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做牛做馬?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做牛做馬?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鬼祖所居的山腹內,被他開闢出了一個個巨大的石室,每一個石室都佔地面積不菲,裡面堆積著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也不知道鬼祖是從哪裡弄來的。

空氣乾燥,石室內到處點綴著散發柔和光芒的奇石,讓這裡的光線明亮。

這一座山峰,似乎是整個懸空大陸的正中心位置,山峰內部,四通八達的甬道匯聚成了一個大陣,將大陸的濃郁靈氣朝這邊聚集小說章節。

楊開在萬里之外的山洞內布置的手法與鬼祖的手段比較起來,就顯得有些幼稚可笑了。

一條小小的溪流從那些石室中穿過,清澈的泉水緩緩流淌著,那並非普通的溪流,而是純粹由靈氣凝結成的靈水,喝上一口等於汲取龐大的天地能量,對自身的修鍊大有裨益。

楊開扛著禾早禾苗兩人走進山腹內,神念感知一番,不禁微微動容,這裡的修鍊環境簡直不要太好,怪不得鬼祖會將這裡選為他的住處。

他也看出了那溪流中的古怪之處,不禁嘖嘖稱奇,順著溪流的方向,繼續往山腹內走去。

自被楊開抗到肩膀上,禾早就一言不發,禾苗倒是嚇得瑟瑟發抖,她以為楊開這個衣冠禽獸真要對她做些什麼不恥的事情。

耳畔邊依然還回蕩著月曦那撕心裂肺的怒喝和咒罵聲,她的嗓子似乎都喊啞了,也無人理會她。

不多時,楊開停住了步伐。他隨便找了一間石室走進去,將禾早禾苗放了下來。

禾苗頓時如兔子般跳到姐姐背後,用手攥緊了自己的衣襟,惶恐地望著楊開,顫聲道:「你要幹什麼?你不會對我們做什麼吧?」

「你說呢?」楊開邪惡地笑了起來。

禾苗忍不住打了個冷戰,愈發驚慌了。

「別玩了。」禾早淡然地望著楊開,黛眉凝成一線:「有意思么,就算你跟師傅有過節,也不應該這般折磨她,這樣做……太殘忍了。」

「殘忍?」楊開揚眉。冷笑一聲。「你師傅那樣的人就應該被教訓一番,你們跟在她身邊時間肯定不短,難道不知道她有什麼缺點?」

禾早皺著眉頭,輕輕嘆息道:「師傅有時候確實冥頑不靈了些。也死不認錯。就像前段時間。她分明知道自己不應該過分地警惕你,刁難你,應該跟你道個謙。感謝你救過我們,但始終拉不下那個臉。」

「那是因為我實力低,不被她放在眼中。」楊開緩緩搖頭。

「師傅不是壞人,她……」

「不用說了,她曾經有殺我之心,就要付出代價!我會看她表現來決定她的生死。」

禾早嬌軀一震,略顯不安地望著楊開:「你想殺師傅?」

「看她的態度,我不會放任任何一個對我有敵意的人活在這個世上!」楊開神色冷酷,「就算她是你們師傅也不行!若是你們因此要找我報仇,我也不會手下留情。」

「你這樣不是讓我們為難么?」禾早苦笑不迭。

「所以我才把你們帶進來!」楊開說了一聲,又用神念與鬼祖溝通起來。

片刻後,束縛著禾早禾苗的那邪惡能量莜地退去,讓她們重新恢復自由。

「自己找地方修鍊吧,暫時不要想著出去,你們也出不去!」楊開吩咐一聲,徑自離開了。

待到楊開走後,禾苗才探頭探腦地朝外張望一眼,深深地吸了口氣,用小手拍著胸脯道:「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他真的要……」

禾早笑道:「你以為他要做什麼?」

禾苗臉色一紅,羞羞答答地不吭聲。

「他不是這樣的人,他帶我們進來,一是為了懲罰師傅,二是讓我們得些好處。」

「讓我們得好處?」禾苗驚愕。

「鬼祖之前要將他丟進虛空甬道的時候,我們不是幫他說過好話么?」禾早展顏一笑,枯寂的石室似乎一下子絢爛多彩起來,「他是個恩怨分明的人,帶我們來這,肯定是讓我們修鍊的。」

「是嘛?我倒覺得他挺可怕的。」禾苗一副心有餘悸的表情,現在回想起楊開的模樣,都不禁有些打心眼裡恐懼,暗暗覺得這個人太過殘忍了。

「師傅那邊怎麼辦呀?」禾苗詢問道,她依然能聽到月曦的叫罵,那嘶啞悲憤的聲音回想在耳畔邊,讓她焦心擔憂。

禾早神秘一笑,取出了那傳訊用的羅盤秘寶,姐妹二人對視一眼,都美眸明亮。

禾早往那秘寶內灌入神念,給師傅傳訊告知她自己姐妹此刻的處境。

另外一間石室中,楊開找了個地方盤膝坐下,思量著以後的打算。

雖說如今他和鬼祖兩人達成了協議,但到底能不能通過撕裂虛空離開這個大陸,他心裡也沒底。

剛才被鬼祖追擊,他幾次動用撕裂空間的手段,都只能在這個大陸的某一處現身,並沒有離開這裡抵達星空,這讓他很無奈。

若是這個手段起不到作用,鬼祖必定不肯放過他,到時候他會比任何人都要死的凄慘。

好在還能拖延一段時間,楊開覺得自己必須儘快找到解決的方法,最起碼得讓鬼祖看到一些希望才行。

外面傳來的神荼的吆喝聲,楊開神色一動,抬頭問道:「前輩,我的朋友可以進來吧?」

「你想讓誰進來都可以!反正這裡的石室很多。」鬼祖的聲音響起。

楊開點了點頭,神念釋放出去,告知神荼一聲。

片刻後,神荼抗著大包小包的東西走了進來,他一路走馬觀花,嘖嘖稱奇,似乎也為此地的修鍊環境而感到心嘆折服。

一路來到楊開所在的石室中,他將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