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是福是禍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是福是禍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力量的真諦?」楊開皺眉。////

「力量研究到極致的奧秘,洞悉力量的真諦,才能將這種力量完全地發揮出來!」碧雅微笑地解釋。

「這倒也是。」楊開有些頹然,雖然鬼祖之前的一番話讓他振奮無比,暗暗覺得一片新天地在他面前打開,但鬼祖可能也是隨口一說。

他無法指出一條明路,更沒法給楊開什麼建議。

「奴雖然沒見過這樣的奇人,不過卻是見過兩個修鍊不同屬性力量的人並肩作戰,那兩種本應該相剋的力量卻互相提升彼此的威力。」碧雅又補充道,「這樣的人有很多的,相信主人你也應該見過。」

楊開的雙眸莜地明亮,目光灼灼地盯著碧雅,那火辣的目光,似乎要將她給一口吞下。

碧雅強笑一聲,嬌羞無限道:「主人這般看著人家幹什麼?」

楊開沒有回答,內心深處一陣翻江倒海。

一語驚醒夢中人,碧雅的無心之言,讓楊開冥冥中想到了一些關鍵。

確實,兩種截然相反的力量想要融合是無比艱難,甚至不可能的。但是修鍊了截然不同力量的兩個人並肩作戰,卻能互補長短,相得益彰,這種事常常發生。

自己和蘇顏就是如此!

蘇顏的冰寒,自己的火熱,本不能共存,可一旦並肩作戰,彼此的實力都會大幅度提升!

那是因為陰陽合歡功的存在!

兩人在雙修的時候更是如此,兩種力量共存在彼此的體內,從一個人的身上傳輸到另外一個人體內,再傳送回來,在這種周而復始的過程中,蘇顏的冰寒力量和自己的真陽力量都得到了洗禮升華。讓兩人的力量變得凝結精純。

陰陽合歡功?

楊開神色一動,陷入了更深層次的深思。

他回想著自己與蘇顏雙修時候的場景,體味著那種蝕骨**的感覺,宛若蘇顏就在自己面前,與自己神念相同,心心相印,一起修鍊,無法自拔。

轟……

冥冥之中,楊開感覺自己撕裂了一層遮擋住自己視野的屏障。讓他看到了更精彩的世界和更高深的境界。

他身軀轟然巨震,雙眸精光四溢。

這一瞬間,他想到了一種可能。

冰與火能夠融合,那是因為它們在持續著一個輪迴,一個永無止盡的輪迴。在這個輪迴中,它們互補增益,不受對方的剋制,反而還增強彼此的威力。

冰與火能夠如此,那自己的真陽聖元和邪惡威能未必就不行。

嚴格說起來,傲骨金身內的邪惡威能也是陰寒的力量,只不過與蘇顏的冰寒不太一樣。那是能讓人如墜九幽煉獄,從肉身到靈魂都戰慄的寒冷。

一股無形的氣浪忽然自楊開體內爆開,剎那間,冷熱交替的感覺加諸在碧雅身上。讓她前一刻還感覺酷熱難擋,下一刻便嬌軀戰慄,如墜冰窖。

「你怎麼了?」她嬌喝一聲,赫然發現楊開的情況有些不太對勁。頓時嚇得手足無措。

這段時間她費勁心思地討好楊開,就是為了能讓他對自己產生同情。能得到他的庇護,讓自己安全。楊開若是出了什麼意外,那她這段時間的付出就全部白費功夫了。

碧雅自然緊張。

「走開!」虛空中傳來鬼祖的厲喝,旋即碧雅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擒拿,驚呼著被丟出了石室外。

身旁一股微風傳來,碧雅扭頭,驚駭地發現鬼祖已經站在她身邊,那一雙陰森的眸中泛起異樣的光芒,盯著正端坐在石室內的楊開。

「前輩,他怎麼了?」碧雅壯著膽子詢問一聲。

「我也不太清楚,不過他似乎有了些收穫!」鬼祖皺著眉頭,「你剛才跟他聊了些什麼?」

碧雅趕緊將之前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鬼祖聽在耳中,表情變幻,怪笑幾聲:「這小子,居然只是因為老夫一句戲言便能鑽研到這種程度?真不知道是福還是禍啊!」

「前輩……他有危險?」碧雅掩住了小嘴。

「他想將兩種力量融合,你說有沒有危險?」鬼祖嘿嘿笑著,「一個不好便是當場斃命,他膽子也夠大的。」

「前輩你不能阻止他么?」碧雅驚呼,急急道:「你不是還要他幫忙尋找出路?若是他死了……」

「死了正好,我看這小子也不像要真心幫忙,就算他尋找到出路,恐怕也會想辦法撇下老夫不管!哼,他死了,老夫正好將他的神魂收集過來,以搜魂之術探查他的記憶。」

鬼祖一副不管不問,作壁上觀的架勢,碧雅頓時明白求他是沒有用了。

「你這女子,也不是在真心擔憂他的安全,這麼緊張作甚?」鬼祖不屑地看了碧雅一眼。

碧雅強笑道:「前輩說笑了……我還真不想他現在就死了。」

「發生什麼事了?」一旁,神荼大聲嚷嚷著,迅速接近過來,待到石室前探頭一籌,不禁目瞪口呆,急忙問道:「楊兄這是怎麼了?怎麼一副要死要活的樣子?」

話音剛落,鬼祖忽然面色一凜,厲喝道:「走!」

這般說著,他便不見了蹤影。

見鬼祖都一副鄭重對待的模樣,碧雅和神荼兩人哪敢停留?紛紛施展身法,迅速朝外馳去。

就在他們離開山腹,來到外面那平地的一瞬間,兩股截然相反的力量忽然自山腹內爆發出來。

一股炙熱如火,一股邪惡陰寒。

兩股力量都龐大的讓人心悸,轟然席捲了山腹內的所有石室和甬道,蔓延到了山峰外。

一直停留在山腰平地處的呂歸塵霍地扭頭,雙眸顫抖地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