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八十九章 我叫神荼

第九百八十九章 我叫神荼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那領著楊開來到這裡的中年人和叫柯蒙的武者簡單地交談一陣,便直接離開了。

他們交談的時候,楊開一言不發,默默地觀察四周,這樣的表現讓柯蒙很是滿意。

「小子你跟我來!」柯蒙沖楊開招了招手,領著他在這巨大的密室中走動起來。

不多時,便來到了一個獨立隔開的格子前。

這個地方原本有一個武者,被鐐銬束縛住了雙手雙腳,只能盤膝坐在地上,但是此刻,他早已死去,生機消泯小說章節。

臨死之前,似乎還承受了極大的痛楚,雙眼瞪圓,嘴巴張大,頸脖間經脈迭起,看起來駭人至極。

他在生前定也承受了難以想像的折磨,渾身上下沒有幾兩肉,瘦得皮包骨,皮膚蒼白,沒有一絲血色。

「過來,把這屍體丟出去。」柯蒙沖一旁吆喝著。

立刻便有個武者快步來到此地,將那屍體從鐐銬的束縛中解開,隨手拎起,迅速消失。

柯蒙嘿嘿冷笑著,沖楊開道:「小子,老老實實聽話,我不會給你苦頭吃,畢竟你算是碧雅大人要的人,我也不想惹她不開心,所以你合作點,對你對我都有好處。」

楊開輕輕頷首。

柯蒙大笑道:「如此最好,恩,你就坐在這裡吧。」

他指著剛才那個死去的人所坐的位置。

楊開老老實實地坐下,任由他將那鐐銬捆縛在自己的雙手雙腳上。

這個被他們稱呼為戰艦動力室的地方。暗藏著許多入聖境的高手,楊開甚至還能從那隱蔽的地方感受到一股屬於聖王境的氣息。

所以他不敢妄動。

當那鐐銬加身之後,楊開臉色驟然一變。

因為他發現那鐐銬內傳來一股恐怖的吸引力,正瘋狂地吸取著自己體內的聖元,自己體內的力量順著鐐銬湧進戰艦內,與那些巨大的聖晶化為的能量一起成為戰艦行動的動力。

楊開這才明白為什麼會有不少武者被束縛在此地。

也明白那些被束縛在這裡的武者們為什麼每一個都萎靡不振,氣息虛弱了。

被這樣不停地抽取力量,無論是誰,都無法保持太長的時間,實力強大者。可以維持的時間長一些。實力若是不夠,只怕用不了多久就會因為這種無節制的抽取而慘死當場。

之前坐在這裡的那個武者,恐怕就是這麼死掉的。

「不要怕!」柯蒙蹲在了楊開面前,居然開口安慰他。「戰艦的動力基本上都是由這裡的聖晶來提供的。」

他一邊說。一邊指向旁邊排列整齊的巨大聖晶。「你們這些人只是輔助而已,所以沒什麼好擔心的,恩。這些給你,你別想太多,只管吸收就行了。」

他手上的戒指光芒一閃,楊開的面前便多出了十幾塊拳頭大小的聖晶。

這些聖晶內蘊藏了及其濃郁的能量,儘管在檔次上無法與旁邊排列的那些相比,但也很不錯了。

「用完了怎麼辦?」楊開拿起一塊聖晶,握在手心處,抬詢問。

「用完了喊我一聲,我會給你的,你是碧雅大人的人嘛,對你我自然不會太小氣!」柯蒙大有深意地笑著。

萬一碧雅那賤女人回來之後,發現這小子有氣無力不能盡興,搞不好他要受什麼責罰。

「好!」楊開也不再多說什麼,直接閉上眼睛,開始運轉玄功,汲取聖晶中的力量,來補充自身的損耗。

柯懞直起身,滿意點頭,繼續隱蔽到暗處,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待他走後,楊開才睜開眼,偷偷地打量四周。

這個動力室被至少被囚禁了五六十個武者,這些武者基本上都很虛弱,有的氣喘遊絲,似乎隨時都可能會斃命,就在楊開暗暗觀察的時候,他忽然發現,在黑暗中,一雙雙眼睛四面八方地朝他望了過來,猶如雪地里覓食的餓狼,個個都流露出貪婪的神色。

這些目光正是那些被囚禁的武者的,他們並非對楊開感興趣,而是對柯蒙留下來的那十幾塊聖晶感興趣!

鎖住他們的鐐銬不斷地在抽取他們體內的力量,唯一的補充方式就是汲取聖晶,他們可不會受到柯蒙的厚待,被分發這麼一大筆財富。

如今這局面,聖晶就意味著生命。

楊開心頭一動,頓時明白他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反應了。

不著痕迹地,楊開將那十幾塊聖晶圈在自己的兩腿間,遮蔽那些覬覦的目光。

閉上眼睛,感受著鐐銬抽取自身力量的速度,楊開一顆心漸漸安穩下來。

他發現鐐銬抽取力量的速度並不是很快,利用聖晶完全可以補充的過來,甚至還超出很多,這也就是說,他坐在這裡不但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甚至還能利用聖晶在提升自己的修為。

不過隱隱地,他還是感覺事情有些不簡單,畢竟這裡有那麼多人都慘淡無比,前車之鑒後事之師,他覺得還是小心為妙。

「朋友,朋友……」耳畔邊忽然傳來一聲輕輕的呼喊。

初始楊開並不在意,可那聲音一直響著,似乎正在呼喊自己一樣,楊開不禁皺了皺眉,扭頭朝聲音來源的地方望去。

雖然光線不足,但他依然看到自己的右側邊,正有一個方臉青年正中自己流露出友好的微笑。

那微笑甚至還有些諂媚的味道。

楊開嘴角一挑,有些能猜到他到底想幹什麼,神色冷漠地問道:「喊我?」

「對。」那青年連忙點頭,黑暗中,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我叫神荼。朋友怎麼稱呼啊?」

「關你什麼事?」

青年依然嬉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