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可以離開了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可以離開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石室內,碧雅神色凄涼,語氣酸澀。

這一段時間,她服侍楊開左右,雖然表現的很溫順,很乖巧,楊開說一是一,說二是二,她不敢有絲毫反抗。但是她不傻,相反,這個女人很精明。

她早已看出楊開心頭的打算就算真的能夠離開這裡,楊開也不會帶她一起的。

所以碧雅才會提前把話挑明小說章節。

她想以自己的誠意來打動楊開,改變楊開的想法。

「若是能離開這裡,我以後一定乖乖的聽你的話,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我不想被留在這裡,以後我保證只會對你一個人忠心……」碧雅祈求起來,連鬼祖那樣的人都被困在此地兩千年找不到出路,她若被留下,只會孤獨老死!

那樣的結局簡直太可怕了。

楊開別過頭,深深地凝視著她。

碧雅坦然地與楊開對視,美眸里不見絲毫慌亂。

片刻後,楊開輕輕頷首:「真到了那一天,我會告訴你的。」

碧雅怔了一下,旋即苦笑道:「謝謝!」

「恩,我要想事情,你出去吧!」楊開揮了揮手。

碧雅盈盈一禮,款款離去,神情愈發苦澀,因為她知道楊開最後那句話還是在敷衍自己,他沒有改變自己心意的打算。

時間一晃,約莫十日後。

又有一人無端慘死,這一次死的是呂歸塵的手下,一位聖王境一層的強者。

他在那山腰平地上打坐。好端端地突然肉身就爆成了血霧。

第二人的死亡讓還活著的眾人愈發緊張不安,他們再一次找到楊開,讓他想想辦法,連那向來高傲不肯輕易低頭的月曦都不得不底下了高貴的頭顱,以請求的語氣讓他去勸說鬼祖。

楊開隨口應承了下來。

但是他知道,自己無論怎麼勸說都是沒有用的,當務之急就是趕緊讓鬼祖看到明確的希望,只有這樣,他才會高興,他一高興。就不會再動手殺人了。

楊開撇開眾人。御使星梭來到了那七彩天空中。

他盤膝坐在星梭上,暗含空間奧秘的神念匯聚成念絲,往那天空中刺探。

一縷縷強大的念絲呈現出跳躍勢的前進,突破了空間的封鎖。跳出了距離的約束。楊開一念生。便是千里之距。

很快,楊開的眉頭皺了起來。

他釋放出去千千萬萬道念絲,但是這些念絲全都在那混亂的域場中迷失了方向。很多念絲與楊開的聯繫徹底斷開,連楊開都無法再找回它們。

一個時辰後,楊開收回八成的念絲,還剩下的兩成全都不知所蹤。

他臉色慘白,神識略微受損。

連忙往口中塞入一顆補充神識力量的聖丹,催動六彩溫神蓮的力量修補神識。

又是一個時辰後,他再一次將神念放開。

山腹內,那黑暗冰冷不見絲毫亮光的石室中,鬼祖咧嘴輕笑:「小子,真當老夫不知道你在打什麼鬼主意?不給你點壓力你果然不肯用心,希望你這一次會變得老實些,要不然就休怪老夫再開殺戒了……前兩次老夫手下留情,這一次可要殺個與你有些交情的人了,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鐵石心腸。」

他的雙眸中,忽然倒影出神荼和禾早禾苗的身影。

與此同時,分處在不同位置的三人全都神色一變,不知道為什麼全身發冷,有一種死亡的氣息在身邊瀰漫,忍不住身軀顫抖起來。

七彩的天空中,楊開盤膝坐在星梭上穩定身軀,他的神念悠忽來回,飄忽不定,在那混亂域場中穿梭。

他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但他一直在以念絲刺探虛空。

嘗試了二十多次,損失了二十多次神識的力量之後,他還是沒有什麼實質性的收穫。

換做任何一個人都無法以這樣瘋狂的方式來尋找離開的方法,就算實力再強大也不行。神識一旦受損的太過頻繁,太過嚴重,那便是無法修補的傷害,會讓一個人變得渾渾噩噩,讓人變得痴呆。

六彩溫神蓮卻能很好地修復楊開受損的神識,讓他免除了這個後顧之憂。

某一刻,楊開再一次感覺到神識力量的乾涸,他不禁流露出一絲失望的神色。

因為這一次,他還是沒能成功。

正當他要將神念收回的時候,他忽然察覺到某一個方向的域場有了些微妙的變化,忍不住將所有神念匯聚到一起,朝那邊刺去。

出乎他的意料,這一次刺探竟然輕而易舉地,就宛如刺破了一層屏障般,他的神念剎那間脫離了那七彩天空的包裹,跳出了這個囚籠般的存在。

然後,他看到了無數美麗壯魄的星辰。

那些星辰每一個都散發著澎湃如潮般的能量,有的冰寒至極,有的炙熱如火,有的星辰上風龍瀰漫,一道道巨大的龍捲風席捲了整個星辰,還有一個星辰如一顆巨大的古樹,茁壯地在星空中生長著。

「混亂深淵!」楊開不由地低喝一聲,雙眸莜地明亮。

這是他頭一次以神念突破離開這片大陸,抵達混亂深淵。

他不禁欣喜若狂!

被困在此地,不但鬼祖著急,他也急不可耐,與鬼祖這樣的人日日相伴,時時刻刻都有種命懸一線的危機感!

而今他看到了混亂深淵,看到了生的希望!

他由衷地興奮起來。

平復了下自己的心情,楊開再次認真地確定一番,確認自己神念抵達的地方就是混亂深淵,這才小心翼翼地將神念收回,不敢操之過急。

在收回的過程中,他將一縷縷有著自己氣息的念絲留在沿路,作為指引方向的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