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空間法陣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空間法陣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山腰的平地上,所有人都神情亢奮,雙目泛著精光。

「暗星是什麼?」楊開扭頭詢問。

「泛指那些沒有被發現,沒有被開發過的星辰!」神荼雙眸明亮,迅速解釋著:「如今整個恆羅星域被幾個大勢力瓜分,但還有一些地方是從來無人去過的,也無人敢去,在那裡,或許存在著一些特別的星辰,這些星辰都是暗星,每一個暗星都意味著一處未被開發的領地,或許有著驚人的財富和物資,這些年來,各大勢力都致力於發現和開發暗星,期望能找到一些與眾不同的星辰。嚴格算下來,混亂深淵裡的那些星辰勉強也算是暗星。」

楊開點點頭,表示明白。

「不過聽這位前輩所言,我們好像還留在混亂深淵中?」

「大概吧。」這一點楊開已經通過自己識海中的星圖確認過了,所以他並沒有驚詫。

「你們難道沒發現這裡的天地靈氣比起混亂深淵有過之無不及么?」老者繼續說道:「那是因為混亂深淵裡的能量通過不知名的途徑匯聚到這裡來了,而這裡就是一個囚籠,靈氣進來卻出不去,長年累月下來,便形成了現在的規模,若非如此,老夫倒是寧願住在這裡了,這裡可是修鍊聖地啊。」

「前輩你說這裡是囚籠?難道你也被困在此地?」呂歸塵臉色一變。

他與月曦兩人在前些日子曾經御使星梭深入過天空,可無論他們飛出多遠。也依然見不到日月星辰,見不到星域中應該有的景色。他們始終只能在這一片懸空大陸上空穿梭。

他們知道自己被困住了,被那四面八方包裹懸空大陸的七彩天空給困住了,他們以為那是這老者動的手腳,下達的禁制,設置的結界。

可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這樣。

呂歸塵的話似乎戳中了老者的痛處,他不禁神色有些猙獰,一股陰森的煞氣從他的體內蔓延出來,獰聲道:「不錯。老夫確實是被困在這裡了!而且已經被困了差不多兩千年!」

「兩千年!」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響起,所有人都瞠目結舌地注視著老者。

「老夫被困的時候,還只是個剛到聖王境的小角色而已,但如今……嘿嘿……」他低笑,神情桀驁,一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的表情。

大家都明白他想說什麼,於是不由自主地吞咽著口水。

面前的這位神秘老者。絕對是能夠與各大星主相提並論的人物!

「敢問前輩如何稱呼?」月曦嬌聲喝道,在這等強者面前,她再不敢有絲毫放肆,直把姿態放的極低。

老者皺了皺眉頭,陷入了沉思,似乎已經很久沒有跟別人自報過家門。一時沒想起來,好一會才道:「我的名字不提也罷了,反正你們也不知道。」

他明顯不願意將自己的名字透露出來。

眾人仔細想想,覺得也是如此,兩千年前被困在這裡的時候。老者只是剛到聖王境,確實名不見經傳。說出來也無人知道。

「那我等該如何稱呼前輩?」呂歸塵詢問,他與月曦雖互為敵人,但在與這老者交流的時候一唱一和,配合的竟相當不錯。

「鬼祖!從今以後,你們可稱呼老夫為鬼祖!」

「鬼祖……」眾人無言。

「鬼祖前輩,你被困此地兩千年,難道一直找不到出路么?」呂歸塵壯著膽子問了一句,若是連這個自稱鬼祖的老傢伙都無法找到逃生之路,那他們就更不用想了。

這裡可是能困住一位虛王境強者的囚籠。

鬼祖搖了搖頭:「這個空間很詭異的,它一直隱藏在混亂深淵中,被那混亂的域場遮蓋,平常的時候根本無法發現,也無法探查,只有在特殊的情況下,這個地方才會開啟那麼一瞬間。」

「特殊的情況?」呂歸塵驚疑。

「就是你們上次進來的時候發生的情況,我想用不著老夫提醒吧。」

所有人都回想起混亂深淵中域場暴亂,黑洞吞噬戰艦的場景,全都心有餘悸。

「但那一瞬間時間太過短暫,老夫想趁機從那裡竄出去都不可能……」鬼祖嘆息著,顯然在上次眾人來到這個大陸的時候,他也察覺到黑洞的洞開了,不過卻來不及離去,讓他扼腕嘆息。

「老夫在這裡待了兩千年,前前後後也有一些人無意中闖入這裡,嚴格算下來,你們算是第三批人,也是人數最多的,之前的兩批都是寥寥三五人而已。」

「他們人呢?」月曦發問,話一出口就知道自己問錯問題了,俏臉立刻變得慘白。

那些人的結局下場如何,根本無需多想。

要麼是耐不住寂寞,無疾而終,要麼就是被這個鬼祖殺了!

他看上去可不像是什麼好相處的人。

這也許會是此地近百人的結局。

鬼祖繼續道:「老夫被困此地的前一千年,致力於修鍊提升自己的實力,後一千年,一直在尋找離開這裡的方法,功夫不負有心人,終於讓老夫想到一個辦法!」

他低喝著,表情亢奮,似乎很為自己想到的辦法而自鳴得意。

呂歸塵和月曦兩人頓時雙眸放光,暗暗緊張激動。

這鬼祖若是有辦法能夠離開這裡,他們未必就不能說服對方帶自己一道離去,鬼祖的一番話讓他們看到了新的希望。

「鬼祖前輩,若是方便的話能不能讓晚輩也……」呂歸塵急忙道,惟恐被月曦搶了先機。

「我知道你們想說什麼。」鬼祖嘿嘿低笑,「恩,老夫也正有此意。」

一臉期待熱切的呂歸塵和月曦剎那間愣住,一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