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四章 屬於烏索的奇遇

第一千零四章 屬於烏索的奇遇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汲取了這些神魂能量,楊開本身對入聖境這個層次的理解也達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程度,對自身力量的掌控也遠比以前要熟稔的多。

好處遠不止這一點,因為每一次吞噬別人的神魂能量,都會多多少少地為楊開增加一些神識強度,增強他本身的神識力量,一次兩次增加的雖少,但是聚沙成塔之下,這種增加也讓他的神魂比起同等級武者要強橫數倍。

那神識匯聚而成的火焰海洋,似乎也因此變得更濃郁澎湃了些小說章節。

楊開將最後剩下的幾團神魂能量吞噬。

不過在吞噬其中一團神魂能量的時候,他的表情忽然變得古怪,連忙停止了自己的動作,怔怔地望去。

在他神魂靈體的面前,懸浮著一團不算強大的神魂能量,比起其他的甚至都要弱小,只有超凡三層境的水準。

這是那叫烏索的圖師死後留下來的!

楊開心頭瞭然,因為當時他是親眼看到烏索在自己面前爆成一團血霧,屍骨無存,而當時整個戰艦動力室內,只有烏索一個人是超凡境的水準,其他人全都是入聖境。

烏索死後留下的這團神魂能量似乎有些與眾不同。

確實只有超凡三層境的水準,比起其他人都弱小一些,但是裡面還隱藏了一些別的東西,一些與眾不同的東西。

楊開凝出神念,朝那裡探查。

莜地,他彷彿離開了自己的識海。置身在一片廣袤的星空中,四周繁星點點,那些星辰散發著迷人而耀眼的光芒,有的散發出勃勃生機,有的死氣沉沉,光澤暗淡。

他整個人在這一瞬間彷彿變得無窮大,凌立在星空中,俯瞰著整個星域。

任何一個角落,任何一個星辰,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那些星辰光點。正在一種奇妙的力量驅使下。以一種及其複雜的規律旋轉著,讓他無法把握痕迹。

楊開一眼便看到了在這整個星域正中心位置的一片地方。

那裡的一些星辰似乎特別明亮,有的通紅如火球燃燒,有的潔白如冰霜覆蓋。有的星辰上風能量凝為實質。化為一道道通天的風龍。還有星辰如一顆古樹……

混亂深淵!

楊開轟然巨震。

他立刻意識到,自己看見的這一片與眾不同的星空,正是他以前一直迷失在其中找不到出路的混亂深淵。那一顆顆耀眼而能量澎湃的星辰,他太熟悉了。

他來到星域進入的第一站便是混亂深淵,早就將那些星辰的模樣記在腦海中,刻進了靈魂深處,與眼前見到的這些毫無區別。

就是縮小了無數倍。

烏索的神魂能量中居然隱藏了一張星圖。

而且是整個恆羅星域的星圖!

楊開瞠目結舌,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就在他神念流連於星圖之中,暗暗觀察的時候,他識海內的海水如被蒸發了般,水位迅速下降,神識力量以一種匪夷所思的速度在流逝著。

一陣撕裂般的痛楚從識海蔓延到全身,楊開大驚之下,連忙收回自己的神念,這才發現自己識海內的變化。

在這短短的時間內,識海內的神識力量居然一下子消耗了將近一半。

那種撕裂的痛楚是神識力量消耗過度的徵兆,與自己剛才不知深淺窺探那星圖的奧秘似乎有些關聯!

楊開深深地吸了口氣,不敢再魯莽行事,連忙將心神遁出。

意識回歸軀殼,冷風一吹,全身冰涼,自己一身衣衫都被汗水打濕了,全身血肉緊繃,身軀輕顫。

神荼就坐在一旁,目瞪口呆地望著他。

見他一副如臨大敵,痛不欲生的模樣,忍不住勸解道:「楊開,慢慢來,不用急,那畢竟是聖王境強者下達的禁制,你一時半會是無法解開的。」

他明顯以為楊開是在衝擊呂歸塵留下的禁制,才會弄的這般狼狽。

「我知道,不用管我。」楊開隨口應付了一句,悄悄地從魔神秘典內取出一枚補充神識力量的聖丹塞進嘴裡,一邊調息恢復神識力量,一邊思索起來。

據神荼之前所說,烏索是紫星勢力內能夠排名前三的頂級圖師,所以他才有資格坐鎮在紫星的戰艦內,負責指引戰艦的前進方向,修補更改星圖。

這樣一位頂級圖師,對星域的研究定有自己的獨到見解,他的一生除了花費少量的時間在修鍊上之外,剩下的時間肯定都用在研究星圖上了。

但這根本無法解釋在滅魂金光的凈化威力後,那星圖還依然能夠存在的原因。

滅魂金光能夠將武者生前的記憶和一生的經歷全部抹除,留下來的都是精純的能量。

這也是為什麼楊開一直以來只能得到別人對天道武道的感悟,而無法得到他們修鍊的功法秘典的原因。

星圖的知識可以看成是烏索致力一生修鍊的領域,按道理來說是會被凈化掉的。

可它還是完整無缺地保存了下來。

這個現象很古怪,以前從未發生過。

楊開思來想去,驀然想到一種可能性。

這保存下來的星圖並非烏索研究學習得到的屬於自己的知識,而是他也曾經有過奇遇,不知道在什麼地方融合了這一張星圖。

它不屬於烏索,所以它沒被凈化,它比滅世魔眼的檔次要高!

只有這種可能才能解釋的了眼下的情況。

楊開越考慮越覺得自己的猜想是正確的。

他忽然又睜開眼,看向神荼,開口道:「問你件事。」

「什麼?」神荼別頭望著他。

「你對那個叫烏索的圖師,了解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