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章 掃地小廝

第一章 掃地小廝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天蒙蒙亮,楊開就醒了,稍微洗漱一番便拿著牆角邊的掃帚走出了獨居的小屋。

站在門口伸了個懶腰,看了一眼天際邊浮現的一抹魚肚白,閉目凝神享受了片刻的安寧,隨即睜開眼帘舞動起手上的掃帚,埋頭清理著地面的灰塵和落葉。

一襲青衣,樸素乾淨,老成的衣色平白將少年襯托的虛長几歲。楊開的腰桿如標槍一般挺得筆直,即便是在做著最底層的活,臉龐上的神色也一絲不苟。動作很沉穩,捏著掃把的雙手並未用多大力,身子甚至都沒多大擺動,只憑著手腕的轉動,那掃把便如臂使指,莜來乎去,隨著他步伐的移動,地面上積攢的灰塵和雜物神奇地跟著動了起來,彷彿平白長了兩條腿。

楊開是凌霄閣的試煉弟子,三年前進宗門開始修鍊,可直到如今也只修鍊到淬體三層境界。與他一同入門的師兄弟們早就遠遠超過這個階段,各得機緣拜入門中高人座下飛黃騰達去了,他卻只能望洋興嘆。

三年淬體三層,這等資質已經不是用普通二字可以形容的了,簡直可以說是平庸至極。

沒奈何,楊開只能在宗門內接了個掃地的活,一邊維持生計一邊苦苦修鍊。

凌霄閣是個比較特殊的門派,這個特殊體現在門下弟子競爭的殘酷上,在這個門派內,有能力者上位,沒能力者淘汰,弱肉強食這個鐵律在凌霄閣內被演繹的淋漓盡致。

其他的宗門或許還有些同門友情手足情誼,但是在凌霄閣內沒有!想往上爬,唯有踩著那些所謂的師兄弟們的肩膀,踏過他們的鮮血,如此才有資格。

凌霄閣門下制嚴,在整個大漢朝都是赫赫有名,雖算不得什麼超級大派,可門下弟子的爭鬥之殘酷卻是首屈一指的!也正因如此,弟子們個個武風彪悍,外出行走江湖之時鮮有人敢招惹。

凌霄閣有個規矩,十四歲以下弟子,無論是誰,從入門起,三年內算是試煉期。這三年時間,吃住穿行皆由宗門負責,弟子只管修鍊便可。三年時間內若能突破淬體期,便有資格拜入宗中高手門下為徒,讓這些高手教導修鍊,當然,也可以不拜師自己修鍊,但是修鍊一途,有良師教導和自己摸索那是截然不同的。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凌霄閣這個規矩倒有些自由。

而那些三年內沒突破淬體期的人,要麼離開宗門,要麼被貶為試煉弟子。

試煉弟子,便是楊開現在的身份!也是凌霄閣內的恥辱!

和普通弟子不同,試煉弟子的生存環境更為苛刻,因為走到這一步,吃穿住行都要自己打理,宗門不會再往你身上浪費任何一份修鍊資源。而一旦被貶為試煉弟子,基本上此生就永無出頭之日了,除非在短時間內實力大幅度上漲,另宗門覺得你有可以投入的資本。

整個凌霄閣三千弟子,而試煉弟子有幾人?不過十指之數!楊開有幸成為其中一人!

試煉弟子想在凌霄閣內活下去,簡直難如登天,就比如說楊開現在居住的小屋,那是他自己一根木頭一根木頭搭建起來的,小屋頂上破了幾個洞都沒時間打理,一到下雨天屋內便積水難排。他的衣服是自己買的,他吃的東西是自己弄的,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負責。

就連小屋的位置,也在凌霄閣最偏僻最無人問津的地方。

如此糟糕的待遇,一般人很難忍受的下去,這也是凌霄閣試煉弟子數量之少的緣故,基本上過了試煉期沒有突破淬體境界的弟子,都會選擇離開凌霄閣這一條路,可是楊開留下來了。

已經被人掃地出門過一次,這一次又怎能如此?

幾個月前被貶為試煉弟子之後,楊開便在宗門內接了個掃地的活維持自己的生計。

可以說楊開現在既是凌霄閣的試煉弟子,也是凌霄閣的掃地小廝。但這掃地的活,有時候也無法維持楊開的溫飽,時不時地飢一頓飽一頓,風寒無人過問,日子過的凄苦伶仃。縱然如此,楊開也沒有打過退堂鼓,人生在世,數十年華,自己選擇了這條路,就要一直走下去,半途而廢可不是男人所為。

楊開有一股韌性,不撞南牆不回頭的韌性!

天漸漸亮了起來,楊開掃了一會地,所過之處乾乾淨淨,雜塵清掃一空。

掃地雖然不廢什麼力氣,可一大早沒吃沒喝就動了這麼久,楊開也是渾身冒著虛汗,這跟實力無關,完全是因為體質太差了。

三餐中有兩餐飢,任誰處在楊開這個生活環境中,體質都不會好。

身邊漸漸圍攏了一些凌霄閣的弟子,這些弟子個個都起了個大早,不去修鍊卻圍在楊開的身邊,很多人都饒有興緻地打量著楊開,更有人的目光甚是貪婪,就彷彿楊開現在是個一絲不掛的大美女,香氣逼人的香餑餑。

而這些圍聚在楊開身邊的凌霄閣弟子之間,也有一股緊張競爭的氣氛在蔓延,警惕地打量著身邊的師兄弟們,一個個面色不善。

人群中有人面露不忍,輕聲道:「這麼多人,有些過分了啊。」

當下便有人回道:「你覺得人多也可以走啊,沒人要你留下來。」

一句話便讓那人訕訕不言,大家都知道為什麼聚集在這裡,都知道為什麼要盯著楊開,現在就是在等那一刻的到來。時限馬上就要到了,現在離去豈不是太可惜?若能搶了頭籌,今日就又是一筆收穫呀。

周旁的動靜楊開自然是知道的,只不過他的神色一直未曾變過。這樣的陣仗自己每五天就要經歷一次,一個月六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