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章 他怎麼有些生氣?

第一千章 他怎麼有些生氣?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劍盟的月曦是個中年美婦,身材豐腴,腰肢曼妙,美腿修長,那潔白的衣裙罩在她身上正是恰到好處,高高鼓起的酥胸處,頂著那劍盟獨特的劍型標記,嬌軀上下散發著成熟端莊的氣質。

禾早禾苗姐妹兩人領著楊開來到她面前,恭敬地喊了一聲。

月曦臉色還顯得有些蒼白,潔白的衣袍上也多有殷紅,聞言螓首輕頷,狐疑地望了一眼跟在她們身後的楊開,略顯警惕地問道:「你們領著一個紫星的人過來幹什麼?」

她沒見過楊開,理所當然地以為楊開是紫星那邊的武者。

「師傅,他不是紫星的人。」禾苗走上去挽住了月曦的胳膊,指著楊開笑嘻嘻地介紹道:「他就是在混亂深淵裡面給我和姐姐那些晶石和丹藥的人,他叫楊開。」

「是他?」月曦秀眉一揚,似乎有些意外。

在混亂深淵裡找到禾早禾苗的時候,她也聽姐妹兩人說過那段時間的遭遇,知道若不是楊開給她們提供了一些恢復品,姐妹兩人早就不支了。

不過她對楊開的來歷還是有些懷疑。

一個入聖一層境的小武者,怎麼會無緣無故地跑到混亂深淵去?他有這個本事?

心中這般想,月曦神色不動,輕啟朱唇道:「小夥子,謝謝你之前對我兩個徒兒的照顧。」

「前輩客氣了。」楊開淡淡點頭,「舉手之勞而已。」

「恩,之前你給禾早禾苗提供了一些幫助。這樣吧,我就送你一千塊聖晶,當作謝禮。」月曦這般說著,伸手朝一旁示意了下。立刻便有一個武者走了過來,上下打量楊開,嗡聲道:「朋友你的空間戒呢?」

楊開愕然,搖頭道:「我沒有這種東西。」

那武者有些為難地望著月曦。楊開沒有空間戒,他就算是想把一千塊聖晶交過來也無法做到。

月曦皺了皺眉,吩咐道:「把你的空間戒給他吧,反正也不是什麼太貴重的東西。」

「是。」那武者有些不清不願地點點頭,手上戒指光芒不斷地閃爍著,從空間戒內取著屬於自己的東西,交給同伴保管,片刻後,他才將空間戒取下。遞給楊開道:「這裡面還剩下一千塊聖晶。你數數。」

「我過來不是要報酬的。」楊開神色古怪。

他忽然感覺。這月曦似乎有些迫不及待要把自己給打發了一樣,生怕自己再繼續留在這裡。

他不知道這到底是為什麼。

「那你想要什麼?」月曦黛眉一皺,神色有些不悅。

那個伸手將空間戒遞過來的武者也撇嘴笑道:「朋友。一千塊聖晶已經不少了,我還送了一件儲藏秘寶。應該知足了吧?」

「我說了,我不是要報酬的。」楊開也皺起了眉頭,他忽然意識到,對方似乎覺得自己是想夾恩圖報。

這讓他很不爽。

「師傅,是這樣的。」禾早走了上來,開口道:「他被那個呂歸塵下了禁制,一身力量無法動用,所以他想請你幫忙解除禁制。」

「力量無法動用?」月曦訝然地望著楊開,神念掃過來,確認一番,這才道:「我看看。」

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朝楊開點來。

楊開沒有動彈,雖然對方誤會自己讓他有些不開心,但這個時候解除自身的禁制還是最主要的。

所以他乖乖配合。

月曦的手指點在楊開的額頭上,一股如涓涓溪流般的能量從那手指湧入楊開體內。

不知道為什麼,楊開忽然生出一種奇妙的感覺,那能量涌過的位置,變得及其舒服,整個人的精神也不由自主地放鬆了下來。

下一刻,楊開臉色一變,如遭雷噬,身軀微顫間猛地朝後退了幾步,避開了月曦的手指,目光陰沉地朝她望去。

這女人……剛才居然在自身的力量中悄無聲息地夾著一道神念,刺進了自己的識海內。

若不是反應快速,將識海封閉,楊開估計自己識海內的秘密已經暴露在她的眼皮子底下了。

楊開的識海中,有六彩溫神蓮,有神識之火,有已經與他融為一體的滅世魔眼,無論是那一樣,他在平時的時候都可以完美隱藏,但一旦有人窺探他的識海,他就無法隱瞞了。

不管這個月曦這麼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都已經觸犯了楊開的底線。

所以他立刻避開。

月曦的俏臉上湧出一絲訝然,似乎沒想到楊開的感覺如此敏銳,居然能察覺到她動的手腳。

「楊開你怎麼了?」禾苗見楊開臉色不對,大吃一驚,連忙詢問。

「沒什麼,前輩的修為太高,打進我體內的力量我有些無法承受。」楊開隨口解釋道,他沒有將實情道出,因為那對他一點好處都沒有。

月曦怔了一下,也微笑道:「是我手腳重了些,讓你受驚了。」

「師傅,他體內的禁制解開了么?」禾早關切地詢問道。

月曦搖了搖頭,苦澀道:「若是以前,我還能解開,但是剛才我被那莫名而來的老者傷了一些根本,他體內的禁制,我暫時無能為力。」

禾早禾苗頓時流露一抹失望的神色,再望向楊開,姐妹兩人都一副抱歉的模樣。

「沒什麼,解不開就算了。」楊開一點沒有失望,伸手將月曦身邊那個武者手上的空間戒拿了過來,抱拳道:「無論如何,多謝前輩好意和厚贈。」

說完,轉身就走。

「楊開你別急,等師傅恢復幾日就能幫到你了。」禾苗一臉天真地呼喊,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忍不住撅嘴道:「他怎麼好像有些生氣啊。」

「這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