷彿失去了神智。

悄悄地觀察一陣,碧雅的一雙美眸里流露出得意的神色。

她知道,身下的這個男人已經被自己徹底征服了,自己現在可以為所欲為。

她得到過的男人不計其數,在與那些男子的纏綿媾和中,她可以將這些男人一身的精血全部吸納,用來增強自己的力量。

被她玩弄過的男人,往往都會成為一具乾屍。被隨意丟棄掉。

雖然玩弄過的男人數量不少,但是入聖境的武者還是很難入手的,實力修鍊到這種程度,一般都不會坐以待斃,任她施為。

所以她很喜歡楊開這樣的人,尤其是這青年身體強壯,看著英偉不凡,愈發合她的胃口。

確定楊開已經淪陷之後,碧雅抿嘴輕笑著,伸手擦了擦自己的嘴角。那裡似乎有口水流露出來。

她解開了自己的衣衫。將那雪白如玉的胴體暴露在空氣中,芊芊玉手探出,握住了楊開的堅挺。

輕呼聲響起,碧雅的美眸水波蕩漾。呢喃自語:「本錢不小啊。」

她芳心暗喜。微微抬起身子。準備坐下。

一縷晶瑩粘稠的yètǐ從她的雙腿間流出,順著修長的美腿滑落。

就在這時,她的動作一頓。黛眉凝成一線,俏臉上湧出一絲怒意和不滿,扭頭朝房門外看去。

在她轉移目光的瞬間,楊開本已舒張的瞳孔微微收縮了一下,暗暗凝聚起來的力量也悄悄散去。

門外的走廊內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旋即,房門被直接推開,柳山和流沙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他們兩人就這麼望著在床上保持著及其曖昧姿勢的碧雅和楊開,一點也沒有要迴避的意思。流沙更是吹了個輕佻的口哨,那雙賊眼不斷地在碧雅身上的美妙之處流連著。

「要出發了。」柳山淡淡地道。

「不是吧?」碧雅臉色一苦,「我們不是才剛回來么?」

「是大人的命令,你若有什麼抱怨的,只管找他去。」柳山淡漠答道,「給你十息時間!」

說著,轉身離去,從始至終,他都沒有去多關注碧雅的胴體,彷彿那完美至極誘人的身軀對他毫無吸引力。

碧雅望著躺在她身下,已經失去了反抗之力的楊開,緊咬著牙關,有些不舍和氣惱,好片刻功夫,這才扭頭瞪著流沙:「看什麼看,再看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

流沙笑嘻嘻地叫嚷道:「這話你怎麼不跟柳山說啊,他也看了。」

「他沒動情,你動情了,你這個賤男人,滾出去!」碧雅素手一揮,房門被關上。

門外,流沙捏了捏鼻子,不滿地嘟囔著:「又不是沒看過,真是小題大做。」

說著,又大笑起來:「不過在這麼緊要的關頭被打斷,誰都會發飆吧,柳山,幹得不錯。」

「我只是傳大人的命令而已。」柳山冷哼一聲。

廂房內,碧雅一邊咬牙咒罵著,一邊穿戴著剛脫下來的衣服,片刻後,氣沖沖地出了房間。

一行三人的腳步聲漸行漸遠。

等到確定他們走遠了之後,楊開的臉色莜地一沉,從床上坐了起來。

剛才若是柳山來的再晚那麼一點,他就要辣手催花了。

碧雅以為他已經徹底淪陷,身心毫無防備,那麼近的距離,楊開確定自己能將碧雅一擊擊斃。

至於殺了她之後該怎麼辦,楊開也不知道。

他只清楚自己絕對不能跟這個放蕩的美婦有身體上的接觸,她在動情的時候傳出來的氣息太危險了。

那是要將他生吞活剝的氣息。

星域,果然多姿多彩,同時也伴隨著更大的危險。

將自己的衣服穿戴整齊,楊開坐在床上開始思考。

如今碧雅走了,也沒人來管他,他在考慮是不是趁著這個機會逃離這艘大船,只是這艘大船秘寶的出口如何打開,楊開還不太清楚,貿然行動的話搞不好會得不償失。

就在他沉思煩惱的時候,房門再一次被打開。

門外站著一個中年男子,用一種古怪至極的神色望著楊開。

他有著入聖兩層境的修為,在這艘大船上不算太高的修為,這樣的修為楊開也不怎麼放在眼裡。

「小子你運氣不錯啊。」那中年人忽然開口道。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楊開裝糊塗。

「不知道就算了,出來吧。」那人沖他招手。

楊開皺了皺眉,也沒拒絕,站起身走出廂房,那中年人一言不發,領著他開始在船艙內穿梭起來。

「你要帶我去哪?」楊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