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九百九十九章 古怪老者

第九百九十九章 古怪老者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那詭異的老者給呂歸塵和劍盟的美婦一種非比尋常的感覺,讓他們相當在意,所以兩人雖然停手,也都還在默默地關注那老者。

「月曦,你我算是老相識了,我們都知道誰也奈何不了誰,今日這一戰就到此為止怎樣?我想不管是你的人,還是我的人,都需要恢復一下。」呂歸塵背負著雙手,望著劍盟的美婦朗喝道。

那叫月曦的美婦沉吟了一會兒,輕輕頷首:「可以!」

「就知道你好說話小說章節。」呂歸塵哈哈大笑,率先收了自己的金甲衣,又收起了自己的短矛,皺眉道:「月曦,我有個問題不吐不快。」

「有話就說,有屁就放。」月曦的俏臉上浮現出一絲不耐,言辭間也相當不客氣。

呂歸塵撇撇嘴,渾不在意,伸出一隻手指著下方道:「這老傢伙是你們劍盟的人?怎麼我以前沒見過?」

他這麼一問,月曦的表情頓時變得古怪,狐疑道:「他不是你們的人?」

呂歸塵神色一怔,緩緩搖頭。

兩人對視一眼,驟然眼睛明亮起來,同時喝道:「這裡居然本來就有人?」

話音落,兩人全都化為一道虹光,朝那正在下方撿著戰艦碎片的老者撲了過去。

這裡是什麼地方,又有什麼樣的危險,無論呂歸塵還是月曦都不清楚。

但是此刻,在兩人的眼皮子底下,忽然出現了一個原住民!

他們自然是想先下手為強。把這老者搶到手上,先對方一步打探清楚這裡的信息,在這種未知的地方,掌握足夠多的情報,說不定就能佔據絕對的優勢,這一點,他們比誰都清楚。

所以他們一言不發,同時動手了。

兩股屬於聖王境強者的氣息轟然朝四周蔓延,比起他們剛才大戰的時候還要強盛許多,兩人全都流露出志在必得的氣勢。

呂歸塵和月曦相識多年。彼此也都知根知底。實力相當,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撲到了老者面前,一人抓住了那老者的一邊臂膀,互相對視著。彼此誰也不肯退讓。

那老者剛撿起一塊戰艦碎片。還沒來得及放進他的空間戒中。便突遭大難,似乎也被嚇傻了一樣,身子僵硬在原地。動彈不得。

然後,他的表情變得古怪,臉上浮現出一抹饒有興緻的神色,在兩位聖王境強者的對峙中,雲淡風輕地將那戰艦碎片放進了自己的空間戒內。

這番奇怪的舉動讓呂歸塵和月曦同時一愣,下一刻,他們便意識到了不妙。

能在他們兩人的對峙中還如此渾不在意,這個老者要麼是個瘋子,要麼就是本事過人,一點也沒將他們放在眼中。

後一種可能性比較大。

於是呂歸塵和月曦同時撒手,想要遠離這個古怪的老者。

就在這時,老者體內卻忽然傳出一股瘋狂的牽扯力,他的身體在一瞬間猶如變成了一灘沼澤,讓呂歸塵和月曦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下一刻,兩人便感覺一身的聖元迅速流逝,源源不斷地朝那老者體內灌入著。

兩人驚駭欲絕,月曦更是失聲尖叫起來。

隨著對兩人力量的汲取,那老者的面色越來越紅潤,似乎得到了極大的滋養,連那花白的頭髮也逐漸變得有光澤黝黑起來。

老者咧著嘴,沖兩人微微一笑,無聲而詭秘。

直到這時,老者的身上才流露出一股無比危險的氣息,那氣息蔓延開,所有人都忍不住瑟瑟發抖,停止了手上的動作。

每個人的耳畔邊似乎響起了一陣鬼哭狼嚎的聲響,陰風陣陣,這個老者單憑著氣息的流露,便讓眾人如墜九幽煉獄,體驗到了那生不如死的精神折磨。

「兩個小東西未免也太看不起人了,恩,老夫已經很多年沒碰到這麼熱鬧的場景了,這一次就姑且繞你們一命,下次若敢再犯,定叫你們魂飛魄散!」老者獰笑一聲,身軀一震,一股龐大無比的衝擊力從他體內迸發。

呂歸塵和月曦兩人驚叫著朝後倒飛出去,猶如斷了線的紙鳶,半空中齊齊吐出一口血霧,神色萎靡,臉色不振。

被那老者一陣瘋狂的汲取,他們險些命喪當場。

站穩腳跟,再望向那老者,眼眸中溢滿了濃濃的驚駭。

楊開的眼珠子也在劇烈顫抖著,幾乎不敢相信自己見到的一切。

呂歸塵有著怎樣通天徹地的修為,他親身體會過。在呂歸塵手上,他根本沒有一點反抗的餘地。

呂歸塵最起碼也是聖王兩層境,甚至是聖王三層境的高手。

可這樣一個高手在那詭異的老者面前,就如三歲孩童般可笑。

那這個老者又有怎樣的修為境界?楊開不敢想像。

「恩,對了,這裡難得來這麼多人,叫你們的人就別打了,死一個少一個,很快又要冷清下去了。」那老者想了想,忽然又吩咐一聲。

呂歸塵和月曦怔怔地望著他,連忙點頭:「聽從前輩的吩咐!」

見識到這老傢伙的超絕實力之後,他們再也不敢造次。因為他們都知道,這個老者若是有心的話,可以輕易地殺光這裡所有的人。

他的實力根本不是眾人能夠抵擋的。

「哎,死了也不能浪費,就讓你們進來吧。」老者似乎在喃喃自語,把手一拋,一桿漆黑的大旗忽然出現,那大旗上散發著陰森森的氣息,隱約可見許多虛無飄渺的人影獸影在其中涌動著,那一道道人影獸影分明是神魂靈體,每一個都強大無匹,讓人心悸。

它們全都被束縛在大旗中,宛若失去了自身的意識,化為嗜血和殘忍的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