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第一站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第一站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四道青虹停在了混亂深淵外,望著這熟悉的星域景象,除了楊開之外,其他人全都激動的身軀顫抖,神荼更是長嘯一聲,發泄內心深處的亢奮。

好一會,大家的心情才慢慢平復下來。

「這是哪裡?」碧雅轉頭望向四周,雖然知道此地是混亂深淵的外圍,卻無法更精確地確定位置。

「我認得這個地方,我當時就是在這附近不遠處被抓的,此地離我們商會主大陸水月星不遠,恩,御使星梭的話,只需一個月時間便能抵達小說章節。」神荼解釋道。

「水月星?」月曦若有所思,「你這麼說的話,我倒是能認清楚方向了,劍盟的主大陸劍星大概在那個位置上。」她指向星空某一處。

「諸位要不要去水月星盤亘幾日?」神荼望著眾人,發出邀請,經歷這麼一次逃難,一行眾人都感覺彼此親近不少,也拋卻了之前的恩怨。

月曦看了一楊開,似乎有些想答應,不過很快便神色苦澀起來,搖頭道:「不了,這一趟在我手上損失了一艘聖王級上品戰艦和數百精銳,我得趕緊回劍盟將此事彙報。」

神荼看著她,有些同情道:「哪一天若是你在劍盟呆不下去了,歡迎來到恆羅商會,雖然我在商會裡不比我那幾個兄弟有地位,但引薦一個人加入還是可以的。」

楊開的眼珠子轉了轉,頓時明白月曦這一趟回去恐怕會被劍盟責罰。畢竟她這一次的損失實在太大了,而且還丟了一塊到手的星帝令。

「真到了那一天再說吧……」月曦苦笑。

她再一次看向楊開,神情複雜,好半晌才紅唇蠕動:「楊開,謝謝你,謝謝你能帶我們師徒三人離開那個囚籠,謝謝你在空間裂縫裡救了我們的性命。」

她遲疑了一下,又輕聲道:「另外……對不起!」

這般說著,躬身一禮,誠摯道歉。為以前與楊開發生的種種不快而道歉。

楊開淡然點頭。接受了她的歉意。

「諸位,我們師徒三人就先告辭了。」月曦說著,轉身朝劍星所在的方位馳去。

「楊開,你要保重啊。希望我們還有再見面的一天!」禾苗不斷地沖楊開揮手道別。有些依依不捨的樣子。

「保重。」禾早點頭示意。

「你們也是!」楊開微笑揮手。望著她們的身形漸行漸遠,逐漸消失在茫茫的星域之中。

「她們不去,楊兄你不會也拒絕吧?」神荼望著楊開問道。

「我倒是無所謂。反正才來到星域,暫時還沒想好要去哪,更沒有落腳的地方。」楊開咧嘴一笑,「送你回水月星也無妨。」

「那就太感謝楊兄了,真要讓我一個人飛回水月星,我大概是要死在半道上。」神荼大喜,「那咱們就走吧。」

「等一下。」楊開說了一聲,轉頭看向碧雅,淡淡道:「你也該走了。」

「我去哪裡?」碧雅一臉愕然。

「我不知道,你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反正不要跟在我身邊就好。」

碧雅的美眸莜地明亮,有些意外和驚喜地望著楊開:「你是說……我自由了?」

「在那大陸上我就告訴過你,等離開之後你我分道揚鑣,我從來就沒有要束縛你的打算。」

「那你為何……」碧雅迷茫地望著楊開,不知道他既然早有這樣的打算,為什麼還要收取自己的神魂烙印,掌控自己的生死。

「那是對你的懲罰,你與旁人不同,我們之前有不少恩怨,呂歸塵我可以丟棄不管,任他自生自滅,但是帶你出來,你就要付出代價,你的神魂烙印就是代價!」楊開沉聲道:「那烙印我會一直保管著,確定你不會泄露我的秘密,確定你不會心懷怨恨,與我為敵,過個幾十上百年,我或許會還給你。」

碧雅芳心一苦,幽幽地望著楊開,咬著紅唇道:「那如果你不小心死了怎麼辦?」

「你祈禱吧,祈禱我長命不死,壽與天齊!」楊開一本正經地望著她。

碧雅忍不住撲哧一笑:「你的胃口也太大了……算了,反正我能活著出來就該慶幸了,那烙印你想留便留著吧!不過我現在也沒有什麼好去處,紫星我是不敢回去的……那麼多人都不見了,單我一個人回去的話肯定要被質疑,恩,神荼少爺,你把我引薦到你們商會好不好?人家實力也不算差啦,也有入聖三層境的修為,在那大陸上生活了這麼久,得了那裡的滋潤,我感覺自己快要晉陞聖王境了,這種修為給你們送送物資還是可以的吧。」

神荼想了想,點頭道:「如果真有聖王境……我們商會很樂意接納。」

「那太好了,我也跟你們一起去水月星,不出一個月,我一定能夠晉陞。」碧雅歡呼,一邊說著,一邊沖楊開飛了一個媚眼:「是你自己不曉得珍惜人家這個奴僕,以後可不要後悔哦。」

「你們商會能接納這樣的女人?」楊開愕然地望著神荼。

「有什麼問題?」神荼不解。

楊開搖了搖頭,沒有多說什麼,碧雅修鍊的功法明顯采陽補陰,邪惡至極,這樣的女人若是放在通玄大陸上,那絕對是人人喊打的角色,恐怕不待她成長便會被人給擊殺。

通玄大陸上的衛道士和自詡正義的人士不要太多。

他們最見不得碧雅這樣的人了。

可看神荼,似乎一點也不在意這個,居然有心將她引薦到商會中。

星域跟通玄大陸果然有些不太一樣,他們似乎不在意邪惡不邪惡,只要有實力就行。

「喂喂,我是怎樣的女人了?」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