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一十章 挑釁

第一千零一十章 挑釁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開通了,休息一下眼睛吧,聽聽書也不錯哦!

月曦徑直地來到楊開面前,鳳眸不怒自威,冷冷地俯瞰著他,俏臉上滿是不善。

楊開皺眉,有些不太確定她為何變成這麼一副態度。以前她誤會過ziji,可也不會充滿敵意。

但是現在,她似乎恨不得立刻殺了ziji一樣。

這讓楊開很不解,不知道ziji這一次又怎麼得罪她了。

「你殺了衛武?」月曦忽然出聲」「小說。

「你說什麼?」楊開眼神一亂,佯裝淡定。

「你以為我不知道?」月曦冷笑不迭,「衛武死在你手上,就在半個時辰前!」

楊開愕然,頓時意會到這個美婦應該有什麼tèbié的手段,能夠探知剛才發生的事,又或者是衛武臨死之前給她傳訊了。

不過楊開並沒有見到衛武死前取出那傳訊用的羅盤秘寶,所以前一種可能性很大。

他立刻明白月曦為何對ziji抱有敵意了。

「你到底為何要殺了他?又用了何種陰謀手段才能殺得了他?」月曦厲聲質問。

「他自找麻煩,死不足惜!」楊開輕哼。

「他為何要找你的麻煩?」月曦繼續喝問著,「你與他無怨無仇。」

「這話你不妨去問問他,我也很想知道。」

「好,,有朝一日若是能這裡,我定讓你償命!」月曦咬牙威脅,嬌軀輕顫,彰顯內心的fènnu,她顯然以為楊開是趁衛武不備。得手,要不然以衛武的實力,絕對能輕鬆地完勝楊開。

徒兒慘死,月曦這個做師傅的自然要替他報仇雪恨。

「威脅向來沒什麼好下場!」楊開頓時惱火起來,心情憤懣。

說起來,他本可以和劍盟的人好好相處的,bi精此前他對禾早禾苗施以恩惠,只要月曦還有點報恩之心,就不會將事情鬧得這麼僵。

與這美婦第一次見面,她就妄想刺探楊開的識海。雖說當時她可能是謹慎小心。生怕楊開是紫星的探子才那麼做,但也讓楊開很是不爽。

隨後發生的種種事情讓雙方的guānxi越鬧越僵,直到現在yi精無法收拾了。

楊開擊殺了衛武,不管出於什麼樣的緣由。月曦都不會與他善罷甘休。

「我倒要看看我會是什麼下場。」月曦銀牙緊咬。悠然道:「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

楊開咧嘴一笑。turán淫邪地道:「你這樣一個美婦,最好的下場就是被凌辱致死!」

月曦俏臉一冷,嬌軀顫抖的愈發猛烈。美眸中迸發出森冷的殺機。

她似乎壓制不住心中的怒意,要衝楊開動手了。

「你沒試過男人的滋味?」楊開察言觀色,表情古怪地邪笑起來,繼續惡毒地挑撥:「很好很好,我會彌補你的遺憾的,讓你在死前成為一個真正的!」

他此刻的模樣,渾然就是一個厚顏無恥的流氓無賴,是個不要臉的惡人。

月曦的殺機愈發濃郁,臉色難看到極點,一身力量涌動,雙拳緊握著,驀然,她閉上了美眸,深深地吸了口氣,將fènnu平息下去。

她知道,在那神秘老者面前動手註定沒什麼好下場,恐怕還不等她將楊開擊斃她就yi精死了。

「你想激怒我對你出手?」月曦再次睜開雙眼,咬牙嬌喝:「小輩,你會為今日的狂言付出代價的!」

她從來沒被哪個男人用這種挑逗性的言語羞辱過,尤其是這個男人還是不知道比她小多少歲的青年,月曦心頭的fènnu幾乎無法壓抑。

好在她及時洞悉了楊開的意圖,沒讓他的陰謀得逞。

那般說著,月曦掉頭就走,再也不願看楊開那醜惡的嘴臉,她生怕ziji一個控制不住,真的沖楊開動手了。

望著月曦迅速離去的背影,楊開輕佻地吹了個口哨,目光在她的腰肢,臀溝,大腿間遊盪,放肆至極,炙熱如火。

被那種目光凝視,月曦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芳心震怒不已,殺楊開之心愈發堅定。

直到她遠去,楊開戲謔的目光才閃過一絲隱蔽的遺憾。

他剛才確實是想在這裡激怒月曦,逼她動手,反正都yi精不死不休了,自然是先下手為強,但讓他失望的是,月曦居然將那口怒氣忍了下去。

現在她忍耐,等到下一次爆發出來,只會比此刻更加狂暴。

楊開暗暗嘆息,大感頭疼。

這邊的衝突並沒有瞞過其他人的觀察。

紫星的呂歸塵一直在瞅著這邊,待月曦離去之後,竟笑眯眯地沖楊開豎了豎大拇指,一臉幹得不錯的表情。

那碧雅更是掩嘴嬌笑,媚眼不斷地朝楊開這邊拋來:「看不出來,你這傢伙這麼流氓,姐姐發現忽然有些喜歡上你了。」

「我也喜歡你啊。」楊開咧嘴沖她一笑。

碧雅頓時花枝亂顫起來,嗔道:「謊話連篇,鬼才信你!」

「師傅你沒事吧?」另一邊,禾早望著臉色發白的月曦,輕聲詢問。

「沒事。」月曦深深地吸了口氣,飽滿的酥胸幾欲裂衣而出,沉聲道:「看清他的醜惡嘴臉了吧,以後不要再接近他了,若是有機會,你們替師傅殺了他,為你們師兄報仇!」

禾早抿了抿嘴,乖巧頷首:「是!」

禾苗皺著眉頭,看向楊開的眼神也變了味道。

她對ziji師傅的話深信不疑,以為那才是楊開的真面目,楊開在大庭廣眾之下,連她師傅都敢戲弄,更與紫星的碧雅**,讓她厭惡不已。

暗暗覺得ziji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