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星辰本源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星辰本源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鬼祖的小盤算,楊開心知肚明,也從未點破。

但是在這空間亂流之中,所有的一切都已經與外界切斷了,鬼祖連自己在哪都無法感知,更別想窺探到什麼,所以楊開毫不擔憂自己的手段會被鬼祖偷學去。

雖然他一番話點醒了自己,讓自己的實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這一點上楊開是感激他的,可該警惕的時候還是要警惕,楊開從來就沒對鬼祖放心過。

似他這等老怪,出爾反爾言而無信是常有的事,楊開現在不但要找出離開這裡的方法,還得確保離開之後,鬼祖不會對他下毒手!

難辦啊!楊開愁腸百結,一時間也想不到好方法來,只能暫且走一步算一步。

在空間亂流里停留一陣,楊開便離開了。

身形才剛顯露出來,鬼祖的聲音便在耳畔邊響起:「小子,可有什麼收穫?」

他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樣,似乎很是焦急。

楊開苦笑:「哪是這麼輕鬆的事,前輩稍安勿躁,我剛才不過是確認下這裡的空間域場有沒有平穩罷了。」

「結果如何?」鬼祖繼續詢問。

「恩,已經平穩下來了,不會干擾我的判斷。」

「那就好!」

「前輩,我剛才移動了多遠距離?」

「千里左右吧。」鬼祖冷哼,「你這手段比上一次漲進不少,看樣子你的實力確實提升很多。」

楊開不由地眼前一亮,心情振奮。以前他撕裂空間,一次只能移動個幾百里,而現在,卻是瞬間千里!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巨大的進步!

「別妄想跟我耍什麼花招,你我都清楚,你逃不出老夫的手掌心,盡心儘力為老夫辦事,只要能離開此地,老夫保證不會傷害你!」

「晚輩知道。」楊開輕輕頷首,「前輩若是沒有旁的事。晚輩要繼續了。」

「去吧!」

楊開再一次撕裂空間。將己身置於那空間亂流之中,在其中尋找著契機和方向。

實力提升,見識提升之後,他忽然意識到。自己對空間奧秘的理解還是很淺薄。雖說比鬼祖要深刻一些。可單憑這樣的理解顯然還不足以讓他脫離這片詭異的大陸。

所以他如很多年前一樣,來到了這空間亂流,感悟空間的奧秘。從那亂流的涌動和爆發中窺探玄機。

他沒有跟鬼祖說這些,因為鬼祖很不耐心,他巴不得楊開立刻帶他離開此地才好。

時間一天天地流逝著,楊開一直處在空間亂流之中,盡情地體悟其中的深奧。

每一日,他都得返回大陸一趟,跟鬼祖彙報一聲進度,安撫他焦躁的心情。

楊開進步顯著,收穫巨大,他對空間的理解越發得心應手。

某一日,他忽然心生奇想,從空間亂流中遁出。

他將自身的神念放開,以神念代替肉身,去打破空間的屏障,實現瞬間移動的目的。

因為他想要離開的話,就必須得突破那七彩的天空的束縛,而鬼祖也說了,那七彩的天空正是混亂深淵裡的種種域場交匯形成的,覆蓋的範圍最起碼有幾千上萬里。

即便以楊開如今的手段,也得連接準確無誤地施展幾次十幾次的撕裂空間,才能突破那混亂域場的包裹。

他不敢以自己的肉身試探,因為任何一次失誤,都可能會讓他迷失在那域場中。

但他可以用神念,神念即便迷失也沒什麼大礙。

最多就是讓他神識受損,有六彩溫神蓮很快就可以恢復過來。

潮水般的神念四面八方地散開,楊開將自身的神念凝為一束束,如看不見的絲線,在神念中依附著自身領悟的空間奧秘,將念絲刺向虛空。

這些念絲在飛竄中暗含了空間之精妙,一束束一絲絲讓人無從把握痕迹,在整個大陸上穿梭跳躍,從某一處消失,忽然又從另外一處出現,它們突破了空間的束縛,呈現出詭異的瞬間移動的狀況。

楊開的神念覆蓋範圍越來越廣,越來越遠!

山峰內,一直監視著楊開動靜的鬼祖忽然目露驚芒,不禁點頭自語道:「好好,看樣子是有些進展了。」

他不禁咧嘴微笑起來,楊開有進展,就表明他能離開這個囚籠的希望更大一些,所以他難得地沒去打擾楊開,任由他自己試驗著。

一個時辰後,楊開露出一絲疲倦的神色,這是神識探測太過廣袤,超出他當前境界的徵兆。

此刻,楊開的一縷縷神念,幾乎覆蓋了半個大陸,根本不是入聖兩層境的武者能夠達到的水平,即便如月曦和呂歸塵那樣的人,恐怕也無法做到這種程度。

因為楊開的神念是跳躍的,斷斷續續的,突破了空間的束縛,而並非如普通人一樣連貫在一起。

所以他能探測半個大陸。

他將神念收回,想要恢復一番。

然而,就在此刻,他散出去的其中一縷神念忽然察覺到一些不同尋常的動靜。

楊開心中一動,先將其餘的神念收回來,把神識力量凝聚到那一處,繼續探查著。

片刻後,他神情一震,有了驚人的發現!

在這個大陸正中心的位置,地下萬丈的地方,有一股駭人澎湃的能量,那能量隱蔽至極,似乎一直深藏在那裡,若非楊開跳躍的神念收回的時候正好從那裡經過,他也無法發現。

而且,他還發現這一股能量的四周,有一層障礙,那一層壁障堅固無比,保護著那一股能量,將它完美隱藏,不為人所知。

楊開那一縷不小心跳躍進去的神念,在那裡停留了片刻。居然得到了極大的滋潤,那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