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一章 兄弟,見到你可真好

第一千零一章 兄弟,見到你可真好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莫名而詭異的懸空大陸,山清水秀,景色優美,靈氣逼人。

整個大陸的上空,籠罩著一層濃濃的霧靄,那是靈氣濃郁到一定程度凝結出來的。

從那不遠處的山峰內流淌出來的清泉,也甘甜清澈,富有極大的滋養功能,似乎那清泉並非普通的水,而是靈液。

紫星和劍盟兩個勢力總共差不多百多名武者,落難至此,一場大戰之後,雙方武者都各自尋覓位置,打坐恢復。

很快,他們便驚奇地發現,在這個懸空大陸上,他們的恢復速度比平常要快好幾倍有餘,因為這裡的靈氣實在太充裕了,一個個振奮莫名,以為大難不死必有後福,賣力地汲取著身旁的天地靈氣。

唯有那七彩詭異的天空,讓人心悸不安。

那天空中流淌著七彩氤氳,看不到日月星辰,跟這些武者以前所居住的地方完全不一樣,這種景色讓他們有些無所適從。

一日後,大多數武者都恢復的差不多了,他們本身也攜帶了不少靈丹妙藥,輔以此地濃郁的靈氣,小傷基本痊癒。

紫星的呂歸塵忽然來到劍盟這邊,在劍盟一群武者仇視警惕的目光中,雲淡風輕地走向月曦。

察覺到腳步聲,月曦緩緩睜眼,待他走到近前才開口問道:「做什麼?」

呂歸塵示意了下不遠處的那座山峰,若有所指道:「你不好奇那位前輩到底是什麼身份么?」

「好奇又如何?」月曦神情淡漠,沒有表現出太多的興趣。

但是她怎會不好奇?這一日間她一直在苦思冥想。想那老者的身份,卻理不出什麼頭緒,她相信呂歸塵也一樣在考慮著同樣的問題,他現在過來找自己就是最好的說明。

「那位前輩所用的漆黑大旗,應該不是無名之物,只是我想來想去,近千年來也沒有哪位強者所用的秘寶與那大旗相似,你有什麼高見?」

「我沒有,我也認不出那大旗到底是什麼。」月曦搖頭。

「果然……那你我二人聯手去打探一番怎樣?」

「跟你聯手?」月曦不屑地撇撇嘴,「那豈不是與虎謀皮?」

「話不能這麼說。」呂歸塵渾不在意。「如今你劍盟的人和我紫星的人全都落難在此。此地又有一位實力絕頂的前輩,按道理來說,我們也應該去拜訪一番。」

「你覺得他會見我們?」

「我不清楚,但事在人為嘛。最起碼也要打探下他的心性。這對你劍盟的人沒有壞處。」呂歸塵勸說道。

月曦皺著眉頭。沉吟起來。

她知道呂歸塵說的沒錯,但潛意識裡還是排斥和這個敵人聯手。

眼下局勢所逼,她無法拒絕呂歸塵的提議。好一會,她才輕輕頷首:「好吧,我就與你一起前去拜訪那位前輩。」

「放心,這一次我不會耍什麼手段的,你也看到那前輩的實力了,我不會亂來的。」呂歸塵苦笑不迭,那等層次的高手,幾乎與一位星主相當,呂歸塵自付就算十個自己加在一起也不可能是人家的對手。

月曦沖劍盟的人吩咐了幾句,款款起身,與呂歸塵二人朝那老者所居的山峰處行去。

等到兩人走遠了之後,禾早禾苗姐妹兩人對視一眼,不著痕迹地朝楊開這邊靠來。

昨日發生的事讓她們感覺很抱歉,所以一直想著跟楊開表達下歉意,安慰他多等幾日,等月曦恢復過來便幫他解除體內的禁制。

但是禾早敏銳地察覺自己的師傅有些不太信任楊開,所以並沒有當著她的面與楊開多做交流,免得師傅對楊開的誤會加深。

直到現在,她才找到合適的機會。

她們才剛動身,那個叫衛武的武者忽然就攔在了她們面前,微笑詢問:「兩位師妹幹什麼去?」

禾早眉頭一皺:「隨便走走。」

衛武笑了笑,自告奮勇道:「師兄陪你們一起。」

「不用!」禾早神色不悅,果斷拒絕。

衛武搖頭道:「師妹,師傅剛才說了,讓我們不要擅自行動,因為誰也不知道這裡到底隱藏了什麼危險,你們兩人可是師傅的掌上明珠,若是出了什麼意外誰擔當的起責任?就讓師兄隨行護衛,若真有什麼事發生,師兄也可以替你們拖延一陣。」

他一副甘願為禾早禾苗拋頭顱灑熱血的凜然模樣,昂首挺胸,扮成熟可靠狀。

「昨日那個前輩不是說過,這裡沒有任何危險么?」禾苗眨巴著大眼睛。

「誰知道那位前輩說的是真是假呢,他實力高深,此地大概對他沒有危險,但是我們就不一樣了。就是因為不知道這裡的奧秘,師傅才會跟那個呂歸塵去打探消息的。」

「師兄,你實話告訴我,師傅是不是有些懷疑楊開的來歷和身份?」禾早美眸盈盈地望著衛武。

「師妹為何這麼說?」衛武一臉吃驚的模樣。

「就是這種感覺,師傅給我的感覺是不想讓我們與楊開有太過的接觸,而且昨天我們帶楊開過來的時候……師傅似乎對他動過什麼手腳。」禾早直言不諱,一邊說一邊回想楊開當時受驚和惱怒的樣子。

若非師傅暗中動了什麼手腳,他定然不會生氣的。

衛武嘿嘿笑著:「師妹多心了,師傅何等人物,怎會在意那麼一個小角色?再說了,師傅所做的一切,也都是為了我們這些弟子好,閑話不多說了,兩位師妹要走走的話,就讓師兄隨行,我也想到附近去看看。」

「不用了,我們不想去了。」禾早搖了搖頭,又帶著禾苗回到原來的位置盤膝坐了下來。

衛武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