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八章 被惹毛了

第一千零八章 被惹毛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山腹內,衛武逼視著楊開,他的臉色在那奇石光亮的印照下,顯得愈發陰鷙。

楊開回望著他,神色淡漠,不為所動。

衛武的臉皮抽了幾下,似乎沒想到楊開居然一點也沒流露出害怕的神色,頓時覺得好生沒趣,撇嘴道:「我可以說服師傅,讓她幫你解開禁制,但是相對地,你交出自己的神魂烙印,以後我讓你幹什麼你便幹什麼。」

頓了一下,又補充道:「在這裡,你無法動用力量,危機重重,但只要你交出神魂烙印,以後我自然會庇護你的安全,你也不算吃虧,運氣好的話,說不定日後還能加入劍盟!」

「說完了?」楊開不耐地打斷了他。

衛武愕然,止住了話頭。

「說完就請離開吧。」楊開伸手示意。

衛武的臉色剎那間陰沉起來,緩緩地起身,森寒地獰笑著:「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最好好好考慮考慮再回答,要不然可能會後悔的。」

楊開緩緩搖頭:「我不知道你要我的神魂烙印做什麼,但是我絕對不可能讓自己的一生被旁人掌控,你還沒這個資格。」

「小子夠猖狂!」衛武大笑起來,似乎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壓低了聲音威脅著:「你說我要是在這裡把你給殺了,又有誰會知道?」

楊開面色一沉,眯眼望著他。

雖說那神秘老者之前說過不允許旁人在這裡惹是生非,但誰又知道他是否能夠庇護所有人的安全?

他又有什麼理由這麼做?

「我對你兩位師妹有恩,你們誤會我也就算了,居然還想殺我?」楊開聲音冰冷,殺機暗暗涌動。

「就是因為你對她們有恩,所以你才該死。若非因為你多管閑事,她們早就死在……」衛武神色猙獰地咆哮,話說到一半,忽然意識到不妥,連忙打住。

黑暗中,兩人四目相對,都表情怪異。

楊開以為這傢伙這般討厭自己,是因為怕自己橫刀奪愛,以為他對禾早禾苗有意思。哪知道事情根不是自己想的那樣。

他似乎巴不得禾早禾苗早點死了的好。

這其中到底牽扯了怎樣的秘辛楊開不太清楚,大概跟劍盟內部的紛爭有些關聯,楊開也懶得去想。

但是因為衛武的一番口不擇言,山洞內的溫度明顯下降了不少。

「小子,你若想活命。最好忘記剛才發生的事,要不然我定將你碎屍萬段!」衛武沉默一陣,冷哼地威脅一番,轉頭離去。

就在他轉身的剎那,一縷寒光忽然從他的袖口中飛射出來,那寒光如一條悄無聲息的靈蛇,在黑暗中精準無比地尋找到了楊開所處的位置。攀上他的脖子,在他的頸脖處繞了一圈。

「哼,只有死人才不會泄露秘密!」衛武輕笑著,把手一招。那寒光莜地又收了回來,被他拿在手上。

那赫然是一柄軟劍,鋒利無匹。

然後他轉過頭,準備去處理楊開的屍體。不留下什麼蛛絲馬跡。

就在他轉身的剎那,迎面忽然一道身影衝撞而來。在那奇石的柔和光芒下,衛武清楚地看到楊開因為憤怒而扭曲的臉龐,這個青年的頸脖處,還有一道血肉翻卷的傷口,從那傷口處,流出了金色的鮮血。

衛武失聲驚叫,想不明白楊開為何沒有死掉!

這個青年一身力量被封印,自己又是以入聖三層境的修為偷襲出手,斷沒有失敗的道理。

衛武的表情驚恐,就如白日見鬼了一般。

他的反應及其迅速,察覺到不對的一瞬間便重新凝聚起了自己的力量,手上那柄軟劍驟然爆射出一道道炫目寒光,朝楊開籠罩過去。

楊開一身陰寒邪能,嗜血狂暴的氣息瀰漫,整個人的氣質與剛才已經大不相同,現在的他就如蟄伏許久驟然蘇醒過來的洪荒凶獸,他任由那些神光擊打在自己身上,傳出一陣密密麻麻的聲響,一路橫衝直撞,逼近衛武面前,抬手就是一拳。

轟……

這一拳正中衛武的面門,衛武只聽到一陣骨頭斷裂的聲響傳出,整個鼻樑在一瞬間塌陷,口中傳出血腥的氣味,頭暈目眩,仰面飛了出去。

被那隻拳頭打中的時候,衛武驚駭地發現自己的聖元居然沒起到任何的防護作用,它們就如不存在一樣,那拳頭的剛猛威力直接越過聖元的守護,加諸在自己的骨頭上,將他的骨頭打的碎裂。

他被這一拳給打懵了。

身子在山洞內彈了幾下,撞的石屑紛飛,落到地上,險些沒緩過氣。

不敢有絲毫耽擱,連忙爬了起來,還沒來得及辨認下方向,迎面一股大力襲來,有一隻大手卡住了他的頸脖,將他摁倒在地上。

楊開喘著粗氣,黑暗中一雙眼睛都變得如嗜血的猛獸般殷紅,傲骨金身內的邪惡威能海嘯般爆發,朝衛武衝去。

他是真被對方給惹毛了。

因為那神秘老者的強大太過深入人心,因為他之前的警告言猶在耳。

更因為在化解自身禁制的最後關頭,楊開無暇他顧,他以為這衛武無論如何都不敢對自己下手的。

剛才被偷襲的一瞬間,楊開還沒反應過來,直到頸脖處傳來疼痛,他才匆忙凝聚力量抵擋!

繞是如此,頸脖也被拉出一道大口子,鮮血淋淋。

自己險些就被人給梟首了!

若非肉身及其強悍,若非在那一瞬間禁制完全解除,力量恢復,後果難以想像。

楊開怒不可揭,殺念如cháo。

「你……你怎會……」衛武瞪大了雙眼,驚恐地望向楊開,不明白應該被禁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