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交易中止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交易中止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戰鬥在持續,那聖王境的強者將一身力量催動到了極限,種種尋常不會動用的秘技和秘寶施展,卻始終不能將楊開擊敗或者擊殺。

戰鬥中,楊開不但沒有因為那些傷痕而痛楚退縮,反而雙眸中精光四溢,一臉愉悅享受的表情!

他酣暢淋漓。

與一個實力跟自己相當的對手戰鬥,傾盡了全力互相搏殺,只能有一人可以活下去,這種生死一線的感覺讓他很是亢奮。

他的表情被對手放在眼中,這聖王境的強者終於流露出一絲懼意。

這一瞬間,他似乎洞悉了楊開真正的打算——用這一場戰鬥來驗證自己真實的實力!之前擊殺的兩個入聖三層境不過是隨手處理的罷了。

意識到這一點,他終於慌了神,心中無聲地吶喊,讓自己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就想遠離這個恐怖而變態的青年。

轟轟轟……

力量碰撞中,楊開和那聖王境一層的武者身形分開,彼此從對方的意境中掙脫,都大口地喘著氣,隔著幾十丈遙遙對視。

密集的脆響聲從楊開體內傳出,他的骨頭和血肉蠕動,體內聖元蠢蠢欲動,他一臉的意猶未盡。

對面的聖王境武者卻是眼神黯淡,渾身血流如注,精疲力竭,已到強弩之末。

他驚恐地望著楊開,看著楊開身上的一道道傷口在莫名的力量下恢復如初,看著他渾身浴血,在驕陽下散發出耀眼的金光。

那居然是金色的血液!

這個武者的眼珠子瞪大了,一臉的匪夷所思。

他不知道到底修鍊了什麼樣的功法,能讓一個人的鮮血變成這種色彩,但他卻從那些血液中感受到了一種澎湃的生機和讓他驚嘆的恢復力。

正是因為這些血液,對方的傷口才會迅速癒合。

他立刻意識到,自己不是這個青年的對手,自己沒有他這種變態的恢復能力。再打下去,自己真的會死。

他還有殺手鐧,還有禁術,他知道,如果他願意的話,可以動用禁術將自己的力量再提升一些,還能與之周旋。

但是他不敢。

因為一旦施展那禁術。他的狀態會變得更加糟糕,甚至連當前境界都可能滑落,永遠也沒機會再提升起來,這一戰打下來他已經半死不活了,如果真的施展禁術拚命,就算是勝了。他要付出的代價也及其慘重。

最重要的是,就算催動那禁術,他也沒有絕對的信心。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如此可怕?

他一頭霧水,暗暗心驚,為楊開展露出來的力量而震駭莫名。

所以他與楊開對視著,不著痕迹地往後退去。離楊開越來越遠,神色萎靡,卻滿臉警惕,生怕楊開趕盡殺絕。

直到退出他自認為是安全的距離,他才匆忙祭出自己的星梭,揚聲道:「小子,你會為今日的舉動付出代價!水月星將沒有你的容身之地!」

他的聲音遙遙地傳來,人已消失不見了。

楊開的神色淡漠。似乎也沒有要追擊的意思,只是站在原地,凝視著他的背影。

但他的一縷念絲卻突破了空間的束縛,跳躍前進,如跗骨之蛆般依附在那人身上。

旋即,他伸手撕裂虛空。

百里外,正急速逃命的聖王境武者正在拚命地運轉力量。熄滅自身的那一簇簇魔焰。

剛才與楊開戰鬥的時候,這一簇簇魔焰消耗了他大量的聖元用來抵擋,若非如此,他也不至於那般不濟。

這種魔焰是他從未聽聞過的力量。冷與熱並存,陽與邪互溶,是一種矛盾至極的結合體,他一時半會居然無法將之熄滅,只能不斷地運轉力量抵擋它的侵蝕和焚燒,將己身速度催到極點,期望能儘快回到那山谷處,找那位大人出手幫忙。

背後不見那個詭異的青年的蹤影,他以為自己已經逃出生天,將一門心思都放在回去之後該如何解釋這一次的失利上。

就在他沉思的時候,正前方的空間忽然扭曲了一下,他還以為自己力量消耗過度有些眼花。

待到凝神去看的時候,那空間扭曲的更加嚴重,如破碎的鏡面般轟然爆裂開,下一刻,一道裂縫忽然在前方洞開,似一隻看不見的凶獸張開了大口,恐怖駭人。

那裂縫內,一道人影站立,面上掛著戲謔的微笑,正等待他的到來。

看清這人的面貌,他的表情變幻,如見到了鬼一般,怎麼也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居然是剛才與他戰鬥的那個青年!

對方從那空間裂縫中探出一隻手,猝不及防地抓住了自己,然後將自己往空間裂縫內丟去,旋即,裂開的縫隙迅速合攏,那青年站在外面沖自己微笑擺手。

黑暗籠罩,他頃刻間陷入了永恆的冰冷虛無之中,四周流淌著一股股奇怪的力量,如泥沼般將他吞沒。

他怒吼著,卻無力脫逃,只能不甘地接受即將到來的命運。

外面,楊開散去了魔神變,活動了下身子,面色凝重。

經歷了這樣的一戰,他有些認識到自己的極限在哪了。

聖王境一層,便是他能越階戰鬥的極限,施展魔神變後,他能與這樣的高手正面搏殺,不用懼怕。

聖王境兩層的情況他就不清楚了。

一戰,讓他收穫良多,對自身新的力量的運用也熟悉了不少,更了解了魔焰的恐怖之處。

不過更讓他在意的是,這三人為何要追殺自己,自己看到的那一幕,又有什麼樣的問題?

那看起來不過是在運輸物資而已,雖然選擇的地方有些偏僻。

楊開想不明白,便