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別給我添亂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別給我添亂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一個時辰後,楊開恢復完全,領著眾人繼續撕裂虛空前進。

每一次施展這個手段之前,他都得通過之前留下來的念絲的位置確定方向,要不然根本沒辦法在這七彩的域場中推進。

事情進行起來,出乎意料的順利,楊開之前擔憂的種種都沒有發生過。

跟在他身後的六人也謹記楊開的叮囑,不敢動用任何力量,就連鬼祖也表現的很是安分,相當配合小說章節。

似乎再這樣繼續下去,眾人真的能夠很快抵達混亂深淵。

希望就在眼前,每個人的神色都振奮起來。

七彩天空的某一處,楊開再一次現身,等到其他六人出現之後,被撕裂開的空間裂縫緩緩合攏。

他笑望著眾人:「這是最後一段路了,只要再通過一次空間裂縫,我們就能到達混亂深淵!」

聽他這麼說,眾人全都眼前明亮,眸中一片期待。

「小子,動作快一些吧,老夫等不及要去見見外面的世界了。」鬼祖咧嘴微笑,催促道。

「我還要再恢復一下!」楊開淡淡道。

「恩,你快點!」

楊開一言不發地盤膝坐下,他並沒有對眾人說謊,前方確實只剩下最後一截路程,只要再撕裂一次空間,他就有把握抵達混亂深淵,但事到臨頭,他還是有些不安。

不安來源於鬼祖。

他沒有什麼好辦法能夠遏制這個活了兩千多年的老怪在安全之後能夠信手承諾。

他只能被動地選擇相信他,祈禱他不會出爾反爾。

這種感覺讓楊開很不舒服。

「前輩。能不能把我手筆上的這個東西收回去?」楊開忽然睜開眼睛,沖鬼祖道,「馬上你就自由了,也沒必要再監視我了吧?」

鬼祖輕輕地笑了起來,也沒多說什麼,點頭間,楊開手臂上那人臉標記的位置上忽然竄出一縷怨魂,衝進鬼祖的體內,那標記也就此消失不見。

楊開身心一輕,有種束縛被解開的錯覺誕生。

「小子。老老實實辦事。老夫不會對你怎樣的。」鬼祖輕哼。

「前輩海涵。」楊開呵呵一笑,站起身來,輕輕地吸了口氣,在眾人一束束目光的注視下。信手把空間撕裂開來。

他還是第一個鑽進去。在前方領路。

莜一踏入這空間亂流之後。楊開的表情就忽然凝重了起來,站在原地沒有前進,而是悄悄地感知四周。

「磨磨蹭蹭的作甚。你不會想在這最後時刻耍什麼花招吧?」跟進來的鬼祖見他行動怪異,不由地低喝起來。

楊開沒有回答,繼續感知。

驀然,他臉色一變,厲喝道:「快走,不要停,這裡的空間亂流比任何地方都要混亂,應該是接近混亂深淵的緣故。」

他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讓其他六人全都變了臉色,紛紛急速跟上他的步伐,迅速朝前移動著。

楊開所過之處,空間亂流被暫時撫平,讓他們不會被混亂的空間拉扯陷入,但是現在,所有人都隱隱地感覺到,腳下所過之處,應該平穩的地帶卻變得有些粘稠,拉扯著人的身體,四周的空間壁障更是猙獰蠕動,那一道道亂流如蝗蟲過境般,在他們身邊穿梭來回,讓人不寒而慄。

咔嚓嚓……

密密麻麻的脆裂聲響傳達進心靈深入,四面八方的空間壁障在這一刻似乎全都龜裂開來,一道又一道空間夾縫驟然形成。

從那空間裂縫內,傳出無與倫比的吸引力,欲要將眾人吞噬。

眾人雖然不精通空間的奧秘,但任誰都知道空間夾縫的恐怖,那種夾縫是毫無痕迹的,誰也不知道它到底存在於星域的哪個位置,一旦被吞噬到其中,只怕就無人再能找到他們了。

所以他們全都卯足了力氣跟在楊開身後,不敢落下分毫。

楊開的臉色肅穆,不管不問,身形迅速移動,莜地來到了前方的某一處,伸手一撕。

空間壁障被撕開,從那被撕裂的裂縫中,熟悉的場景印入眼帘中。

那一顆顆巨大而能量充沛的星辰分散在混亂深淵的各個角落內,一如既往的迷人魄麗。

混亂深淵!

楊開臉色一喜,準備竄出去。

就在這時,神荼和碧雅忽然驚呼起來,後面似乎發生了什麼突發的狀況。

聽到他們的呼喊,楊開扭頭望去,正見到鬼祖一副亟不可待的模樣,身形晃動,準備先所有人一步脫離危險。

但是他的力量才剛一運轉,整個空間裂縫內的亂流便如受到了刺激般,全部爆發開來,楊開苦苦壓制的平穩,在一瞬間被打破。

鬼祖還來不及竄出去,便被一道夾縫吞沒了半個身子,他剎那間怔在當場,任憑他如何努力,也沒法從這空間裂縫中竄出來。

跟在他身後的月曦師傅三人也跟著遭了殃,一併地被那裂縫吞沒。

楊開回過頭的時候,看到了她們朝自己投來的求助的目光,看到了她們對生命的渴望,看到了她們的茫然。

直到這個時候,她們也依然遵從著楊開之前的叮囑,沒敢動用任何力量。

鬼祖也發現不妙了,一身陰森鬼氣澎湃爆發,企圖以暴力打破夾縫對自己的吞噬。

但是那夾縫就如泥沼,鬼祖一身力量流露的越強,他陷入的就越快,一張老臉陡然變了顏色。

「我草!」神荼忍不住咒罵起來,「楊兄快走!」

楊開的神色變幻著,眼眸中滿是猶豫掙扎,他望著被空間夾縫吞沒只剩下一個腦袋的鬼祖,望著禾早禾苗。心中種種念頭如電芒般閃過。

他的身子僵硬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