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星帝令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星帝令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星帝令內封印著星域大帝的神通,它一旦展現出來,能夠滅殺虛王境的強者。

楊開被震撼了,無法言語。

「在老夫那個年代,曾經有人動用過星帝令,滅殺虛王境的強者。」

「它真能滅殺虛王境的強者?」

「傳言是如此,老夫也沒親眼見過,威力如何我不得而知,可能有些誇大其詞,不過肯定威力不俗就是了小說章節。如今過去這麼多年,十塊星帝令恐怕也沒剩下多少了,你仔細保管著,若是真遇到什麼不可化解的劫難,可以動用一下,不過記住,星帝令只能動用一次!」鬼祖叮嚀道。

楊開忽然覺得這塊星帝令有些燙手,遲疑地望著鬼祖:「前輩,這令牌既然如此珍貴,你為何將它送給我?」

鬼祖咧嘴一笑:「老夫無兒無女,無牽無掛,本身實力也到了無人可以威脅我的程度,要這個有何用?你若不想要,丟了便是,我想那邊的幾個人肯定很樂意接手。」

他指了指百丈探頭探腦朝這邊張望的神荼等人。

楊開果斷地將星帝令收進魔神秘典內,放在最隱蔽的角落裡藏好!

鬼祖見他這般動作,滿意點頭:「這樣就好,恩,要不要老夫帶你們一道離開這裡?」

「不用了,我能找到離開的方向。」楊開婉言拒絕。

鬼祖也不多說什麼,咧嘴一笑道:「那就行了,好好活下去吧。老夫去了。」

這般說著,他也不多做停留,身形化為一股黑雲,迅速遠去。

望著他離開的方向,楊開神色怪異地站在原地想了一會兒,搖頭笑了笑,轉身朝神荼等人的方向靠近。

幾個人都靜靜地站在那裡,神荼和月曦才被鬼祖針對過,此刻還有些心有餘悸,一想起鬼祖那神奇的手段。兩人都不寒而慄。

「楊兄……他走了么?」神荼緊張地問道。

「恩。走了!」楊開點了點頭。

「真的就這麼走了?」神荼驚奇不已,剛才鬼祖忽然靠近楊開,他們都以為楊開恐怕在劫難逃了,卻不想鬼祖在那裡跟楊開說了一陣話之後。居然就這麼走了。

這太出乎眾人的意料了。

「真的走了。」楊開重複道。「你們不用緊張了。其實他還挺不錯的,就是脾氣暴躁了些。」

聽楊開這麼說,眾人不由自主地大口喘息起來。身心一片放鬆。

「強者都是這樣……」月曦苦笑,「他們不會將我們這樣的人放在眼中的。」

「楊兄,他剛才跟你說了些什麼,看你們交流的好像很愉悅啊。」神荼好奇地詢問起來。

「也沒說什麼,就是感謝我一番,訓斥我一頓而已……」楊開聳聳肩膀,隨口胡謅起來,他相信剛才他與鬼祖說的話,做的事,這些人都一概不知。

星帝令如今落到他手上這樣的事,他是不可能告訴旁人的。

這塊令牌的價值太大,一旦消息外泄,恐怕會生出很多不必要的風波。

左右看了一番,楊開道:「走吧,我們也離開這裡。」

眾人都一臉苦澀地望著他,沒人移動步伐。

「怎麼離開?這裡不是別的地方,這裡是混亂深淵啊……我們劍盟的圖師和紫星的圖師都不在這裡。」月曦苦笑道。

碧雅查探了下自己腳下的星梭,搖了搖頭:「我的星圖已經被這裡混亂的域場衝擊的沒法用了,沒有星圖的指引,我們找不到出路的。」

剛剛自由的喜悅剎那間再一次被絕望取代,眾人的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

「哦,鬼祖前輩剛才給我指引了下方向,跟我走就行了。」楊開淡淡道。

一束束驚喜的目光瞬間朝他投來。

神荼一副不可思議地嚷道:「楊兄,你是說鬼祖不但沒有殺你,遵守了他之前的承諾,還好心地給我們指引了方位?」

「恩。」楊開點頭。

「不會吧?他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好了?」神荼仍然有些不敢相信,「沒道理啊。」

「事實就是這樣,走吧!」楊開祭出星梭,神荼毫不客氣地站了上來,一臉的嬉皮笑臉:「楊兄,我就靠你了,我身上什麼秘寶都沒了。」

「沒事。」

一行六人,四件星梭,你追我趕,風馳電掣地在混亂深淵裡穿梭著。

楊開一邊在前方領路,一邊將心神沉浸識海,去窺探那點綴在自己識海上空的廣袤星圖來確認自己的位置。

他很快意識到這一張星圖的珍貴之處。

因為在這一張星圖中,他可以輕鬆地看到自己所在的方位,從而就能精準地確定離開混亂深淵的方向,不會被此地的種種域場干擾了自身的判斷。

楊開是不清楚那個叫烏索的紫星圖師到底在哪裡得到的奇遇,只不過這個奇遇如今卻屬於自己擁有。

他隱隱有些感激這個烏索,因為若不是他死在了自己身邊,自己也沒法得到這樣一張星圖,洞悉整個星域內諸多星辰的運轉和種種危險。

有這樣一張星圖,楊開可以去往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

時間流逝著,一行六人中,除了神荼不斷地嘀嘀咕咕,廢話不斷之外,其他人全都保持沉默,碧雅倒是偶爾跟神荼閑聊幾句,不過待察覺到這傢伙的碎碎念和話多之後,也開始有意地不搭理他了。

經歷了這一系列的磨難,其他五人都已經將楊開視為希望,無條件地選擇相信他,對他做出的任何指示都沒有異議。

跟在楊開身後,他們在混亂深淵內一連飛馳了兩個月。

這一日,前方忽然出現一片之前從未遇到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