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時間不多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時間不多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一次無意間的發現讓楊開的心情患得患失,到底那一團能量是不是星辰本源,楊開也不清楚。

在鬼祖嚴密的監視下,他不敢去深入探查,只能不了了之。

不過他也有自己的猜測,那如果真的是星辰本源,定是在最近一千五百年內形成的,或者是它可以欺瞞過鬼祖的探查,要不然絕不可能安然無恙,被鬼祖置之不理。

楊開的一縷神念也沒有再收回,它一直停留在那裡,被那莫名的能量滋養壯大著小說章節。

他準備等以後有機會了,再過來看看情況。

留在那裡的一縷神念,可以為他提供準確的位置。

這件事楊開做的不著痕迹,悄無聲息,也沒引起鬼祖的過多關注。

隨著時間的流逝,楊開在空間奧秘的造詣上愈發深入,神念擴散開,能夠輕而易舉地覆蓋半個大陸,暗含空間精妙的神念在虛空中跳躍穿梭,能輕而易舉地抵達任何他想窺探的位置。

他多次查探那七彩的天空,不斷地試驗著,在無數縷神識迷失於混亂的域場中之後,他終於有了一些離開這裡的把握。

他不動聲色,不去聲張,繼續探查試驗,力求達到完美,不會出錯。

每一日楊開都會跟鬼祖彙報情況,但他並沒有說明真相,所以鬼祖對此一無所知。

這一日,楊開從七彩的天空中歸來,才剛來到山腰平地處。便嗅到空氣中飄蕩著一股血腥氣。

他的臉色微微一變,神念擴散開,很快發現了不妥。

這片大陸上還活著的眾人此刻正聚集在一處,氣氛沉重,似乎正在商討些什麼。

「怎麼了?」楊開走過去詢問。

「有人死了!」神荼臉色難看。

楊開訝然,往他前方看去,果然見到一個武者倒在地上,生機消泯,他全身血肉似乎承受了極大的壓力,在一瞬間爆開。讓他的屍體看上去慘不忍睹。

「哪一方的人?」楊開詢問。

「我們的人!」禾早黯然答道。

禾苗。月曦,神情悲憤,就連呂歸塵也不禁流露出一絲兔死狐悲的哀傷。

想當初,他們紫星和劍盟共百多為武者落難至此。可一年多時間過去。僅僅只剩下了十來個人還活著。相安無事了好幾個月,如今,又有一人死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

眾人連他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誰殺的?」楊開抬頭詢問。

沒人敢答話。都苦笑不迭。

楊開頓時瞭然,在這裡,除了鬼祖敢殺人之外,其他人都沒這個膽量。

那老怪看樣子心情很差,要不然也不會無緣無故地沖一個晚輩下毒手。

「楊開,你能不能去跟鬼祖前輩說一聲?我們並沒有反抗他的心思,所以能不能請他不要再殺人了?」禾早抿了抿紅唇,望著楊開道。

這一次死的是劍盟的一個武者,下一次如是鬼祖再想殺人,又有誰會遭殃?

說不定是旁人,說不定是自己!

在場眾人除了楊開可以高枕無憂之外,其他人都得提心弔膽!

而鬼祖一旦將這裡的人全部殺光,又看不到離開的希望,他恐怕就不會再留楊開的性命了。他會以搜魂之術剝離楊開的記憶,吞噬他對空間奧秘的理解,破釜沉舟,自己研究離開的方法。

「是啊楊開。」神荼也開口說道,「這裡就只有你一個能與鬼祖前輩說得上話……我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其他人都殷切地望著他,將他看成了救命的稻草。

楊開輕輕頷首:「我跟他說說,但是他能不能聽的進去,我就不知道了。」

「能說上就行了。」神荼無奈苦笑。

「禾早禾苗,和我一道把他埋了。」月曦輕聲道。

「是。」劍盟僅剩下的三人合力,將死去的那個武者屍身抬走,找了一處地方埋葬。

楊開轉身走進山腹內,在甬道中拐了幾個彎,輕車熟路地找到了鬼祖所居的石室。

這一間石室楊開從未來過,他也只知道鬼祖是住在這裡的,他是頭一次過來。

整間石室與旁的地方很不一樣,它似乎陷入無盡的黑暗中,不見一絲光亮,那石室內,隱有魅影穿梭,一道道幽魂般的能量在裡面遊動,一來到此地,楊開便感覺全身發涼,耳畔邊響起了鬼哭狼嚎的駭人聲響,讓他心神震動,眼前剎那間浮現出一幕幕奇特的景象。

在那景象中,有著青面獠牙的鬼怪朝他撲來,要啃噬他的血肉和靈魂,要將他拉入九幽煉獄,永世不入輪迴。

他全身僵硬,動彈不得。

一簇簇魔焰忽然從他的血肉內冒出,連成一片,讓他看起來宛若燃燒了一般。

他從幻象中掙脫出來。

耳畔邊響起了鬼祖桀桀的怪笑聲,他輕喝道:「小子,你來這裡作甚?」

楊開皺了皺眉,任由魔焰繼續燃燒著,驅散那鬼影對自己的影響,斟酌著措辭,好一會才道:「前輩今日殺了個人?」

鬼祖笑道:「殺個人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你不會就因為這種小事來找老夫吧?」

「他們很緊張,害怕下一個就會輪到自己。」楊開沉聲道。

「恩,緊張就對了。」鬼祖似乎很是開心,「這無聊的大陸,無聊的日子老夫已經過膩了,隨便找點樂子而已,老夫就喜歡看人提心弔膽惶惶不安的模樣,讓他們緊張去。」

「就只是因為無聊,所以殺人?」

「那又如何?」鬼祖冷哼,那黑暗的石室忽然明亮起來,石壁上原本點綴的奇石發出光芒,鬼祖就端坐在石室的正中央位置,一雙陰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